120:容郅醒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醒来,即使已经半夜,摄政王府还是一阵骚动,所有人悬了二十多日的心终于落下了,自从容郅蛊毒发作昏迷后,所有人都在担心,如今他安然无恙醒过来,人人皆喜不自胜,穆轲也在睡梦中被楼月卿揪起来给容郅查看情况,经过一番检查诊脉,容郅已经无大碍,只要这段时日好好养着,不出半月便可痊愈。

楼月卿提心吊胆二十多日,在看到容郅醒来,听到穆轲说容郅已无大碍后,终于放下心来了。

穆轲检查完了容郅之后,骂骂咧咧的回去睡觉去了,其他人也熬药的熬药,熬粥的熬粥,各种忙去了,只有楼月卿一个人待在屋内陪着他。

容郅坐在床榻上背靠着软枕,身上只松松垮垮的披着一件黑色里衣,依稀可看到他敞开的衣领里面缠绕着他身体的绷带,面容苍白憔悴,看起来甚是虚弱,许是曾大伤元气,又昏迷了那么久,他没什么精神。

他静静地看着坐在旁边的她,眸间温情脉脉毫不遮掩。

而她定定的看着他,虽然一语不发,却还是静静地握着他的手,容郅想起方才她醒来后到现在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看在眼里不由得心底发胀,几欲窒息。

毫无血色的薄唇微动:“无忧!”

声音低醇嘶哑,闻声便知他此时是何等虚弱。

楼月卿闻声便下意识的应声:“嗯?”

“你瘦了!”淡淡心疼,点点愧疚。

楼月卿嘴角微抿,鼻子一酸,随即眼中一片湿润,一行晶莹滑落脸颊……

她紧抿着唇没有哭出来,可是肩头微颤,呼吸略重,

容郅抬手,轻轻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痕,浓浓的心疼溢出眼角,不由得呢喃低叹:“担心坏了吧……”

闻言,楼月卿再也忍不住,倾身上前,趴在他肩头,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又似在喜极而泣。

容郅听着她压抑的哭声,心肝肺仿佛被拧成一团,痛的难以呼吸。

他抬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心疼,愧疚,还有庆幸,幸好他还活着,否则,她该怎么办……

想起方才他刚醒来时她的反应,在看到他醒来后,愣了好一会儿,以为自己在做梦,还咬了自己一下,确认他真的醒了之后,她就鞋也不穿的跑出去找穆轲,之后穆轲来了,给他检查,听到穆轲说他已无恙之后,她松了口气,仿佛劫后余生的不是他,而是她自己一样。

他知道,他昏迷的时候,她一定担心坏了。

“没事了,我这不是都醒了么?以后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无忧乖,不哭了……”

“一切都过去了……”

“听话……”

他抱着她,不停地低声安抚着,浓浓的心疼溢于言表……

不晓得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抑或是容郅醒来后让她终于不再心慌害怕,她哭着哭着,就昏睡过去了。

容郅看着趴在他臂弯中沉沉睡去的女人,目光移开,停留在她扣在他手腕脉搏上的手,眼眸微缩,心底百感交集。

他垂眸凝望着她平静的睡颜片刻,正要给她调整一下睡姿,可他刚一动,她便好似惊弓之鸟一样猛然睁眼醒来,容郅忙给她点了睡穴,她两眼一闭再次昏迷过去,他不由得心底一阵抽疼,手掌轻轻地游移在她的脸上,仿若轻抚着稀世珍宝一般,片刻,才轻轻的,缓缓的,小心翼翼的将她缓缓放平躺在他旁边,拉上被子盖好。

楼月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临近天黑。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身边,却是一片冰凉,她猛然睁眼,豁然起身,榻边空荡荡的,容郅不知去向。

她心下一惊,来不及多想,立刻掀开被子跳下床,鞋子都没穿就赤脚跑出房间。

奔至门外,顿足,愣愣的看着外面。

容郅一生白衣坐在桌案后面,案前站着冥夙,薛痕和李逵三人,

见她跑出来,三人立刻向她行礼:“参见王妃!”

容郅这才抬眸看了过来。

他依旧脸色苍白,不过昏迷这些日子养了那么多天,伤势有所好转,昨夜只是刚醒过来还没恢复元气,如今一天一夜过去了,他精神恢复了不少,虽然还很虚弱,可是已经无需躺在床榻上静养了。

容郅望着她片刻,随即目光往下移,在她裙底的赤足上面停顿,眉头紧拧:“怎么不穿鞋?”

虽然如今天气热了,可是地板是玉石砌成,冬暖夏凉,她这样站着寒气自脚心入体,对身体不好。

楼月卿恍然惊觉,低头一看,这才抿唇转身,跑回去穿鞋。

容郅转头看着那三只:“你们先下去,按照孤说的去做!”

“是!”

三人退下,容郅这才站起来,脚步轻缓的往房间走去,细看之下,还能看出他走的时候步伐轻缓无力。

楼月卿刚穿好鞋子打算出去,容郅就已经站在门口,她脚步一顿,愣愣的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

他脚力虚浮,走得很慢,待走到她跟前时,顿足,静静地凝视着她。

随即,他上前一步,将她搂进怀中。

“容郅……”

他将她搂在怀中,在她耳边哑声低语:“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

他前后一共昏迷了二十一天,这二十一天里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她这段时日怎么过来的,他也都知道了,正因为知道了,所以对她愈发愧疚心疼。

闻言,楼月卿皱了皱眉,轻轻的推开了他,微仰着头看着他,问:“你都知道了?”

他颔首:“嗯!”

她微微抿唇,嘴角微扯,轻声道:“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只要你能醒过来,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他安然无恙,所有的担心和恐惧都是值得的,因为他只要熬过这一次,自此之后,她便永远不用再担心他哪一日蛊毒发作离她而去了,这也算是一劳永逸了,以后,她再也不用害怕了。

自从与他在一起后,她没有一天安心过,尽管一直都有办法解蛊,可是只要还没把他体内的蛊虫杀死,她就难以安心,可如今,她再也不用再日夜担心害怕了。

闻言,容郅嘴角微勾,眸间掠过一丝笑意,低声叹道:“真是傻瓜……”

傻得让人心疼,让他无比稀罕。

上天对他终究还是公平的,在历尽伤痛与绝望之后,一切都过去了,从今以后,她会陪着他,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曾经二十年的峥嵘岁月和生不如死,换来与她一世相守,他觉得值,如若给他在选择一次,他一样愿意。

容郅这段时日的消息外界全然不知,甚至是死是活是清醒还是昏迷都无从得知,外面的人各种猜测议论,特别是皇帝驾崩后,摄政王依旧不曾出现过,让文武百官宗室皇亲以及楚京的百姓皆各种揣测不休,都说他或许已经死了,只是摄政王妃想要把持朝政谋夺江山,才秘不发丧,估计很快楚国的江山就会落入她手改名换姓了,然而,就在皇帝驾崩后的第七天,是皇帝和太后的头七,二十多日来没有任何消息的摄政王出现了。

楼月卿并不赞同容郅这个时候出府进宫,他刚醒来,穆轲说他还需要静养些日子才能完全恢复,但是今日皇帝和太后封棺入殓,他坚持要来看看,她没办法,只好陪着他一起进宫了,自从皇帝死的那天之后,她就没有再进宫过了,甚至这几日国丧,文武百官以及皇室宗亲和那些内外命妇都在宫中守孝吊唁,她却从未出现过,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了,而她如此肆意妄为枉顾礼法和皇室规矩,无人敢置喙半句。

被设为灵堂的大殿内,两边跪满了人,个个都披麻戴孝一脸哀伤,大殿最前面,置放着皇帝和太后的牌位,还有棺椁。

在一片哀戚声中,容郅被楼月卿扶着缓缓走入大殿。

尖细的呼声响起:“摄政王到,摄政王妃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