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和元太后都已经身穿龙袍翟衣躺在棺椁里面,只是还没盖棺,今日是第七天,按照规矩,今日入殓盖棺,然后停棺在宫中,国丧满一个月就下葬皇陵。

容郅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站在两个棺椁和牌位前,静静地,面色晦暗,眸色深沉,凝视着眼前的棺椁和牌位。

很久,他都没有任何动作和言辞,楼月卿扶着他,也没有开口,静静地陪着他。

大殿内跪着的百官和命妇女眷也都不敢起来,只能一直跪着,还好这些天来他们都是跪着,也都已经麻木无知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容郅收回目光,垂眸淡淡的说:“走吧!”

楼月卿颔首,扶着他转身离开。

殿内的人纷纷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心中惊骇不已,摄政王殿下这段时日音讯全无生死不明,没想到今日会这样一副虚弱的样子出现……

离开灵堂之后,楼月卿本想扶着他出宫回府,可是容郅却沉默了许久,之后就让她扶着他去紫宸殿。

容郅很少踏足紫宸殿,虽然这里是他母妃生前住的地方,可是他很少踏足这里,只是安排人一年到头都让人守着这里,还派了信得过的宫人打扫,除此之外便不再过问,仿佛他早已遗忘了这个地方。

越过御花园,便是紫宸殿。

紫宸殿门口,守着十多个侍卫,看到她们,都齐齐行了礼。

“参见殿下,参加王妃!”

让他们起身后,楼月卿扶着容郅缓缓走进紫宸殿的门。

越过殿前花园和空地,踏上层层阶梯,便是紫宸殿的正殿门口,如今门口紧闭,打扫的宫女每天只过来打扫一次,打扫完就离开,所以紫宸殿内无人居住,推开门,一片冷寂的气息扑面而来,金碧辉煌的宫殿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

容郅没有再让楼月卿搀扶着,而是自己缓缓走了进去,他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的挪动着,目光淡淡扫过,打量着大殿的一切事物,然后往后殿走去,楼月卿在他后面跟着,没有打扰他,就这样目光追随着他一步步跟在后面。

后殿是寝殿,里面的装潢很是华丽精致,比之帝王寝宫有过之而无不及。

先帝对宸妃确实是宠爱非常,哪怕不能让她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可是却给了她最极致的深情,不过,那种爱太过偏激,楼月卿对此,是很不赞成的。

爱一个人,并非一定要拥有,成全与放手也是一种爱,只是,于元若云而言,坤王也并非一个可以托付的人,那一段恩怨情仇,对对错错,已然说不清了。

寝殿内,挂着一幅画卷,上面画着一个女子,一眼望去,画上的女子活灵活现,一瞥一笑都别具风情,眉眼间和容郅有些相似,与庆宁郡主甚是相似,想来,那就是宸妃的画像。

宸妃确实很美,所以,她所生的容郅和庆宁郡主都长得很好看,只是,红颜薄命,令人惋惜。

容郅站在画卷前面,凝望着画上的女人,恍然失神,面上难掩哀伤。

这是他的亲生母亲,可是他却从未见过,从小认贼做母,即使是现在,他也不能不顾及宸妃的名声把这些公之于众,有些事情他们自己知道就好了,没有必要再宣告天下为故去之人带来非议,如今元太后死了,这段恩怨也已经结束了,从此以后,一切都从头来过了,他也解脱了。

楼月卿望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才上前,拉住了他的手。

容郅回眸看着她。

楼月卿浅浅一笑,轻声道:“你身体还没痊愈,不能在外面待太久,该回去了!”

容郅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淡淡的说:“走吧!”

楼月卿这才扶着他离开了紫宸殿。

皇帝和元太后入殓封棺之后,众人都不必再如前几日那样日夜守孝,而是日日来祭拜缅怀,满一月后便入葬皇陵,而新帝的登基大典也是定在国丧满月后。

只不过,这些事情可以容后再议,有些事情就不能延后了,例如处决那些参与反叛的将领官员以及被俘士兵如何处理的问题。

第二日,容郅便召见了慎王襄王等心腹大臣来摄政王府议事,而楼月卿,则是进了宫。

因为之前的皇后如今的太后派人来请她入宫,楼月卿本可以拒绝的,不过想了想,还是进宫去了。

皇后病了,皇帝驾崩后,她就病倒了,这些日子的国丧礼仪都是由襄王的母妃蓝贵太妃和薛贤妃一同主持监督,而她先前勉强撑着病体出现了一次在灵堂,然后昏迷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楼月卿踏进合欢殿的时候,一众宫人都在外殿,而寝殿内竟无一人守着,只有皇后自己躺在凤榻上,一脸病态甚是难看。

楼月卿走了过去,刚走到床榻边,皇后就醒了过来。

其实她并没有睡着,只是没什么精神眯一会儿,听到浅微的脚步声,她便睁开了眼。

看到楼月卿,她一阵恍惚,然后,眼底一抹异色划过,随即恢复平静,只见她苍白的嘴角微扯,声音有些无力:“你来了……”

楼月卿微微福身,语气淡淡:“参见……太后!”

听到这个称呼,秦玟瑛眸色微怔,随即眼底一片黯淡,嘴角一抹苦笑难掩。

太后……

她是太后了,这个尊贵非常的称谓,尤其刺耳,因为这两个字正在残酷的告诉她一个事实,就是她的丈夫死了……

从此以后,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了。

垂眸,敛去眼底的暗淡,她这才看着楼月卿淡淡一笑道:“能不能扶我起来?”

楼月卿挑挑眉,倒是没有拒绝,而是上前一步将她扶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