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太后显然病的不轻,身子很是沉重,自己一个人根本起不来,楼月卿扶着她也都十分吃力,好不容易扶着她起来了,楼月卿拿着两个软正放在她身后垫着,她坐着才舒服些。

秦玟瑛坐好后,抬眸面容虚弱的看着站在床边的楼月卿,眸色微动,随即静如枯井,苍白的嘴角微扯,她无力开口道:“你也坐!”

楼月卿挑挑眉,随即也不客气,掀起裙摆坐在榻边。

秦太后双目无神的看着她,无力低声问:“摄政王如何了?”

楼月卿倒是摸不准这位年轻太后想做什么了,不过,不管如何,她都没什么好担心的,想了想,淡笑回答:“太后无需挂心,王爷很好!”

闻言,秦太后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低声道:“那就好,摄政王乃楚国的顶梁柱,如今皇上驾崩,新帝尚且年幼,楚国的江山还需要摄政王把持,他可不能再出事,没事就好!”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秦太后,对秦太后的这个态度有些不解,不过,她并非露出什么神情,只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太后且放心,王爷已无大碍,如今已经开始处理政务,以后他自会尽力辅佐新帝,守护楚国江山!”

这是实话。

她和容郅会尽全力教导辅佐新帝,哪怕做不成一代贤明君主,也绝对不会让他成为第二个容阑。

闻言,秦太后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如此……我就放心了!”

楼月卿拧眉,淡淡的问:“不知太后今日宣臣妾进宫所为何事?”

总不是闲话家常互相关心吧?

若是以前,楼月卿还相信秦太后会宣她入宫闲话家常,可如今,这是不可能的。

秦太后眸色微凝,沉默片刻,缓声道:“哀家找王妃入宫,是有一件事情请王妃成全!”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太后想让臣妾成全什么?”

秦太后看着楼月卿,面色平和的开口:“薛贤妃……哀家想让你放她走!”

楼月卿一愣。

秦太后神色恍惚,淡淡的说:“她虽然陪伴皇上将近一年,可是却身子清白从未承宠,她一直尽心照顾皇上,皇上答应她会放她离开,可如今宫里宫外都要是你和摄政王的人,哀家若想成全她,唯有找你!”

没有楼月卿的准许,谁也出不了宫,更别说放一个盛宠多时的妃子离宫。

楼月卿闻言,面色一怔,旋即拧眉问道:“太后是想……放薛贤妃离宫?”

秦太后点了点头:“对!”

楼月卿拧眉沉声道:“太后可知道,薛贤妃乃先帝妃嫔,然却无子嗣,按照规矩,哪怕不殉葬也是要出家为尼终身礼佛的,这释放出宫……怕是不妥!”

然而,秦太后却忽然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不以为然:“规矩?王妃做事,何曾把规矩放在眼里?”

楼月卿倒是没反驳,她确实不把规矩放在眼里。

规矩是人定的,而她的话,就是规矩!

别人定的规矩,从来没有约束她的资格。

她淡淡一笑:“既然太后都这么说了,臣妾自当尽力而为!”

尽力而为,也就是答应了。

秦太后点了点头,又道:“如果可以,其余妃嫔也放她们回家吧,皇上从未宠幸过她们,与其让她们老死宫中毁掉一生,不如放她们走,也好再嫁人!”

楼月卿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太后的恩典,她们定会感念!”

秦太后苦笑:“但愿吧……”

感念?不恨就已经很好了。

进了宫的女人,哪怕归家再嫁,也必然遭受非议,以后的日子不一定会好过。

可是,都是一些无辜的女子,留在宫中,不过是徒增罪孽罢了。

楼月卿站了起来:“如若太后没有别的事情,臣妾就先去处理这些事了!”

秦太后点头:“去吧!”

楼月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皇后,随即福了福身,这才离开了合欢殿。

楼月卿走后片刻,昭儿走进寝殿。

“娘娘!”

秦太后眼皮微抬,淡淡的问:“如何?”

昭儿垂眸低声道:“娘娘放心!”

秦太后这才点了点头:“下去吧!”

昭儿拧眉,急忙问道:“娘娘,您真的要……”

秦太后一阵恍惚,随即眸色微动,淡淡的道:“为了烨儿,我别无选择!”

她什么都明白,可是那又如何?

她是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她做什么都愿意!

“可是如果失败了……”那就是死路一条!

秦太后淡笑,不以为然:“死……又何妨?”

昭儿一噎,讷讷的看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

秦太后淡淡的说:“你下去吧,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说完,微微闭上了眼睛。

“……是!”

楼月卿离开合欢殿之后,便让人以太后之令命所有未得宠幸的妃嫔即刻收拾东西出宫归家,当然,这宫中除了秦太后,剩下的所有妃嫔没有一个是被容阑宠幸过的,所以,都被放出宫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些妃嫔中有些因为得到自由而开心,也有人因为失去了太妃尊荣而难过,可是太后懿旨,她们自然是不得不从,所以,没过多久,就陆续有人出宫了,容阑的妃嫔不多,总数不到十个,所以也不是很麻烦。

倒是其中两个比较麻烦,就是贞妃钟氏和德妃楼琦琦,如今钟家已经不复存在,贞妃自然是无家可归,且她进宫多年,早已无处可去,所以,应她所求,楼月卿让她留下,在宫中养老,而楼琦琦……

在宫廊外等了一会儿,楼琦琦就被带来了。

楼琦琦一身素衣,面容寡淡,发髻上簪了一朵白花,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头饰,整个人看起来甚是憔悴。

行至楼月卿身侧,她看着楼月卿的侧脸恍惚片刻,随即微微福身:“姐姐!”

楼月卿转身看着她,静静地打量着她,眉梢一挑,并不说话。

楼琦琦变了很多,整个人都平静了,似乎无欲无求看透一切了一般,没了算计,也没了贪念。

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片刻,随即挑挑眉,楼月卿淡淡的问:“看来这段时日……你想通了很多?”

楼琦琦顿了顿,微抿着唇,没有说话。

想通了,可是,也已经晚了。

她曾经应该可以过得更好,起码不至于如现在这般没有人挂念,曾经,母亲对她也曾掏心掏肺的好,宁国公府是她的依靠,可是她想要的太多,眼瞎心盲,错失了本该拥有的一切,如今,她后悔了,可是为时已晚,再也回不去了。

楼月卿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层层宫闱,淡淡的道:“收拾好东西,等会儿我派人送你回楼家,去见见母亲!”

楼琦琦一愣,讷讷的看着她:“姐姐让我回楼家?”

她还能回去?

母亲已经说了,楼家没有她这个女儿,这段时日以来母亲也从未在意过她,俨然已经真的不要她了,她还能回去么?

楼月卿转头过来,蹙眉问道:“不回楼家你还想回哪?”

楼琦琦咬了咬唇畔:“我……”

她只是突然听到楼月卿的话,尚未回过神来。

楼月卿转头回去,淡淡开口:“回去后好好的和母亲认个错,她虽然说不原谅你,可无论如何也养了你十几年视如己出,心里总还是惦记着你,不可能真的毫不在意,等过些日子我就让母亲送你离京,再为你物色一个好人家嫁了,以后好好的过日子,莫要再犯糊涂!”

宁国夫人是一个重情之人,当初楼琦琦犯错了,她气极,自然是不肯谅解,可如今楼琦琦也受了教训,自己也想明白了,而且,连她都不计较楼琦琦的事情了,宁国夫人自然也不会在意了。

楼琦琦讷讷的看着楼月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呢喃问道:“我真的还可以回楼家?”

楼月卿挑挑眉:“那不然呢?你想去哪?”

“我……”顿了顿,楼琦琦抬眸看着她,凝眸问道:“为什么?姐姐,我伤害了你,你为何要帮我?”

她知道,是楼月卿首肯了,她才能回楼家,如若不然,就算母亲愿意原谅,大哥也不会同意她回去,毕竟当初她做错了事情,对楼月卿下了毒,还心怀不轨想要害楼家,不管是凭着哪一点,她都没有资格回楼家。

据她所知,楼月卿可不是以德报怨的人,怎么会突然愿意帮她?

楼月卿直言不讳:“因为你是楼家的女儿!”

楼琦琦一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