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淡淡的说:“因为你是楼家的女儿,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看在母亲的份上,我可以保你一生周全,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她转眸定定的看着楼琦琦,又缓缓开口道:“从今以后,你要安分守己,如若再犯糊涂,我必不饶你!”

楼琦琦曾经意图伤她性命,按照她一贯行事,是不会饶恕的,可是楼家对她恩重如山,宁国夫人待她视如己出宠爱有加,她不能不顾及楼家和宁国夫人而去处置楼琦琦,不能对楼家恩将仇报,所以,尽管楼琦琦所做之事触及她的底线,她也不能直接处置,但是,下不为例!

楼琦琦虽然不太明白楼月卿的意思,但是也能明白一二,眸间划过一抹羞愧,她微抿着唇,掀起裙摆缓缓跪下,低声道:“多谢姐姐……不杀之恩!”

这一声谢,真心实意。

楼月卿垂眸看着她,静默片刻,微微俯身将她搀扶起来,看着她,淡淡的说:“记住,以后不管去了哪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忘记,身为楼家的女儿,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要再做错事,否则,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楼琦琦闻言,眼眶一热,眼中一片晶莹,她咬了咬唇畔,哽声道:“姐姐的话,我记住了!”

楼月卿叹了一声,轻声道:“那便赶紧收拾东西,待会儿我派人送你回家!”

楼琦琦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回宫收拾东西去了。

楼月卿看着楼琦琦身影消失在宫廊尽头,眸色渐深,抿唇沉思。

安排好一切后,楼月卿便直接出宫回府了。

回到王府的时候,容郅正在休息,一众大臣都已经离开了,想来该处理的急事都处理妥当了。

容郅已经下令,此次参与反叛的官员将领,全部满门抄家,根据其罪行的程度判刑,那些被俘获的主将全部满门抄斩,而被俘的士兵并不知情,只是听从主帅的命令,且法不责众,所以容郅只派了他们去戍守边关,至于那些在东林起义的二十多万士兵,也一样被分散派去各地戍守,不过,也不是真的无罪赦免,而是全部杖打三十大板,罚俸半年,全部戴罪之身,如若再犯错,直接处死。

听完薛痕的禀报,楼月卿沉思许久,才走进水阁。

容郅正躺在踏上休息,他伤势还没痊愈,这两日却还是带伤处理政务,今日一早起来后就召见了一众大臣商议政务,连着两个时辰都没休息,自然是累了。

楼月卿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门,走到床榻边坐下,本是不想打扰他让他休息一下的,然而,刚坐下,他就睁眼了。

见他睁开眸后就静静地看着她不说话,她眨眨眼:“呃……我吵醒你了?”

他缓缓坐起来,拧了拧眉头,坐好,目光温和的看着她,淡笑:“我没睡着!”

他只是觉得累了闭目养神罢了。

楼月卿闻言,莞尔:“那你睡一会儿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容郅摇摇头:“不了,等一下还要去泡药浴,师叔已经在准备了!”

他的身体伤的严重,不仅失血过多伤势严重,且还元气大伤,蛊虫在他体内生长二十年,残留了不少毒素,如今虽然醒来无大碍了,但是也需要好好调养排毒,穆轲特意用上百种药材熬煮成药水给他泡药浴,他醒来这两日都要每日都泡了,每次需要一个时辰。

这对他恢复元气和内力有好处。

楼月卿闻言,点了点头:“那好吧,等泡了药浴再休息!”

容郅这才问:“她为何要见你?”

她,自然是指秦太后。

楼月卿淡笑:“不过是处理一些宫里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你也别管了!”

容郅闻言,倒也没多问了,沉吟片刻,他轻声道:“你小心些,没事不要去见她,她已经不是以前的秦玟瑛了,孤担心她会对你做什么,所以,少和她接触!”

虽然楼月卿聪慧过人,不会轻易被算计伤害,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容阑死了,新帝还小,如今秦玟瑛会做出什么谁也不知道。

楼月卿颔首,轻笑:“好!”

很快,泡药浴的时辰就到了,容郅进入药房之后,楼月卿在外等着。

泡药浴并不是什么舒坦的事情,浸泡在上百中药材熬出来的药水中,且身上还要扎着十几根针在哥哥穴位上,必然是有些痛苦的,容郅不想她看到,她也不强求,便在药房外面等着。

等了好一会儿,穆轲走出来。

楼月卿疾步上前:“前辈,容郅如何了?”

穆轲走过来,沉声道:“比昨日好了些,想来他内力开始恢复了,看这情况,再泡几次便可不用受这份折磨了!”

楼月卿放下心来:“这便好!”

容郅刚醒来,内力尚未恢复,只要开始恢复内力,他的伤势就会好的快,如此,不用多久,他便可痊愈了。

穆轲沉沉一叹,甚是无奈道:“这小子二十年的伤痛,算是到头了!”

整整二十年啊,从四五岁的时候开始,到现在,整整二十年的折磨,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可他撑下来了,如今都结束了。

楼月卿一阵恍惚:“是啊,到头了……”

从今以后,她再也不需要提心吊胆,不需要害怕失去他,不需要终日惶恐不安。

穆轲想起什么,忽然拧着眉头看着她问:“对了,小丫头,那个姓景的小子与你……”是何关系?

这段时间他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只是没机会问,且他整日窝在药房中忙着,为容郅的身体着急,所以都没问。

但是,心存疑惑是肯定的。

楼月卿想了想,也不瞒着穆轲:“他是……我哥哥!”

撒谎也没用,毕竟她知道,穆轲看着不靠谱,实际上也是个精明的人,只是装糊涂罢了。

穆轲并不惊讶,只是沉沉一叹,呢喃道:“果然……”

景恒和楼月卿的样貌都和景媃很像,他看到景恒的时候,就有疑惑。

而且,景恒能有那一身医术,还有灵狐血炼制的药,不用想都知道他是花家的人,那个家族的人独居千玺岛,一向不喜欢管闲事,自然不会随便救人,如若景恒不是和楼月卿有关系,绝对不会出手救楚国摄政王,这段时日,景恒在府中对楼月卿的态度,也不太寻常,他自然是看出来了。

眸色渐深,穆轲意味深长的呢喃道:“难怪你舅舅和萧家那小子找了他那么多年都没有消息,原来是在花家……”

楼月卿闻言,眉梢一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