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老王爷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太后对于容康和秦玲珑的婚事很上心,赐婚下来没多少天,她就让钦天监看好了日子,就在国丧满百日之后不到十日,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五,便是婚期,接下来的两个月,西宁王府和秦相府都在如火如荼的准备着大婚事宜。

这桩婚事,明眼人都知道是政治联姻,但是,男方乃如今荣极正盛的西宁王府继承人越郡王容康,女方则是当今太后的亲妹妹,这场大婚自然是万众瞩目,秦太后为了表示对这个妹妹的宠爱,赐下大量嫁妆,让秦玲珑以公主之礼出嫁,也算是给足了西宁王府脸面。

不过,这些事情楼月卿都没有心思关注了,因为老王爷去世了。

刚入冬不久,初雪来临当日,老王爷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入冬之后,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已经是病入膏肓了,这段时日楼月卿日日前往慎王府,就在今日午后,慎王府的人来报,老王爷奄奄一息,要见容郅。

容郅和楼月卿赶去慎王府,赶到的时候,宁国公府的人也陆续赶来了。

老王爷已经气若游丝,让所有人都退下,然后和容郅单独待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连楼月卿都没能待在里面,之后就去了,他去得很安详。

这位老人家,曾是骁勇善战深受宠爱的皇子,年少便开始南征北战,为楚国江山捍卫疆土,曾立下汗马功劳,曾辅佐了三代君王,他的父皇,他的兄长,他的侄子,加上容阑和如今的小皇帝,他这一生历经五代帝王,一辈子呕心沥血,一辈子都在为楚国江山尽忠,也是他的众多兄弟中唯一一个得以善果安享晚年的人,如今,他终于在七十六岁这一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如今,他死而无憾。

可饶是如此,对于他的病逝,大家都悲痛不已,整整几日下来,慎王府内哭声不止。

老王爷去世,容郅下旨辍朝五日,令举国上下举哀守孝,让本就处于国丧中的楚国,哀思更甚。

第二日,来吊唁的人几乎踏平了慎王府的门槛,上至皇室宗亲下至所有有资格踏入慎王府的官员武将贩夫走卒络绎不绝,不能进来的,也都在慎王府的门口磕头才走,就连秦太后也带着刚满半岁的小皇帝前来,并且以皇帝的名义下旨追封老王爷为护国慎王,以表对老王爷的哀悼之情。

楼月卿并未在灵堂守孝,因为宁国夫人在老王爷去世后就承受不住悲痛昏迷了,楼月卿一直在照顾她。

其实相对于其他人,她的悲伤算是轻的,在其他人都痛哭不止的时候,她只是沉默着,并非她不在意老王爷,她是把老王爷当做亲外公的,可是,她并没有很伤心,因为她早已做好了这一日到来的准备,且老王爷死的安心,那便没有伤心欲绝的必要。

她也伤心不出来。

宁国夫人醒来后,倒也没有如其他人那般痛苦,只是面色哀伤的沉默着,在老王爷的灵前跪了很久,楼月卿没有打扰她,只在灵堂外看着里面的宁国夫人,面色平静。

容郅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边。

楼月卿转头看着他,眸色微动:“你怎么来了?”

容郅面色平静,没有任何悲伤,缓缓开口:“来陪着你!”

他对于老王爷的死,也没有如其他人那般伤心欲绝,他本也不是情绪外泄的人,哪怕再伤心,也不过是平静和沉默罢了。

老王爷去世后,他静坐了一个晚上。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看到他眸间有些担心,她淡淡一笑:“放心吧,我没事!”

容郅不说话。

楼月卿淡淡一笑,目光静静地停顿在眼前的灵堂中,缓缓开口:“早就已经预料到的事情罢了,外公去的安详,他临去前儿女子孙都陪在身边,没有任何遗憾,比那些死不瞑目恐无人收尸的人幸运多了,既然如此,悲伤也不过是多余的!”

他们的悲伤和痛哭,只因为老王爷的死对于他们来说形同晴天霹雳难以承受,而她,这么多年来,历经腥风血雨,早已没有什么是承受不住的了。

------题外话------

天知道我今天是怎么过来的……简直是煎熬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