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想要一个孩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想了想,让莫离带着灵儿离开,自己直接坐在了灵儿方才的位置上,正襟危坐,面含淡笑的看着穆轲开口:“我想请师叔帮我一个忙!”

穆轲来了兴致,挑挑眉:“哦?说来听听!”

楼月卿沉吟片刻,问:“我想问您,我的身体还能不能要孩子?”

其实一般来说,这些事情不该问穆轲这么一个老头子,怎么也得找一个女医者,毕竟那女有别,且还是长辈,终究有些难以启齿,可是,在她看来,这不过是医者与病患的对话,无伤大雅。

所以,她问得很直接。

穆轲闻言,有些惊讶。

不过,惊讶只是一刹那,他面色一沉,语气有些沉重道:“你的身体情况自己不知道?竟然还想要孩子?”

她的情况,能保住自己无性命之忧已是不易,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对于寻常妇人或许再正常不过,可是于她而言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她本身身体状况极差,如若不是一身深厚的内力护着心脉,她焉能活到今日,可即便如此,她体内的寒毒可不容小觑,他在摄政王府的这几个月,她就已经发作了两次,她状况如何,他自是知晓的。

何况,她体质极寒,能不能怀孕还是个问题。

这种情况下,她自己一个人尚可安好,可若是有孩子,随时有可能一尸两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楼月卿轻抿着唇,眸色微动,低声道:“我的身体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顿了顿,她抬眸看着穆轲,恳求道:“师叔,您医术高明,想来是有办法的,请您帮帮我,可好?”

穆轲的医术,比端木斓曦还要厉害,这一点,这段时日她自然是看出来了,所以,他或许有办法。

穆轲没答应,而是定定的看着她,片刻,问:“你来找我这事儿……容郅知道么?”

楼月卿一愣。

随即,摇了摇头:“不知道!”

穆轲没说话了,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楼月卿见他如此,挑挑眉:“师叔……是怕容郅不同意?”

穆轲冷哼:“他视你如命,你觉得他会同意?”

据他这段时间观察,楼月卿的身体状况容郅显然都是知道的,自然也知道她不适合生孩子,既然如此,以他对她的在意程度,绝对不可能同意她这个想法的。

楼月卿抿唇不语,她知道,容郅不可能会答应,她身子健康他或许都不愿意让她去承受那份苦,毕竟在他看来,生孩子九死一生,他赌不起任何会失去她的可能,更何况现在她身子虽然看起来没问题,实则外强中干,他是不可能同意的。

老头子又道:“何况,就算他答应了老头子我也不能帮你!”

楼月卿皱了皱眉:“师叔这是为何?”

穆轲沉声道:“为何?你不知道?你如今这般状况,能活着本就已是万幸,如若你再有个好歹,该怎么办?”

楼月卿蹙眉不语。

穆轲面色凝重的叹了一声,道:“丫头,你可不要忘了,你能活下来已是不易,如若为了一个孩子葬送了自己,你让在乎你的人如何承受?让容郅如何自处?”

容郅这一生命运多舛,好不容易遇到了她,将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如若她有个好歹,他如何承受得住。

楼月卿闻言,坐在那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再说什么,站起来,离开。

穆轲看着楼月卿离开,老脸甚是凝重,若有所思。

回到水阁后,容郅还没回来,她站在窗台下,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雪景,面色平静,若有所思。

过了好一会儿,她叫来莫离。

她问:“你知道刚才我找师叔是为了什么么?”

莫离想了想,摇摇头,她不知道。

楼月卿轻声道:“我想要个孩子!”

之前或许觉得要不要孩子都不打紧,毕竟她一直都没有做母亲的打算,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子状况,可是现在,她分外想要孕育一个属于他和她的孩子,只要有可能,她都想试一试。

之前在穆轲那里,穆轲的话她是听进去了,可是,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她想要一个他和她共同孕育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会倾尽一切去疼爱,把她不曾拥有过的都给予她的孩子,她想,如若真的有个孩子,他们的人生也会更加圆满。

虽然他们一直养着灵儿,也视如己出的疼爱着,可是,那种为人父母的喜悦和骄傲,和疼爱灵儿终究是不一样的。

莫离一愣,随即面色一变:“主子……”

楼月卿定定的看着她,道:“我的身体你比任何都清楚,莫离,你老实告诉我,可有法子?”

莫离面色沉重,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楼月卿,拧眉道:“主子,您疯了?”

楼月卿抿唇不语。

莫离目光难得凌厉的看着她,沉声道:“您的身子当年就已经被冰湖的毒气所伤,已然油尽灯枯,能活到今日受了多少罪您忘了么?生孩子?你不要命了么?”

说白了,她的身子实际上连那些娇弱的女子都不如,唯一护着她命脉让她活下来的内力还附着寒毒,在她体内随时发作,这种情况下,她一旦有孩子,极有可能一尸两命,这不是玩命么?

楼月卿闻言,仿佛没听到莫离所说的那些危险,而是轻声问:“所以,还是有法子的,对么?”

莫离和穆轲都只说了她若是要孩子会很危险,但是,却没有直接说不可能,这说明了,是有办法的。

只是办法很凶险。

莫离面色一变,立刻道:“没有!”

楼月卿皱了皱眉,望着莫离,不语。

莫离想了想,又道:“主子,莫离说一句您不喜欢听的话,活着已是不易,其余的,都不重要,不值得您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在她眼中,楼月卿的命比什么都与重要,所以,她一向不支持楼月卿做任何危及性命的事情,这次也一样。

楼月卿沉默片刻,随即,轻咬着唇畔,轻声道:“告诉我法子,是否可行我会掂量,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毕竟……我也想好好活着!”

以前她想好好活着,是因为大仇未报,如今她想好好活着,是因为容郅。

她想陪着他,一起白头偕老。

莫离面色十分沉重,没有说话。

楼月卿叹了一声,道:“你说吧,到底怎么样才行?”

------题外话------

这天气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我生活在火星……好热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