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摄政王杀人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人已经拜堂结束,因为今日宾客众多,宴席盛大,所以甚是热闹,楼月卿原本是不想应付那些官员女眷,所以才跑到这里来躲清静,没想到,她刚上来没多久,秦太后就上来了。

她是特意上来找她的,只是,上来后,打了招呼之后就一直静静的什么也不说,而她身后的侍女昭儿,怀中抱着已经半岁的小皇帝。

她莫名其妙,楼月卿也懒得开口,所以,场面很是诡异。

只是,楼月卿站了好一会儿,都不见秦太后出声,她便也不想多待,行礼告退。

秦太后出言阻止了她:“王妃下去也是无事,不如就在这里陪着哀家说说话吧!”

楼月卿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秦太后挑挑眉:“怎么?王妃不愿?”

楼月卿摇了摇头,淡笑:“那倒不是,只是不知道太后想说什么?”

秦太后温婉一笑:“哀家有些好奇,王妃和摄政王成婚也有一年了,不知道何时才能为烨儿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呢?”

楼月卿一愣。

秦太后怎么突然关心起她来了?

可是转念一想,似乎她和容郅成婚还差几日就满一年了,可是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她和容郅都是备受瞩目的人,整个楚国臣民都在看着他们,可是两人成婚了那么久,且容郅只有她一个女人,在外人看来可是宠爱非常的,她却迟迟没有怀孕,好像有不少言论都在猜测她无法生育。

她身体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从几个月前,就有各种猜测说她身子无法生育,臆测容郅会不会再娶,毕竟在他们看来,一个女人生不了孩子是没有用的,无后是天大的罪过,只是他们成婚这一年来事情没停过,所以这些言论都不了了之,她没有心思让人去打听,下面的人也不会拿这种小事来说。

不过,不少人都在翘首以盼,盼着她因为生不了孩子而失去容郅的宠爱一无所有,毕竟她得到容郅这般宠爱和痴心,还有这至高无上的身份地位,不知道红了多少人的眼。

只是,秦太后提及这事儿,怕另有心思,而她的心思,不难猜测,想了想,楼月卿淡淡一笑道:“劳太后关心了,这种事情毕竟都由天定,该是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而且,臣妾和王爷都不急!”

她想想都知道,秦太后不希望她和容郅有孩子。

秦太后了然一笑,面上笑意不减,转头看着身后的昭儿抱着的小皇帝,微微一叹道:“哀家只是觉得皇上太孤单了,先帝没有其他子嗣,皇室中与皇上同龄的孩子少,若是有个弟弟或妹妹一起长大,不失为一件好事!”

楼月卿闻言,眉梢一挑,没说什么。

她就算有孩子,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和小皇帝待在一起长大。

秦太后不晓得想做什么,接下来,和她絮絮叨叨的好一会儿儿,都是说些莫名其妙的事儿,比如询问她宁国夫人的身状况,询问她的身子,询问一些在平常人间看来,不过是妯娌之间的闲谈,在她们之间来说,却十分不正常的事儿……

她和秦太后之间,早已不可能心平气和,秦太后对她,怕是早已经恨之入骨了吧,今日这唱的是哪一出?

果然,如她所料,当真出事了。

西宁王府忽然一阵骚乱,似乎出了什么事情,楼月卿听到动静,正要让莫离去看看,然而,莫离还没去,就有一个婢女来报:“启禀太后,摄政王妃,后面出事了,摄政王殿下把忠勇侯府的蓝小姐给……杀了!”

闻言,楼月卿面色一变,秦太后也倏然眯眼,两人立刻离开亭子阁楼,让婢女带路前去。

很快,拐过几个院落,就到了事发地点,这是西宁王府一座较为雅致的院落,坐落在莲池旁边,毗邻王府的花园,此时,院子外面聚了不少人,而院子的门口已经被侍卫堵住了。

楼月卿刚走近,就听到了各种低微的议论声。

听到那些议论的内容,她眸色微沉。

摄政王……私会……王妃无子……侧妃……

没听清所有的议论声,但是,这些关键字眼她都听到了。

她和秦太后一到,所有人立刻闭了嘴,人人都面色各异的看着楼月卿,楼月卿和秦太后都视若无睹,径直走向门口,而门口的侍卫见到他们,立刻退开,让她们进去。

走进门口,穿过院子,踏进屋子里,此时,屋子里还有不少人,西宁王府的人,还有楼奕琛夫妇,蓝家的人,襄王夫妇,都是相关人等和位高权重的人。

而地上,躺着一具衣不蔽体的女尸,女尸双眸大瞪,面色惊恐,似乎死不瞑目。

她们一到,里面的人纷纷行礼,然而,看着楼月卿的眼神,都十分诡异。

楼月卿看着地上的尸体,蹙了蹙眉。

秦太后一副惊讶的样子,出言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地上躺着的,就是忠勇侯府蓝家的嫡女蓝浅浅。

大家面色各异,都回答不上来,就连忠勇侯和忠勇侯夫人也一脸悲痛的说不出话。

这时,冥夙突然从里面走出来,站在楼月卿旁边低声道:“王妃,王爷在里面!”

楼月卿闻言,立刻走进内室。

果然,容郅坐在内室的榻上,面色不是很好,正坐在那里闭目调息,眉头紧拧,薄唇紧抿,额间青筋暴起。

而内室的空气中,仍残余一股淡淡的味道,不注意根本闻不出来,楼月卿略懂医术,自然是闻得出来,且也辨得出,这是催情香的味道,不由得心下一惊。

她询问冥夙:“怎么回事?”

冥夙脸色也不是很好,显然是也怒了,正要说什么,容郅这时已经睁眼,看到她,似乎松了口气。

楼月卿立刻上前:“容郅,你怎么样?”

他淡淡的道:“孤没事!”

虽说没事,可是脸色也有些不好,显然是刚才动用了内力。

楼月卿蹙眉:“可是你……”

他拧眉,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先回府!”

说完,一气呵成的站起来,拉着她就往外走去。

楼月卿只好跟着他出去。

外面的人看到他,立刻都分分分低着头,显然是畏惧于他。

容郅一走到外面,看待那些人,看到地上的尸体,眼神无比厌恶,楼奕琛即刻走过来问他:“殿下没事吧?”

容郅淡淡的说:“无碍!”

楼奕琛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秦太后走到他们面前,拧眉问道:“摄政王,这到底怎么回事?方才他们说是你杀死了蓝小姐?为何……”

容郅冷声打断了她的话:“孤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太后一愣。

容郅显然不想与她说话,凌厉的鹰眸扫过众人,淡声道:“你们最好,给孤一个满意的解释!”

说完,拉着楼月卿,大步离开。

众人一阵心惊。

这事儿,该如何解释啊……

容郅拉着楼月卿,无视所有人,离开了西宁王府,走出西宁王府之后,他抱着楼月卿策马回府。

回府后,楼月卿才知道,容郅中了很重催情香,方才一直都在用内力压制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