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秦太后的阴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回到王府,他就拉着她回了水阁,不再隐忍着,不过,幸好他理智尚存,没有太过粗鲁。

云消雨歇之后,已经入夜,容郅的药效已经解了,不过因为之前用内力压下催情香的药效,所以略伤元气,结束后沉沉的就睡下了,楼月卿给他把了脉,确认他没什么问题,这才简单穿了衣服出来。

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叫来了冥夙,询问之后,楼月卿才知道今日的事情。

因为她不想应付那些官员女眷和朝中命妇,所以提前离开了席间,在她离席后不久,有一个婢女去禀报容郅,说她身子不适,容郅一听,心里着急了,就要去找她,让那个婢女带路去了那个院子,他对她的事情,从来都是不会多想,自然没想到是假的,也没想到有人敢算计他,就自己进了屋子。

屋子里燃着催情香,且是药效十分了得的一种情毒,一旦吸入太多中毒,就必须要做那种事情才能解了,且无论武功多高的人,都难以承受,所以容郅中了。

当时榻上躺着一个人,身形和楼月卿很像,身上的衣物也和楼月卿的差不多,因为背对着外面,看不清长相,容郅一进门看到,就以为楼月卿又出事了,毕竟她身子不稳定,如今又是冬日,所以他直接过去,没想那么多,当发现那个人不是楼月卿的时候,他已经吸入了不少催情香,而那个女子就是蓝家的女儿,她意图勾引容郅与其欢好,容郅一怒之下就一掌把她杀了。

楼月卿听完,脸色十分难看。

这件事情很显然就是秦太后策划的,怪不得她之前莫名其妙的和她说了那么多话,原来是为了拖住自己的脚步,好让容郅和那个女人鱼水之欢,而她当时没想到会这样,只是秦太后千算万算,估计没想到容郅会有如此毅力和忍耐力。

这种催情香药效很猛,没有人能受得住,也没有人能忍得住,而且,怕是大部分男人在这种事情上也不会忍着,容郅耗了不少内力才压住冲动,可也只是暂时的,秦太后这次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啊。

冥夙想了想,低声道:“王妃,这件事情发生在西宁王府,牵扯的又是忠勇侯府的人,怕是西宁王府和忠勇侯府都脱不了干系,您看……”

楼月卿打断他的话,问:“如今外面是什么情况?”

冥夙禀报道:“因为这事儿,越郡王和秦小姐大婚不得不提前结束,蓝小姐的尸体已经被蓝家带走,西宁王府那边正在调查这事儿,此事已经传开,外面流言纷纷,各种流言蜚语都有,最多的都说王爷不喜王妃,在西宁王府和蓝小姐……偷情!”

楼月卿闻言,冷嗤一声:“愚蠢!”

也不知道是在说谁愚蠢

“王妃,那这事儿……”

楼月卿眯了眯眼,淡淡的说:“是太后策划的,只不过,忠勇侯府和西宁王府究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就不得而知了!”

冥夙蹙眉,倒是没想到会是秦太后,毕竟在他们看来,秦太后曾经痴恋王爷,哪怕现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立场各有不同,也不至于会害王爷……

可事实上,也只有她有这个动机。

想了想,他问:“那王妃有何打算?”

楼月卿沉思片刻,道:“你去查一下,这事儿西宁王府和忠勇侯府究竟有没有参与此事,扮演了什么角色,还有,是何人散步的谣言,务必尽快查出结果,不管结果如何,直接告诉容郅就好,至于太后……我会处理!”

她不信忠勇侯府和西宁王府会做出此事,毕竟如今和容郅作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还有可能惹怒容郅祸及满门,可是,勾引容郅的人是蓝家的女儿,事发地点是在西宁王府,如此,他们两家真的没有参与么?

没参与还好,如若参与了,那就不要怪他们不客气!

“是!”冥夙退下。

冥夙退下后,楼月卿觉得有些饿了,便吩咐莫离准备点吃的,吃完了,才转身回房,回房的时候,容郅还在睡着,她没吵醒他,直接躺在他身边睡了。

第二日,楼月卿醒来,刚一睁眼,就看到了容郅侧着身体撑着脑袋在瞅着她。

“醒了?”她一醒来,他低沉醇厚的声音响起。

好些天没有早上起来看到他了,所以楼月卿愣了愣,随即回神,问:“你怎么还在啊?什么时辰了,今日不用上朝?”

他颔首:“今日不想上朝!”

他没有心情。

楼月卿了然点点头,然后往他怀里靠了靠,容郅顺势将她搂着。

容郅低头垂眸看着她,柔声问道:“昨夜……有没有弄疼你?”

他虽然尚有一丝理智尽量温柔,可是药效实在是厉害,他怕自己太粗鲁了弄伤她。

楼月卿闻言,脸颊一红,埋首在他胸口,拱了拱,没吭声。

知道她又害羞了,容郅低低一笑,手轻抚着她的脑袋,眸色温和满是宠溺。

许是听到他们说话的动静,房门那里忽然传来李逵的声音。

“王爷?”

容郅蹙了蹙眉,看着门口淡声开口问:“何事?”

李逵禀报道:“西宁王和忠勇侯在外求见!”

两人齐齐一愣,对视一眼,容郅眯了眯眼,随即淡声道:“让他们等着!”

“是!”李逵退下了。

李逵的脚步声渐远,楼月卿这才冷笑道:“看来是来请罪了!”

容郅眸色略沉,没有说话。

楼月卿仰头看着他,道:“起床吧,既然都来了,该去见见了!”

她撑着身子就要起来,然而,容郅按着她在他身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道:“不急!”

楼月卿挑挑眉:“这事儿是秦太后策划的,他们究竟是否知情还不知道,还是见一见吧,毕竟都是肱骨之臣!”

事情如何尚且不知,西宁王驻守魏郡手握大权,这次特意回来主持儿子的大婚,忠勇侯掌握京畿城防军,都不是普通臣子,这样晾着也不好。

容郅想了想,颔首:“那就起来吧!”

虽然都起来了,可是容郅一点也不急着去见,而是一步步洗脸,漱口,换衣,然后陪着楼月卿吃早膳,半点都不着急。

期间冥夙回来,将昨日的事情真相禀报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