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秦太后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后,秦太后派人前来摄政王府送信,是送给楼月卿的,楼月卿看了信中的内容,面色平平,秦太后说,让她陪着皇上过完这个年节。

楼月卿并未拒绝,让人把皇帝送回合欢殿。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

年前,容郅很忙,今年的冬天比去年冷了些,据说北璃多地发生雪灾,临近北璃的楚国北境也下了几场暴雪,冻死了好些人。

楚京也日日下雪,快到她生辰的时候,她搬去了城西的梅园去住了,那是去年她生辰的时候容郅送给她的,因为她很喜欢梅花,梅园的梅花都开了,索性在城内也没事,就带着灵儿去梅园小住,容郅也特意在她生辰这几日不上朝陪着她,楼月卿很开心。

以前这一天,她少有开心的时候,这一日是她的生辰,也是景媃的忌日,她开心不起来,可今年,她很是欢喜。

她生辰过后,年关将至,她和容郅回了摄政王府,这个年她是在摄政王府和容郅一起过的,不过,年初一的时候,她就去了楼家,在宁国公府住了好些天,日日陪着宁国夫人解闷说话,日子很快就过去。

年后不到半个月,宫中就传来消息,秦太后想为皇上和楚国祈福,打算前往普陀庵小住斋戒祈福。

楼月卿听到消息时,并未多说什么,任由秦太后去。

这段时日她一直让人监视着宫中的动静,监视着秦太后的一举一动,秦太后这一个多月来日日陪着皇帝,照顾皇帝事事亲躬,也时常派人请秦家人进宫,如今年关已过,她自然是要履行约定的。

果然,两日后,普陀庵传来一个令人着震惊的消息,太后死了,楚京再次一阵哗然。

这两天秦太后都在佛前诵经祈福,甚是心诚,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然而就在昨夜,她如同寻常一样就寝,守夜的是她的侍女昭儿,很寻常没有任何不妥,然而,却在半夜的时候,她居住的禅房突起火光,待屋外的人察觉时,房间已经燃起熊熊烈焰,火势蔓延极其迅速,根本来不及挽救。

等火势扑灭时,残堆废墟中,有两具尸体,一个是秦太后,一个是昭儿,两人尸体都几乎完好,身上的衣物也都依稀可辨,被发现时,昭儿压在秦太后身上,而昭儿的身上,压着一根被烧得发黑的悬梁,两人已经没了气。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让闻得消息的人都措手不及,没有人想到,秦太后会这么突然的死了。

秦太后的死,在楼月卿意料之中,但是,这件事情却在她的意料之外。

秦太后好歹还是楚国名正言顺的太后,身份尊贵自是不用多说,所以,她的死讯传回,容郅和楼月卿都去了普陀庵,一起去的,还有文武百官。

事发突然,秦太后的尸体暂搁普陀庵大殿,楼月卿一到,就立刻前去查看秦太后的尸体,看到秦太后的尸体时,她当即蹙眉,定定的看着,眸色微深。

秦太后和昭儿的脸上,都有程度不一的划伤和灼伤,有些吓人,而这些伤痕,恰好让人看不清两人的样貌,只能凭着衣物和身上的信物辨认。

既然是大火致死,不是熏死的就是灼烧致死的,会伤及样貌也不足为奇,何况如今两具尸体不仅脸上有伤,身上也有烧伤的痕迹,一副被烧得几乎毁了形,可想而知火势有多大。可是,她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如今刚开春,天气尚且阴寒,有时候还会飘几片雪,春雨绵绵,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秦太后自己放的火,火势真的可以大到大家毫无察觉的任由火势蔓延?

总归不寻常。

莫离见她静静地看着秦太后的尸体很久没有任何动作言语,不由得问:“主子怎么了?可是有不妥?”

她想让秦太后死,而秦太后也已经死了,了了一桩心事,不该再这样愁眉才对啊。

楼月卿若有所思,摇了摇头:“倒也没有不妥……”

一切很正常,她想让秦太后自杀,秦太后如她所愿自尽了,且没有让任何人怀疑到容郅和她身上,没有带来任何不该存在的流言蜚语,这一切,如她所料,她知道秦太后会妥协,只是……

莫离挑挑眉,正要开口问什么,楼月卿忽然晃了晃脑,恍然道:“估计是我想太多了,既然人都死了,事情如何并不重要了……”顿了顿,她淡淡的说:“我们走吧!”

莫离颔首,跟在楼月卿身后,走出大殿。

见她出来,容郅走到她面前,面色平静的问:“如何?”

楼月卿淡淡一笑:“没什么问题!”

闻言,容郅眸色微凝,抿唇点了点头,转头看着身后的礼部尚书,淡声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是!”礼部尚书立刻带着几个甚有威望的宗室大臣和宫女嬷嬷进去,做好准备,把秦太后的遗体接回宫中。

楼月卿去了秦太后之前住的禅房,如今禅房已经成了一堆废墟,周边的屋子也受到了波及。

楼月卿看着眼前的一堆废墟,蹙了蹙眉,撩起裙子走了过去。

如今正是开春,最近几日都在下雨,且偶尔还下雪,甚是阴冷,按理说,就算秦太后有意放火自焚,火势也不该蔓延的如此迅速,快到不合常理。

走着走着,她忽然停下脚步,站在一片废墟之中,眉头紧拧。

楼月卿开口:“莫离!”

“主子?”

楼月卿问:“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异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