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生气/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午之后没多久,楼月卿便收到了穆轲派人从西域送来的几味珍稀药材和药方,其中有一味就是赤叶草,都是穆轲回去这段时日寻来的,给她调养身体的。

这些药材都是用来泡药浴的,之前莫离告诉她,她若想要孩子,必须要以此方法泡浴,可有效压制寒毒,调养她本就油尽灯枯的身体,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怀上孩子,但也只是很小的可能性,而且要坚持每天泡一个时辰,整整四十九天。

原本这并没要什么不行的,可是这个药方是烈性的,与她寒性体质相反,所以泡浴期间她要承受极大的折磨,冷热交替,体内内息血流逆行,且损耗元气极大,极有可能造成内功反噬当即死亡。

最重要的是,用这个方法虽然可能会有孩子,可是也极度凶险,就算她如愿怀上孩子,也不一定可以生下来,且极有可能怀孕期间一尸两命,或者,只能保住一个,且以后能活多久都难以保证,这个方法之前端木斓曦就知道,只是没想过让她去尝试,所以,莫离当时才会犹豫不肯告诉她,穆轲也是怕她真的出什么事,才闭口不言。

楼月卿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可是她还是坚持了。

她想,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是容郅,她一定不会这样坚持,他爱她,所以愿意不要孩子也要和她长相厮守,她爱他,所以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他孕育孩子。

容郅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穆轲派人送来药的时候,他很疑惑,楼月卿告诉他,这是她用来压制寒毒调养身体的,原本这些药也是这个效果,容郅并未多疑,只是,在她泡了一次之后,看着她面色苍白的样子,他就很不想她再遭这份罪。

因为泡这种药浴,真的太过折磨人。

然而,楼月卿坚持,且这是对她身体有好处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她折腾,却日日回来陪着她一起。

只是,就在泡了十多次之后,容郅还是知道了这个药方的用处。

就在昨日,楼月卿正在泡药浴突然昏迷在浴池中,口吐鲜血,内息有些混乱,差点内功反噬,莫离很担心,就劝她不要再继续,两人说的话正好被容郅听见了。

容郅没有上朝,在府中陪着她,正好刚才楼奕琛过来和他说了些政务,他出去了一下,回来走到门口,就听见了两人的对话,楼月卿并不知道他在门外,正好灵儿过来,在外面叫了一声姑父,楼月卿才知道,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容郅已经都知道了。

他当即脸色很难看,目光阴沉凛然的看着她熬一会儿,随后一言不发的走了。

他当即出了摄政王府,然后,整整三天,都没有回来,一直住在宫里。

楼月卿知道,容郅这一次,是真的很生气。

就在她想进宫去找容郅的时候,暗卫传来消息,容郅要离京南下,巡查军务。

他没有回来和她道别,直接离京了。

知道他离开,楼月卿坐在凉亭边沉默了很久。

午时都过了,她都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去用膳,莫离担心,过来叫她。

“主子,该用膳了!”

楼月卿回神,忽然抬眸看着莫离,开口便问道:“那日……你是故意的,对么?”

莫离一愣,不过并未慌张,当即缓缓跪下:“莫离但凭主子处罚!”

她确实是故意在那个时候说那些话的,就是想让容郅听到。

她是楼月卿的人,所以,楼月卿命她不许将此事告诉容郅,她便不说,但是,她不能看着楼月卿这样拿自己的命去任性,只有容郅知道此事,才能阻止,不能直说,她也有的是办法。

如今不就是么?楼月卿没有再继续泡浴。

楼月卿脸色有些难看:“莫离,你……”

顿了顿,她微抿着唇畔,有些无力道:“你明知道我的心思,为何要这样?”

她想要生一个孩子,为了容郅,也为了她自己,莫离应该明白的。

莫离跪着,抬头挺胸,不卑不亢的恭声道:“主子想做什么,莫离都可以支持,可是有一点主子也很清楚,您的命在我眼里,胜于所有,任何可以威胁到您性命的事情,莫离都会不惜任何代价的阻止扼杀!”

所以,她并不后悔自己那日所为,哪怕楼月卿生气,哪怕楼月卿怪罪她要责罚,她也认了。

楼月卿闻言,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莫离倔强的面庞,好一会儿,她才别过头去,淡淡的说:“起来吧!”

莫离一愣。

她站起来,往凉亭边走去,淡淡的说:“传膳吧,我饿了!”

说完,步出凉亭,走向水阁。

莫离这才松了口气,楼月卿这样,说明她还是听进去了,且容郅还在气着,她也不会再继续了。

容郅离开几日了,一封信都没有穿回来给她,也没有只言片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