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离开楚京,前往北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她要离开,且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宁国夫人极为不舍,把她留在宁国公府住了下来,日日让她陪在身边,楼月卿也乐意之极,就直接待在宁国公府不回家了。

对此,容郅是极为不满的,每天忙的要死,回到王府看到家里空荡荡的,实在是没办法高兴起来,但是,他管得了楼月卿,却没法子驳了宁国夫人的意思,就没说什么。

只是,在王府独守空房两天之后他就直接和楼月卿一起住进了宁国公府,有媳妇的人,没道理过那种孤枕难眠的憋屈日子。

半个月很快过去。

离开楚京的那天,是一个十分晴朗的日子。

他们离京的事情,并非人人皆知,只有少数人知晓,至于他们要去什么地方做什么,除了摄政王府的自己人和楼家的几个人,其他人皆不知情,只知道容郅这半个月来频繁安排诸位大臣事务,把朝中的事情都分别安排了下去,让宁国公和慎王爷监国,襄王和秦相辅助,怕是有意带王妃出去散心。

当然,摄政王有意带王妃离京散心,是楼月卿命人散播的小道消息,她不想让自己和容郅即将前往璃国的消息被人知道,所以,命人散播消息,就说容郅打算微服私访魏郡,顺道带着她去散心游玩。

天蒙蒙亮,楚京外的山头一片迷雾,看不清层层山峦,只依稀看到远处一抹日出挂于天边,朦朦胧胧,一眼望去,犹如仙境,二十多个穿着玄衣的侍卫骑在黑马上,护着一辆宽大的檀木马车缓缓驶出了楚京城门,这个时候,城门内外人迹罕见。

马车很大,一眼望去,犹如一间行走的小房子,坐在驾车位上的,是莫离,而薛痕和冥夙穿着便服,一前一后骑在马上护着马车,两边也都是侍卫,整个马车被保护的密不通风。

此时,马车里面。

马车里放着一张软榻,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些书籍和一些平日所需的东西,破天荒的,马车走的很平稳,竟没有任何颠簸。

榻上,容郅坐在榻上,微微后倾靠在那里,手执一本书,目不转睛的看着,而楼月卿则是脑袋垫着容郅的腿,躺在那里,眼眸微闭,呼吸平稳,显然是睡着了,也睡得很稳。

马车内很安静,只有容郅翻阅纸张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声。

出了城门后不久,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容郅蹙了蹙眉,放下了书,正要出声询问,前面就传来了薛痕的禀报声。

“王爷,是宁国公!”

容郅挑挑眉,楼奕琛?

想来,是来送楼月卿的。

低头看着还在睡的楼月卿,他皱眉,她睡得那么沉,他自然是不想唤醒她,可是,不叫醒她也不合适,毕竟是楼奕琛来送她。

叹了一声,他轻摇了一下她的肩膀:“无忧,醒醒……”

楼月卿没反应。

容郅有些无奈,再次摇了一下她,她动了动,没醒。

容郅:“……”

猪!

见她睡得那么死,容郅玩心顿起,直接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她虽然瘦,但是,脸上软软的手感挺好,他捏了一下,觉得好玩,又揉了几下。

于是乎,楼月卿就这样被弄醒了。

一睁眼,阴测测的眼神落在他脸上,还有他还停顿在她脸边的手上,眯了眯眼。

“好玩么?”

摄政王殿下眼观鼻鼻观心,如是说道:“手感挺好,不过……”

目光往她下巴下面的某处瞄了一眼,他一副煞有其事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略有叹息:“比不得!”

楼月卿脸色顿时就黑了。

啐了一声:“流氓!”

容郅对她的评价照单全收,他可不觉得对她流氓是什么稀罕事。

楼月卿这才挣扎着起身,迷迷糊糊的问他:“我们赶路多久了?”

她一上马车就趴在他身上睡着了,睡得根本不知道天南地北。

容郅想了想,道:“出府至今,差不多一个时辰!”

他们刚出城门一会儿。

楼月卿咕哝一声:“哦,那没睡多久!”

说完,又想倒下继续睡,她真的很困。

容郅有些好笑问道:“你有那么困么?”

楼月卿一下子没好气的瞪他:“你说呢?你要是昨晚给我睡,我至于……”说着说着,似乎有些羞恼,没继续说,摇了摇头,红着脸道:“哎呀,不说了,我再睡会儿!”

容郅顿时无语了。

好吧,他这半个月没怎么和她……所以昨夜有些失控。

不过,见她又要倒下睡,他立刻将她捞起来。

“楼奕琛来送你,现在在外面,你确定要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