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走到她身边,正好看到萧以怀等人骑在马上绝尘而去的背影,还有街道上的一片混乱,不由得蹙了蹙眉。

楼月卿眸色灰暗的看着街道上的混乱,低声开口:“若是璃国真的落到他手里,不出十年,国必亡!”

容郅闻言,眸色略深,看着下面的场面,对此深表认同,片刻,转头看着楼月卿,轻声道:“放心吧,不会有那一天的!”

萧以怀的为人和能力他们知道,其他人也看得出来,特别是萧正霖,所以,不会有这一天的。

楼月卿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低声呢喃:“但愿吧……”

但愿真的如萧以恪所言在,这只是萧正霖的一步棋,但愿,她可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容郅见她一脸凝重,不由得轻声问道:“今日不是说了想出来看看酆都?你都在这里坐了几个时辰了,要不要下去走走?”

楼月卿莞尔,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若是被人认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她倒是还好,围个面纱戴顶纱帽便可,可是容郅如何遮得住脸?

当初去到楚国见到容郅的人不少,虽然那些人都是皇族和朝中大臣,遇到的可能极小,可是难保万一。

他们现在不宜暴露。

容郅倒是不以为然:“无忧遮脸,孤亦可遮脸,这样何人还能认得出来?”

楼月卿一听,不由得联想到容郅也戴着纱帽围着面纱和她并肩走在一起的样子,顿时身子一抖,被吓到了。

那画面,简直是辣眼睛……

咽了一口口水,她晃了晃脑:“算……算了吧!”

容郅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问:“你在想什么?”

为何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楼月卿摸了摸鼻子,咳了两声,面色尴尬:“咳咳,没想什么!”

她总不能把刚才想的和他说吧,岂不是自找修理?

容郅狐疑的看着她,见她一脸正经,也不深问,而是挑挑眉问道:“真不要下去走走?”

楼月卿摇了摇头,淡淡一笑:“不了,先回去休息,明日再出来吧!”

明日就是立太子大典,一定很热闹。

她可是很期待的!

容郅颔首:“那我们回去吧!”

两人这才离开天然居。

因为他们住的别院就在天然居后面不远处,所以,直接走着回去便可,无需坐马车。

就在他们刚走出茶楼的门口,茶楼的角落处,走出来一个玄衣男子,定定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萧以怀几日前奉命离京前往酆都以西三十里外的蒲叶城办事,今日方归,回来后,去见了萧正霖,父子俩在御书房里密谈了好一会儿,萧正霖夸赞了萧以怀,萧以怀这才意气风发的离开乾元殿。

萧以怀离开后,萧正霖坐在御案后面,在萧以怀转身离开的那一瞬,原本还略有温和的脸色,立刻恢复以往的冷漠和寡淡,目光凛然的看着萧以怀离开的背影。

变脸之快,让人咋舌。

萧以怀刚出乾元殿,便有一个黑影闪身进来,跪在萧正霖御案前面,揖手,语气极度恭敬:“属下蒙轶,参见陛下!”

萧正霖看到他,没来得及让他起来,而是直接急声问道:“如何?”

蒙轶恭声禀报道:“回禀陛下,公主殿下确实已经回了酆都,如今就住在酆都城内的一处别院!”

闻言,萧正霖面色微动,眼底情绪复杂,悲喜交加,果然……

就在他册立太子之后,他便派人注意着楚国的动静,知晓她和容郅离开了楚京,便隐隐猜到,她兴许是要回来了,果不其然,就在几日前,他收到萧以恪传回的飞鸽传书,萧以恪告诉他,无忧不日抵达酆都。

他既高兴,又害怕,她既然已经回来,说明他有生之年可以再见到她,见到他挂念了十四年的女儿,他捧在手心视如生命的女儿,可也说明了,他这么多年来费尽心思想要瞒着她的事情,都终将瞒不住了。

那些欺骗和伤害,不知她是否还能承受?

萧正霖说不清,自己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萧正霖沉默着,面色晦暗,情绪难辨,片刻,他抬眸,淡淡的看着孟义,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蒙轶立刻揖手告退:“属下告退!”

然而,他刚转身,萧正霖又叫住了他:“等等!”

蒙轶立刻转身,垂眸,面色恭敬问:“陛下有何吩咐?”

萧正霖沉声吩咐:“不要让皇后知道此事!”

蒙轶立刻恭声道:“属下明白!”

皇后自然是不能知道此事,否则,事情便难以收场了。

萧正霖这才让蒙轶离开。

蒙轶走后,萧正霖面色晦暗的看着眼前,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过往的场景……

是无奈,亦是无力的一叹:“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第二日,立太子大典,十分热闹。

特别是大殿册封之后,萧正霖乘坐銮驾从宫中处出发,带着萧以怀一同游街前往太庙举行祭天大典,文武百官随行,两万禁军护送在侧,万民朝拜,好不热闹隆重。

此次立太子大典的盛况,足可说明萧正霖对这个儿子的重视。

不过,祭天大典上,出现了一点意外,据说,萧以怀祭拜先祖天地时,所执之香忽然断裂,疑似上天警示,不过,萧正霖对此不以为然,只让萧以怀重新燃香祭拜,然而,这一现象,却让在场的官员和围观的百姓心生警钟。

此事就这样犹如一场小小的闹剧翻篇了,然而,祭天结束后,此事犹如大风刮过一般,谣言迅速在酆都城内蔓延,几日下来,酆都城乃至于整个璃国,都谣传着太子立,上天怒,若登基,必亡国的谣言。

这是后话。

当夜,宫中大宴。

楼月卿若是想去,自然是有法子进去瞧瞧的,也有办法不惊动任何人,只是,她没有去凑热闹,而是在别院中,深思今日之事。

上天警示什么的,她自然是不信的,所以,萧以怀祭天大典上面的意外,必然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会是谁呢?

是谁想让萧以怀刚当上太子就丧失民心?

据说,负责此次太子册立大典的,是汤家的党羽,也就是支持萧以怀当太子的人,既然如此,他们必然想尽办法让这次典礼圆满,不可能让这种意外出现,也会谨慎不会让人有机可乘。

既然如此,又是谁可以在汤家人眼皮子底下做了手脚?

容郅见她一直在琢磨此事,便给了她一个提示:“此事幕后之人若不是你父皇,那他一定知道是谁!”

萧正霖处理此事的态度,十分不合寻常。

他会做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册立太子不过是一步棋,为了给以后废太子一个名义,他让人做这件事情也是情有可原。

就算不是他,他既然态度这般,必然也知道是谁做的。

楼月卿闻言,眸色渐深,眼底掠过一抹异色,随即嘴角微扯,淡淡的道:“不管是谁,此事甚合我意便是!”

此事一旦传来,萧以怀便大失民心,不过话说回来,他一向不得民心。

没有百姓的支持,他以后的储君之路,可有的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