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静默了好一会儿,兰陵站在那里,微低着头,神色难辨,随后,嘴角微扯,她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那本宫先在这里恭喜杨将军了!”

说完,提步欲走。

杨弋有些压抑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不会娶八公主!”

兰陵握了握拳,微微闭眼,片刻,冷笑:“杨将军要娶谁不娶谁,都与本宫无关!”

说完,她不再多言,亦不再停留,提步离开。

他的事情,都与她无甚关系了,如果可以,她多想远离有他的地方,从此与他,生死不见!

杨弋终究没有勇气拦下她,也没有再多言。

只是站在那里,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朦胧的夜色下,只看到他一个人站在繁花丛中,那背影瞧着甚是孤寂。

有些事情,一旦做错了,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挽留的机会了。

兰陵没有在御花园待多久,绕了小半圈,避开了杨弋,之后便离开了御花园。

她不想再待在宫宴上,否则等一下定还会遇到杨弋,所以,她打算去和温贵妃说一声便离开。

只是,想出宫是不行了。

从皇祖母去世后,便是温贵妃抚养她,温贵妃是皇祖母的亲侄女,对她视如己出待她极好,所以,她和温贵妃感情极好,情同母女,温贵妃见天色已晚,便让她莫要出宫了,先住在宫中,今晚她们好好叙叙,她已经许久没有进宫陪伴温贵妃了,不好拒绝,便硬着头皮答应了。

自从出嫁后,她就很少住在宫里,平时都在宫外的公主府里住着,只有隔段时间进宫探望萧正霖和皇贵妃等人的时候才会进宫,在公众小住几日,萧正霖一直想让她在宫里长住,不过她不愿,便也由着她去,只是,她的寝宫一直都有宫女打扫着,一尘不染。

她的寝殿名为兰陵殿,是以她的封号命名的,五岁那年,萧正霖命人大兴土木,在宫中建造了两座宫殿,一为长乐宫,一为兰陵殿,分别坐落在御花园两侧,兰陵殿是她的寝殿,长乐宫是长乐公主的寝殿,虽然她已经嫁了人,可是,兰陵殿依旧是她的。

然而,她刚出宫宴,正要往兰陵殿走去,便遇上了尴尬的一幕。

宫宴是在太元殿举行,太元殿坐落在乾元殿右边不远处,从太元殿回兰陵殿有两条道,一条是途经御花园,就是她刚才回来的那条路,那边比较近,但是,想起有可能会再遇到杨弋,一条较远,需要绕过好些宫殿,兰陵想了想,还是走这条远一些的路,她不想再看到杨弋,只是没想到,杨弋是没见着,却见了一对正在幽会的男女。

远远望去,宫墙跟下,夜色朦胧,正在卿卿我我的一男一女在萧允珂的一声厉喝下急忙分开,之后,两人似乎都看了过来,之后,许是认出了萧允珂,那女子犹如逃命一般窜逃离开,立刻转身逃开。

因为夜色朦胧,所以,看不清两人的样子,只能大概看到身形和衣物,那个男的,俨然就是今日那位新封的太子,而那个女的……

一身华丽宫装,头上珠翠步摇因为她跑的太快而珊珊作响,且那个身形,方才的宫宴上她似乎见到过……

而且,若她没记错,那女人的寝殿好似就住在这附近。

凝视片刻,萧允珂才收回目光,看向萧以怀。

萧以怀倒是没走,夜色下,看不清萧以怀的脸色,只依稀看到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之后好整以暇的等着萧允珂走过去。

待萧允珂走近,他便率先开口,似有些不解:“兰陵,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语气虽然镇定,萧允珂依旧能听出那一丝紧张。

萧允珂不答,反问:“我倒是想问问太子殿下,为何会在这里?”

萧以怀闻言,似乎受到了冒犯一般,冷声怒斥道:“兰陵,你放肆,竟敢这么对本宫说话!”

以前他只是一个王爷,且长期不受宠,备受萧正霖的不喜,萧允珂对他无礼他尚且能忍。可如今,他堂堂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里还有必要再忍受萧允珂的无礼!

萧允珂对萧以怀的怒斥不以为然,而是冷嗤道:“我再放肆,也不及太子殿下,如果我方才没看错,太子是在……给皇叔戴绿帽子吧?”

萧以怀脸色蓦然大变,随即一沉,怒声厉喝道:“你胡说什么?”

厉声中,依稀能听出一丝慌乱。

萧允珂冷笑:“难道不是?没想到太子如此胆大包天啊,连皇叔的女人都敢染指……就是不知道若是皇叔知道了,太子这储君之位能否保得住,抑或是……太子的命能否保得住?”

萧正霖虽然不见得会多在意这个女人,但是,却绝对不可能忍受得了这种事情,若是被他知道了,估摸着那女人必死无疑,而萧以怀,就算不死,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萧以怀脸色一僵,随即眯了眯眼,阴鸷的眼神落在萧允珂身上,眯着眼咬牙道:“兰陵,我劝你最好不要胡说八道,否则……”

他没有直言,却意味深长的看着萧允珂,这么多年的了解,萧允珂岂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挑挑眉,似笑非笑的问:“否则什么?太子不会是想说,否则等你登基,就不会让我好过?”

萧以怀不置可否,自然,若他登基,这些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萧允珂自然也在其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