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他当上璃国的皇帝,曾经看不起他,错待他的那些人,他会让他们生不如死,后悔莫及。

如今,他已经登上储君之位,而父皇已经身体每况愈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命不久矣,不用多久,他就能如愿以偿了。

这一日,他等了很久了。

萧允珂嗤笑一声,弯了弯嘴角,望着萧以怀的眼神尽是不以为然,甚至是鄙夷,悠悠道:“太子殿下倒是心怀鸿鹄之志,不过,志向远大虽是好事,却不过是空谈,等太子真的登上皇位的时候,再来与我说这些虚无缥缈的话吧,如今最重要的,是保命!”

对于萧以怀的话,她一点也不担心,虽然不明白皇叔和舅舅这次此番动作是为了什么,但是,她敢肯定,他们必然有自己的原因,就算萧以怀当上太子,那也只是太子,何况,就算以后萧以怀真的登基为帝,那又如何?

没有兵权,不过一傀儡罢了。

她虽从不管朝政,但也明白朝堂上的势力盘根交错,汤氏一族盘桓朝中数十年,树大根深,朝中乃至于地方官员多半都是汤家的党羽门生,若非他们手中没有兵权,怕是璃国江山早就易主了,即便如此,汤家私底下也屯养士兵拉拢人心,足以影响整个璃国,想要连根拔起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作为一个帝王,萧正霖必然将此毒瘤铲除,如今,不过是……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闻言,萧以怀脸色十分难看,目光阴鸷的看着萧允珂,似被气的不行,却又硬生生忍着,咬牙切齿道:“那你就等着吧!”

说完,不再多言,拂袖而去。

萧允珂冷笑,色厉内荏!

若是萧以怀有皇叔或者汤卉的半分聪明,保不准这江山还真的有可能落到他手里,只是,他太蠢了!

人太蠢了,便注定了不会有好下场!

萧以怀走后,跟在萧允珂身后的素心才缓缓上前,低声道:“公主,方才那个女人……似乎是茗华宫的如妃娘娘!”

萧允珂眯了眯眼,看着茗华宫的方向,淡淡的说:“我知道!”

素心斟酌片刻,问:“那……要不要告诉贵妃娘娘?或者……告诉陛下?”

如妃是宫中现在最得宠的妃子,却和太子在深夜幽会,这可不是小事!

萧允珂想了想,淡淡的说:“不能告诉皇叔!”

素心一愣:“呃,那……”

萧允珂拧眉沉声道:“如妃毕竟是温家进宫的,如若皇叔知道此事,温皇婶和温家那边如何与皇叔交代?”

如妃本是一名医女,是温贵妃引荐入宫的,据说,她是温家的家养医女,两年前萧正霖偶然犯病,时常头疼,喜怒不定,温贵妃就让温家把她送进宫,本是作为近身伺候待在萧正霖身边照顾,奈何也不知道是她勾引,还是萧正霖看上了她,她爬上了龙床,成了萧正霖的女人,短短两年,就从一个奴婢成了二品皇妃。

萧允珂从未接触过这个如妃,所以不是很清楚这些,只知道这个如妃甚是受宠,据说她性子温婉安静,很得萧正霖的欢心,所以,时常出入乾元殿,萧允珂好几次进宫去看萧正霖,都看到这位如妃陪伴在萧正霖身边,很是安静。

如妃能得宠,大部分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温家和温贵妃的面子,萧正霖很尊重温家的人,毕竟温家是他的外族,而温贵妃,是他的表妹,太后的亲侄女,他虽不爱,却也从不亏待,自然,如妃是温家和温贵妃送给他的,他也不会亏待,所以,才会封她为妃。

萧允珂一直以为,这个如妃是温家的人,定会和温家一条心,自然如此,自然是不可能和那些人有牵扯,如今看来……

要么就是如妃自己和萧以怀暗中私通,要么,就是受了温家的指使,和萧以怀勾搭,若是她自己和萧以怀勾搭倒也还好,若是温家指使的,那就事儿大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必须将此事告诉温贵妃,弄清楚其中缘由。

这么想着,萧允珂没做迟疑,立刻转身往温贵妃的正阳宫走去,温贵妃如今还在宫宴上,她自然不会原路返回去宫宴,所以,去正阳宫等着便可。

第二日,萧正霖上早朝,如之前所说的一样,宣布了自即日起由太子监国,汤相和尉迟右相等大臣辅佐,而他则是在乾元殿内静养,若没有什么大事儿,谁也不许打扰他。

换句话说,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儿,从今日起,璃国就是萧以怀和汤家的天下了。

不过,那也只是不知情的人看来,实际上如何,那就不晓得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萧以怀监国,弄的朝中人心惶惶。

楼月卿很少出门,几乎日日都在别院中窝着,朝中的事情她并未太过关注,因为有什么事尉迟晟都会和她说,所以,没什么需要她特别注意的。

只是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儿。

尉迟晟自从楼月卿回来之后,时常要过来和她商量事情,抑或着派人送信过来,这原本都是很隐秘的事情,奈何,不晓得怎么回事,景明月还是察觉这些异样,并且找到了这里。

景明月和尉迟晟感情是极好的,毕竟是两情相悦喜结连理,尉迟晟又对这个妻子疼爱有加,可是即便如此,景明月对尉迟晟,是有很多事情是看不透的,以至于,总是心中不安,怕自己抓不住尉迟晟的心,所以在察觉尉迟晟最近经常来这里,又常常派人送信过来,便忍不住直接过来了。

楼月卿没见她,原本只是打算避而不见让莫离她们打发她走,只是没想到景明月会直接闯进来,楼月卿只好避开她和容郅出了别院,派人去找来了尉迟晟,把这个祖宗带回去。

作为将门虎女,从小就被宠着长大,景明月虽然心地善良,可是脾气不太好,藏不住事儿,闹了这么一出,酆都就谣传着一个流言,说尉迟右相养了个外室……

那个别院自然是待不下去了,所以,经过那一闹,楼月卿和容郅直接不回去了,又找了个住的地方。

虽然没找到楼月卿,但是,这事儿闹开了,还是惊动了景阳王府。

打乱了楼月卿的计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