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天灾/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阳王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沧桑的眸中划过一抹晦涩,苦笑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还不都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不管怎么做,都是一场悲剧!

那是她生来就已经注定要经历的,谁也改变不了,不管怎么做,一场骨血相残,在所难免!

闻言,尉迟晟更加不明白,正要问,景阳王已经不愿多谈,凝视着手中的玉骨扇,沉声道:“此事我已知晓,明日自会去天然居,你且先回去,此事莫要让任何人知晓,你该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他们想要以最小的代价将汤氏一族及其党羽连根拔起,现在正是布局收网的关键时刻,如若此事传出,必然再生事端,届时,一切都得不偿失!

他们等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等到今日,如若这次错失机会,后果不堪设想。

尉迟晟也不再追问,微微颔首:“我明白了!”

景阳王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既然他不想继续说了,追问也问不出什么。

尉迟晟没再多留,站起来转身离开。

往尉迟晟远去,景阳王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玉骨扇,心底,悲喜交加。

那一年,生辰宴后……

一身红色的小无忧对他说:“舅舅,父皇送了无忧一把扇子,说让我好好保管,扇子很重要,可是为什么我看不出来哪里重要了,就是一把扇子而已啊……”

小姑娘一脸纠结的看着手里的玉骨扇,咕哝着几句,一脸懵懂。

当时他无奈一笑,摸着她的小脑袋意味深长的道:“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你父皇可是把整个璃国都送给你了啊……”

这把擅自看似不过一把玉质上乘的擅自,可是暗藏玄机,一旦懂得其中奥妙,便是能调动璃国百万大军的兵符!

当时,她不过五岁,陛下便把此等重要的信物送给了她,可谓极尽宠爱。

只是好景不长……

第二日,临近午时,楼月卿就已经在天然居等着。

容郅没来,本来他不放心要一起过来,她没让,只带了莫离一个人。

还没到午时,景阳王就和尉迟晟一同到了天然居,被守在门口的莫离引着上三楼,进了楼月卿所在的雅间。

雅间很大,被屏风一分为二,推开门,正好看到偌大的一块屏风立在屋内,屏风后面,茶香飘逸,香烟袅袅,水沸腾的咕噜声隐隐传出。

刚走进门,便隐隐的看到屏风后面,站着一个身影,背对着这边,看着窗外的景致。

天然居前面是街道,后面是一片湖,而这个雅间的窗外,对着湖面。

莫离缓缓走到屏风边上,对着里面的楼月卿低声禀报:“主子,景阳王和尉迟公子到了!”

声音刚落,里面的身影微动,随后,缓缓走了过来,靠近屏风,从一旁走出。

一袭月白色海棠花纹底衣裙,看着很是简单素雅,却难掩与生俱来的高贵,亭亭玉立,端庄优雅,头上长发轻挽,梳的是璃国的低髻,以一根玉簪固定,长发垂在身后,脸上围着面纱看不清样子,但是。露在外面的那一双眼睛,却是那么熟悉。

那眉眼,那眼神,和景媃一模一样。

如若真的是她,即使没有看到她的脸,景阳王也能想象的出来,她长什么样。

楼月卿站在屏风边上,静静地看着景阳王,眼底慢慢湿润,眉眼间笑意难掩。

随即,她抬手,缓缓揭下面纱,一张靡颜腻理的脸清晰可见,即使知道她该是这个模样,当真的看到时,景阳王依旧忍不住一脸错愕。

楼月卿面含淡笑,缓缓走过来,站在景阳王面前,随后,开口:“舅舅!”

语气平静,面带笑意,好似只是几日不见,突然碰面了,所以打声招呼。

景阳王面色一怔,讷讷的看着她,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眼底悲喜交加。

随即,他做了一个令楼月卿以及尉迟晟和莫林都意想不到的动作,只见他直接掀起衣袍,大步一跨,直接跪在楼月卿面前,双手扶地,语气铿锵恭敬的开口的:“老臣景泰……参见公主殿下!”

楼月卿见状,面色一变,立刻几步上前,扶起景阳王:“舅舅这是做什么,赶快起来!”

说着,急忙将景阳王扶起。

一旁的莫离和尉迟晟也十分惊讶,特别是尉迟晟,景阳王的地位他可是十分清楚的,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算见了萧正霖,都可以不用行礼,如今却对着楼月卿,行跪拜大礼……

……

和景阳王见面之后,楼月卿直接回了别院。

然而,刚回到别院,刚走到容郅的书房门口,就听见里面冥夙的声音。

“王爷可要回楚?”

容郅没说话,里面突然一片静默。

“王爷……”

容郅沉声道:“传令回去,让楼奕琛先亲自去处理此事,再传令给薛痕,立刻返回楚京待命!”

冥夙一愣,随即有些惊讶的问:“那王爷不回去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按照王爷以往的性子,肯定是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容郅淡淡的说:“此事再说,你先出去传消息回去吧!”

“是!”

冥夙走出来,正好看到楼月卿,一愣,随即忙走过来,揖手恭声道:“王妃!”

楼月卿点了点头,示意他先下去办容郅交代的事情。

冥夙点点头,急忙离开。

楼月卿这才走进书房。

容郅方才已经察觉有人在外面了,所以,在等她走进去。

楼月卿走到桌案边,看他一脸沉重,不由得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容郅将摆在身前的纸递给她:“你看看!”

楼月卿接过,扫了一眼,随即脸色倏然一变:“怎么会这样……”

南疆洪灾……

信上说,南疆连着一个月日日暴雨,导致很多地方水患严重,就在几日前,隔离南疆和楚国的荆江被大水冲垮了河道堤坝,淹了附近的几个城镇,导致近万百姓被淹死……

这一个多月来,楚国多个地区连下暴雨,只是都没有靠海的南疆下的严重,重到爆发洪灾的地步。

容郅没说话。

楼月卿问他:“你打算怎么办?要回去么?”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总不能不管。

容郅摇了摇头:“孤不知道……”

她在这里,他怎么放心离开?

可是,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死了那么多人,他也不能不去看看,所以,他现在心里很乱。

楼月卿想了想,轻声道:“容郅,你回去吧!”

容郅一愣,抬眸看着她,蹙了蹙眉:“无忧……”

楼月卿淡淡一笑,目光轻柔的看着他,道:“你是楚国摄政王,如今死了那么多人,还不知道后面会如何,你不能坐视不管,我不想你这样!”

她不愿意他因为她,置楚国百姓生死于不顾,她所爱的男人,有责任,敢担当,不应该这个时候因为她而不顾国事。

容郅闻言,眸色微动,想了想,轻声道:“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楼月卿一愣:“啊?”

容郅将她拉到怀中,坐在自己腿上,捧着她的脸,轻声道:“我不放心你自己在这里,所以,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如今璃国这个局势,他不可能让她自己待在这里,要么,她和他一起回去,要么,他留在这里。

楼月卿闻言,有些无奈:“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她好不容易打定主意回来,如今既然回来了,就不会轻易离开,除非把这里的事情都了结了。

容郅闻言,皱了皱眉:“那孤也不回去!”

“容郅……”

容郅望着她,目光柔和,语重心长的道:“无忧,我首先是你的丈夫,其次才是楚国摄政王,只有你确保无恙,我才能安心,如今璃国的形式你我都明白,不在你身边我是在不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传令给楼奕琛让他去处理,他定能处理妥当,放心吧!”

楼月卿闻言,莞尔,点点头轻声道:“既然如此,那随你吧,毕竟路途遥远,若是大哥能处理妥当,你也能少奔波!”

从酆都回到楚京就要起码六天的时间,这还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再从楚京赶往南疆两日,按照容郅的性子,若真要回去,定然是日夜兼程,如此,她也不愿他这般奔波,就算他受得住,那也伤身。

接下来的日子里,楚国那边不断有消息传来。

只是楼月卿和容郅都没想到,才过了不到十日,事情会演变到容郅不得不回去的地步。

那场洪灾之后,虽然大雨渐渐停了,但是,被淹没的多个地方死亡不断,整整被淹死了两万多人,然而,这还没完,因为死的人太多,尸体成山,又因为来不及处理掉,致使尸体腐烂发臭,引发了瘟疫。

容郅这次,不能不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