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容郅离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消息传来的两个时辰之后,楼月卿将容郅送到了城外。

容郅不舍,依旧不死心的问:“真的不和我回去?”

楼月卿白眼一翻,有些无语:“你已经问了很多次了,没完没了了?”

容郅一副奶妈子架势磨叽道:“记得你答应我的话,等孤走了,什么都不许做,安心在别院等着我来!”

原本他不想把她自己留在这里,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若是伤到她怎么办,可是现在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没办法,只能盼着她能乖一点,不要折腾。

楼月卿:“……知道了!”

容郅又道:“若是出什么事,你也不要插手,能不管就别管,不然……”

楼月卿见他没完没了了,连忙打住他,道:“知道了知道了,你真的越来越啰嗦了,跟个老妈子似的!”

容郅怒:“孤这是不放心你!”竟然把他比作老妈子……

楼月卿没好气道:“我这么大个人了,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啊?”

难道他担心有人会欺负她不成?嘁,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谁还能欺负她啊?

容郅反问:“你觉得你有什么是能让我放心的?”

只要他不看着,一刻都不肯安分,以前在楚国也就算了,她捅破天他也能扛着,可现在这里是璃国,他在还好,可他这次离开不晓得多久才能来,两国路途遥远,这里又隐藏着那样一个残酷的真相,他真的很不放心。

可是带她回去,她不肯是一回事儿,他要快马加鞭赶回去,带着她也不好,耽误行程不说,还会让她累着。

楼月卿一阵心虚:“我……”

容郅冷哼:“我已经让人传消息给萧以恪,想必他会尽快赶回来,在他回来之前,你莫要轻举妄动,不对,就算他回来了,你也不许轻举妄动,有什么事让他去做,孤只相信他!”

反正是兄妹,接触再多都没关系,别的那些惦记过她的,就少接触为好。

萧以恪绝对是不可能伤害她的,至于那些她所谓的父皇和舅舅,那就难说了,虽然他们在乎她,可是,难保不会像上次楚璃交战那样,为了护着她而伤害她。

楼月卿这次很乖:“知道了!”

容郅嘱咐道:“冥夙我就留下来给你了,过几日我再派些人来,他们会随身保护你,你这次乖一点,别任性!”

“知道了!”

“记得给我写信!”

“知道了!”

“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

容郅眉心一跳:“你这一脸敷衍算怎么回事?”

楼月卿:“……”

轻咳两声,她眉眼一弯,一脸诚恳:“你的话我都记着了!”

容郅冷哼,然后,上前一步,将她搂进怀中,附在她耳边闷声道:“还有,记得想我!”

楼月卿嫣然一笑,抬手搂着他的腰,微微颔首:“好!”

纵使再如何不舍,容郅也只能压下,在短暂的静默拥抱之后,放开了她,然后,转身几步,策马离开。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楼月卿面上笑意渐失。

微微转头:“莫离!”

莫离上前一步,轻声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楼月卿淡淡吩咐:“传消息给卉娆,让她去查一下,这次的事情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虽然一切都顺理成章没有任何不妥,可是,她始终不放心。

若是天宅倒也还好,若是人祸……

可就麻烦了。

莫离颔首:“是!”

深深地看了一眼容郅身影消失的前方,好一会儿,楼月卿才淡淡的说:“回吧!”

虽有不舍,可也是没办法,毕竟她不能和他一起回去,也不能将他留在这里。

他们,都有自己推卸不下的责任和使命。

小半个时辰后,马车缓缓进入酆都南城门,楼月卿本打算回别院,可是,她的马车刚进城门,就被拦下了。

马车突然停下,楼月卿不由得疑惑,问:“冥夙,出了何事?”

冥夙的声音传进来:“回禀夫人,是景阳王府的人!”

如今在这里,冥夙在别院中虽然称呼她王妃,可出门在外,为了避免麻烦,便叫她夫人。

楼月卿蹙了蹙眉,想了想,围上面纱,让莫离撩开了帘子,看着外面,马车前面,一匹马一个人。

一个中年男子,楼月卿认得他,他是景阳王的心腹,名叫景鹏。

楼月卿问:“什么事?”

景鹏走过来,站在马车前面,低声道:“王爷有请小姐天然居一见!”

楼月卿挑挑眉,从那日之后,她和景阳王便没有再见面,景阳王只叮嘱她莫要管朝堂上的事情,他们心里有数,她只要安心等着便可。

这突然找她,是有什么事?

虽然好奇,可楼月卿没有再多问,吩咐驾车的冥夙:“去天然居!”

“是!”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马车到天然居门口。

楼月卿不仅围着面纱,还戴上傻帽,这才下车,往天然居里面走去。

依旧是上次那个雅间,景阳王已经在等着她。

走进门,便看到原本挡在中间的屏风已经被挪开,景阳王站在窗台下看着外面,他的旁边,正在咕噜咕噜的煮着沸水,雅间内茶香四溢。

听到门开,他转头看了过来。

看到楼月卿,原本很是冷淡的眼眸顿时温和起来,走了过来。

然后,朝着楼月卿揖手:“臣参见公主殿下!”

楼月卿正拿下纱帽揭开面纱交给莫离,见景阳王如此,忙走过来,扶着景阳王:“舅舅你这又是做什么?”

景阳王笑了笑,道:“礼不可废,陛下曾说,见公主如见陛下,这礼自是不能免的!”

楼月卿有些无奈:“舅舅这样,以后无忧可不敢来见您了!”

景阳王地位尊崇,连萧正霖都免去他的礼数,且不说她如今的地位尴尬,就算她真的恢复了身份,也是受不起景阳王的礼的,毕竟,他是她舅舅,是她的长辈。

景阳王闻言,倒是笑了,摆摆手,朗声道:“罢了罢了,以后舅舅改了便是,如今不说这些,坐吧,舅舅已经烹好了茶!”

楼月卿这才浅浅一笑,和景阳王一起坐了下来。

景阳王亲自给她倒了杯茶,楼月卿接过,抿了一口。

景阳王这才开口问:“楚国摄政王离开了?”

楼月卿愣了愣,随即搁下茶杯,微微点头:“嗯,刚送走!”

景阳王闻言,颔首,叹了一声,道:“从酆都赶到南疆,路途遥远,也是难为他了!”

哪怕是不眠不休日夜兼程,最快也得七八天才能到,如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容郅自然是不可能途中休息,这一路去,怕是难以承受。

楼月卿眸色微动,淡淡一笑,轻声道:“他是楚国的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景阳王不置可否,确实如此。

楼月卿问:“舅舅今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要说?”

景阳王想了想,道:“是有事,不过倒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楚国摄政王今日离开,你独自一人住在别院里舅舅不放心,所以,想让你去景阳王府住着,只有这样,我才能放下心来!”

楼月卿闻言,有些惊讶:“住进景阳王府?”

景阳王颔首,问:“嗯,你意下如何?”

楼月卿讶异过后,想了想,有些迟疑道:“这样……不妥吧?”

景阳王倒是不解了:“有何不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