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夜探皇宫,珂儿救我/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没想到,第二日,景阳王派人送来了一封信,是皇贵妃让景阳王妃带出来给她的,想来皇贵妃已经知道她人在酆都了。

皇贵妃想见她。

虽然直到现在不合适,可是皇贵妃就是想见见她,之前她在楚国,那是没有办法,可如今她既然回来了,皇贵妃自然是等不及了。

楼月卿自然是不可能拒绝的,不过,她没有听从景阳王的建议扮作医女跟景阳王妃进宫,而是自己一个人潜入宫中。

这座宫城,她再熟悉不过了,她又会轻功,所以,不需要那么麻烦。

宫里守卫极其森严,比之楚国皇宫有过之而无不及,若不是她武功高强,定是没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的。

长信殿位于西宫区域,不算偏僻,却也离乾元殿有些距离,不过,倒是很安静。

长信殿不似其他宫殿大量驻守着侍卫,只在宫门口守着四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因为皇贵妃喜静,所以她连服侍的宫女都差不多驱离了,只留了陪嫁的心腹林青,还有四个打扫的宫女,平时这几个宫女不能打扰她,只有林青姑姑陪在她身边。

听说,皇贵妃已经十几年没有出过长信殿了,因为她的意思,萧正霖也下令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打扰皇贵妃静养,否则一律处死,所以,宫里很多人是没有见过她的,然而即便不曾谋面,却也人人皆知这位皇贵妃的地位,所以,忌惮非常,谈及色变。

楼月卿从一路潜到长信殿的时候,就发现了,长信殿内虽然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但是,外面却暗中潜伏着不少暗卫,且极难发觉,可想而知都是武功高强的人。

她就知道,萧正霖不可能放心的不派人来保护。

她并未被那些人发现,毕竟以她的武功,加上对这里的熟知程度,避开那些人是绰绰有余的。

长信殿内很安静,皇贵妃似乎已经睡了,她潜入内殿的时候,只看到林青姑姑守在一旁,皇贵妃已经躺在凤榻上睡着了。

她点了林青姑姑的穴,见林青姑姑昏迷,她才走到凤榻边,十几年没见,如今乍然见到皇贵妃,她一阵心酸。

她记得,她离开的时候,皇贵妃还很年轻,如今十四年过去了,她长大了,皇贵妃老了,虽然保养得好,可是岁月终究在她的容颜上留下了一抹沧桑,头发也有几根白了。

她脸色不太好,十分苍白,即便是睡着了,眉头依然是皱的,显然睡不安稳,楼月卿想了想,给她把了个脉。

没想到,刚碰到皇贵妃的脉搏,皇贵妃就睁开了眼。

她睡得浅,有任何动静都会醒来,何况是有人碰到她。

楼月卿也没想到皇贵妃会那么快醒过来。

皇贵妃很惊讶,她也很无措。

她既然来了,自然是做好了和皇贵妃见面的准备,而不是偷偷看一眼,可是,依旧有些措手不及。

四目相对很久,皇贵妃从迷茫,惊讶,错愕,之后,便是悲喜交加……

她连忙撑起身子,有些吃力,可她却顾不得,讷讷的看着楼月卿的脸,眼底尽是喜色和不可置信,呢喃开口,声音中含着一丝颤抖,小心翼翼:“你是……无忧?”

楼月卿眼底已然湿润,嘴角微扯,咧开了一抹笑容。

“母妃,我回来了!”

楼月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皇贵妃哭成那样,拉着她的手,一直哭,成了泪人。

楼月卿并没有在长信殿待太久,半个时辰就离开了,皇贵妃虽然和不舍,可是毕竟她已经在酆都,且以后有的是聚在一起的机会和时间,便没有让她多留,依依不舍的看着她离开了。

楼月卿离开而长信殿后,并未出宫,而是在宫中逛了一圈,因为熟知这里,所以不怕迷路,也巧妙的避开了宫中明里暗里的守卫。

她去看了景媃生前居住的长生殿,去了太后生前居住的福宁宫,之后,去了长乐宫,见长乐宫守卫森严,她没有靠近,只是在长乐宫外面待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

之后,正要打算出宫离开,可鬼使神差的,她竟走到了乾元殿的附近。

乾元殿的守卫,是宫中最森严的,所以,楼月卿刚靠近,加上有些心不在焉,没有注意隐秘自己,就被潜在乾元殿外的暗卫察觉了。

她正失神着,忽然传来一声厉喝:“什么人?”

楼月卿连忙回过神来,已经有几个暗卫闪身过来,围住了她。

楼月卿正想躲开,可也来不及了,只好在那些人未看到她的脸时,立刻拿出面纱围住脸,刚围好脸,围住她的暗卫已经剑指着她,其中一个应该是暗卫首领,厉声问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潜入宫中?”

楼月卿并未吭声,而是握了握拳,伺机而动。

她并没有武器。

暗卫首领见她不回答,便喝道:“拿下!”

随后,几个暗卫立刻扑过来,剑指着她,楼月卿来不及思索,跃地而起,避开了那些暗卫的围攻,之后,一个反转,落在一旁。

那几个暗卫立刻往这边袭击而来,楼月卿只能和他们交手。

这边的动静很快惊动了驻守的侍卫。

“有刺客!”

声音一出,大批侍卫往这边赶来,乾元殿内外忽然乱了起来,一阵骚动。

周旋片刻,楼月卿打伤一个暗卫,夺了暗卫的剑,这才游刃有余的和他们纠缠,听见越来越靠近这边的动静,楼月卿暗道不好,刚一失神,就被暗卫划了一剑在腰间,痛意蔓延,她却已经顾不得,凝神,内力一震,几个暗卫猝不及防,纷纷退后几步。

楼月卿抓住机会,捂着腰间闪身离开。

暗卫回过神来:“追!”

外面那么大的动静,萧正霖自然是被惊动了。

他正要就寝,就听见外面的骚动,不由得皱眉,叫了一声:“来人!”

吕安匆匆进来。

“陛下……”

萧正霖面色不悦的问:“外面怎么如此大的动静?出什么事了?”

吕安忙道:“启禀陛下,仿佛是……有刺客!”

他一直守在寝殿外,外面的情况也不甚清楚。

萧正霖闻言,面色微变,眯了眯眼,刺客?

真是稀奇,他这宫里,很多年没有人敢来送死了。

“让周定进来!”

“是!”

吕安匆匆离去,片刻后,带着羽林军统领周定进来。

“臣参见陛下!”

语气恭敬有余。

萧正霖淡声问:“怎么回事?哪来的刺客?”

周定如实道:“启禀陛下,臣也不甚清楚,只知闯入一个女刺客,黑龙盾已经去追!”

萧正霖闻言,面色一怔,随即眯眼:“女刺客?”

楼月卿原本想要出宫,可是受了伤,且她感觉到隐隐有寒毒发作的征兆,加上宫中已经乱了,到处都在搜查,整个皇宫已经被封锁起来,她身后又有暗卫追着,她只好打消出宫的念头。

长信殿是不能去的,她不仅要躲开追查,寒毒将要发作,加上身上有伤,她不能让皇贵妃知晓,不想她担心。

所以,她去了兰陵殿。

萧允珂原本不在宫里的,她上次在宫中住了几日,之后就出宫回公主府了,可是这几天皇贵妃病了,她不放心,就进宫了,日日都去皇贵妃那里陪着皇贵妃,她也懂医术,不比宫中太医差,虽不能让皇贵妃好起来,可是日日为皇贵妃针灸,还是减少一些痛楚的。

正要休息,便听到外面传来一些骚动声,似乎正在搜什么。

正要出去看看出什么事了,刚踏出寝殿的门,寝殿的屏风后面窗台那里传来一阵声响,她立刻蹙了蹙眉,提起一颗心,转身,走过去一探究竟。

刚靠近屏风,就听到里面有吸气声,还有一股血腥味,且空气忽然冷凝起来……

她面色微变,眯了眯眼,立刻几步上前,绕过屏风,便看到一个身影缩在那里,一身白衣血迹斑斑,脸上围着面纱看不清长相,露在面纱外的眼睛紧闭,眉头紧拧,眉毛上,凝结起一片白霜。

萧允珂只觉自己仿佛坠入了寒冬……

萧允珂眯了眯眼,冷声问:“你是什么人?”

楼月卿没吭声,紧闭着眼,眉头依旧紧拧,身子微微发颤。

萧允珂见她没有吭声,又是这个模样,便知道她怕是伤得很厉害,且不知怎的全身发寒,便上前两步,一把揭开了挡着脸的面纱。

一张熟悉的脸落入眼中,萧允珂一愣:“皇姐……”

然而,只是一刹那,萧允珂便笃定道:“不,你不是她!”

楼月卿这时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牙关紧咬,眉头紧拧,全身一直哆嗦。

即便是这般狼狈,萧允珂还是从这双熟悉眼眸中,捕捉到一抹坚毅,虽然长得难以分辨,眉眼相似,可是,这样的眼神和长乐是截然不同的。

她记得,有一个人……

萧允珂几乎是笃定的语气道:“你是楼月卿!”

笃定中,还有一丝不可思议。

楼月卿为何会出现在璃国,还在宫里。

这时,素心从外面匆匆走进来。

“公主,出事了!”

萧允珂压下心头的诧异和不解,立刻站起来,走出屏风,看着素心:“出什么事了?”

素心面色凝重道:“宫中闯入刺客……”

萧允珂还没等素心说完,面色一变:“刺客?”

素心急忙道:“是啊,方才有刺客潜入宫中,似要刺杀陛下,被黑龙盾发现,黑龙盾追踪到此,刺客便不见踪影,如今他们在外求见公主,问可有刺客闯入?”

闻言,萧允珂了然,转头看着被屏风挡着的楼月卿,眯了眯眼:“你是刺客?”

楼月卿想说什么,可是全身冷得没有什么力气,还没丧失意识也都是强撑的,所以根本说不出来。

素心见萧允珂对着屏风里说话,她有些不解,这才注意到殿内有很大的血腥味,且不知为何变得很冷,面色一惊:“公主,刺客真的在这里?”

她正要过去一探究竟,萧允珂扫了一眼过来,她只好顿足。

萧允珂想了想,淡淡的说:“素心,你先出去,告诉外面的人,我这里没有刺客!”

素心闻言,大惊:“公主!”

这可是刺杀陛下的刺客,公主这样,可是窝藏刺客,就算陛下再如何宠她,怕也会生气。

萧允珂淡淡的说:“按照本宫说的做,谁敢质疑,让他去皇叔那里请旨再来搜宫!”

素心只好颔首领命:“是!”

素心退下后,萧允珂这才靠近楼月卿,缓缓蹲下。

正要开口:“你……”

楼月卿双眸迷离的望着她,嘴唇微动,一道微弱的声音落入萧允珂的耳中:“珂儿……”

萧允珂一愣,随后面色一变,有些惊讶和不解的看着她:“你叫我什么?”

楼月卿本就是强撑着才没有昏迷过去,如今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意识渐散,视线也慢慢模糊起来,昏迷之前,她嘴角微动,似在说什么。

虽然声音很小,也不清晰,可是萧允珂还是听清楚了。

“珂儿……救我……”

萧允珂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楼月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