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全部夺回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楚国的时候,她曾经给楼月卿诊脉,就发现了楼月卿身体不好,只是具体如何不甚清楚,当时她又不知道她们的关系,自然是不愿多管,可是如今,她知晓了一切,便不能不管。

她的医术不是很好,只是小时候跟着皇祖母学了一些,后来又自己研究了一些,但并未专门去学,医术不比那些太医高多少,只诊断得出她体弱,身子曾被寒气所伤,犹如油尽灯枯那般,昨夜若不是正巧她的寒毒发作,自己也不敢断定那是寒毒。

萧允珂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流落在外,还染了一身病痛,既然她才是真正的萧璃玥,那长乐又是怎么回事?

楼月卿呆愣片刻,随即苦苦一笑:“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萧允珂讷讷的看着她,一脸顿惑:“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当年出事的时候,她还小,根本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只知道因为一场天灾,皇叔下令让舅舅把姐姐送走,她本想想和姐姐一起走,可是舅舅不让,她以为姐姐很快就回来的,可是没过几天,不归崖的事情传回,他们都说姐姐生死不明,因为姐姐的事情,皇祖母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不到三个月就殁了,且死不瞑目,皇叔派人大肆寻找姐姐,终于在将近一年后,姐姐被找回来,可是,却不再是她熟悉的姐姐。

她只以为姐姐是失忆了所以才性情大变,却从未想过,原来不是失忆,也不是性情大变,而是鱼目混珠!

而她的姐姐,这么多年流落在外,如今回来,却满身病痛,满眼沧桑。

曾经那双灵动清澈的眼眸,不复存在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目光幽幽的看着前方,苦笑道:“对于我来说,能活着已经不易,怎么还敢奢求健康无虞?”

没有葬身冰湖底,已经是她最大的幸运。

闻言,萧允珂心底倏然一抽:“姐姐……”

见萧允珂一脸心疼,楼月卿嘴角微扯,淡淡一笑,伸手握着萧允珂的手,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轻声道:“好了,你也不用担心我,我虽然身子不好,可这么多年我都好好的,如今也不会出事,只是偶尔不舒服些,可都不打紧的!”

她不愿萧以恪和皇贵妃他们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就是怕他们担心不忍,可是萧允珂已经知道了,既然瞒不住了,她只能宽慰她。

萧允珂一脸紧张担忧:“可是寒毒……那可是……”

她虽然不是很了解,可也知道寒毒非同小可,寒气入体,可为寒疾寒症,那都是轻的,称之为毒,可想而知多严重。

她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难以接受。

楼月卿打断她的话:“相信姐姐,姐姐不会骗你的,我真的没事!”

萧允珂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迎上楼月卿坦然坚定的眼神,她只好点点头,想起什么,凝声问道:“那你心里有什么打算?你这次回来,是要……”

报仇?

楼月卿眸色一凛,眯了眯眼,眸间划过一抹寒意,抿唇沉声道:“我曾失去的东西,我要全部夺回来!”

萧允珂愣了愣,随即想起什么,一脸困惑不解的问:“那长乐……到底是谁?为什么她和你长得那么像,身上的痕迹也如出一辙,她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因为楼月卿自己亲口说,说出了小时候的事情,她真的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既然眼前这个才是真的,那长乐是怎么回事,那长相,那些身上的痕迹,又怎么解释?

究竟是谁,策划这样一场阴谋?

楼月卿并没有回答萧允珂的话,而是问:“你还记得她是谁找回来的么?”

萧允珂闻言,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面色倏然大变:“是……汤家!”

她记得的,当年,皇叔派了大量的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是找了差不多一年都没有任何消息,后来,据说是汤家的人发现了一个和姐姐一模一样的小姑娘正在流浪,带了回来,皇叔见过之后,也说了那就是姐姐,当时自然是没有人会怀疑,她当时也还小,自然不可能怀疑,只知道姐姐失忆了,整个人都变了。

这些年她和长乐不是很亲近,长乐和汤卉亲近,如若不是看在血缘份上,她根本不会管长乐。

而如今,萧允珂总算明白为什么长乐会认贼做母亲近汤卉了,原来她不过是汤卉弄出来顶替姐姐的,而当年的事情,都是汤卉的阴谋。

楼月卿目光柔和的望着萧允珂,轻声道:“珂儿,听姐姐的话,这些事情你就当做不知道,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也都不要管,姐姐不希望你牵扯进来!”

“可是……”

楼月卿打断她的话:“没有可是!”

萧允珂咬着唇畔,讷讷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瞳孔微红,望着萧允珂,嘴角微扯,哑声道:“你可知道,这些年我无数次庆幸,还好当年舅舅没有让你和我一起去蜀地,否则,你必死无疑,所以,你一定不可以牵扯进来,一定要置身……”

闻言,萧允珂瞳孔一缩,面色有些难看,厉声打断了楼月卿的话:“姐姐!”

楼月卿声音一顿,蹙了蹙眉,看着她。

萧允珂很不赞同的看着楼月卿,眸色有些凌厉,沉声道:“你这说的什么话?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管?这么多年,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受了多少苦,如今你终于回来了,你却让我不关你的事?我是你妹妹,不是无关紧要的人,怎么可能真的置身事外?”

“珂儿……”

萧允珂不想再听她说这些话,打断了她,站起来,抹去泪痕,吸了吸鼻子,压下情绪,淡淡的说:“好了,你现在先别说这些话了,你伤势未愈,先休息吧,我出去吩咐他们准备晚膳!”

说完,不等楼月卿说什么,转身走向殿门口,离开了寝殿。

楼月卿看着萧允珂急急忙忙离开寝殿,眸色微凝。

珂儿,你不懂,不懂姐姐藏在心底的恐惧……

第二日,兰陵殿来了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