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慎找了萧允珂几个时辰,如今本就是大雨过后,又是深夜,自然是弄的一身狼藉满脸疲惫,他也顾不上换掉身上又湿又脏的衣袍,直接过来了。

看到楼月卿,他很是惊讶,待看到萧允珂没什么事之后,他放下心来,才问楼月卿的情况:“回来多久了?”

楼月卿如实回答:“两个月了!”

闻言,萧以慎一愣,错愕片刻,拧眉不悦的问:“你回来两个月了竟然也不让我知道?”

楼月卿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所以,耷拉着头不敢吱声。

萧以慎见她不吱声,皱眉:“怎么不说话?”

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没敢看萧以慎,压着声音道:“心虚!”

萧以慎:“……”

萧以慎嘴角微抽,有些无语,不过还是问清楚:“是因为萧以怀被立为太子的事情?”

楼月卿想了想,颔首:“算是吧!”

萧以慎:“什么叫算是?”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楼月卿立马道:“是!”

萧以慎点了点头,不过没有说话,而是缓缓走到一旁坐下,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随后放下杯子,面色有些凝重,紧抿着唇。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淡淡的道:“这件事情我已经问过舅舅了,他们有自己的打算,萧以怀不可能登基,你别担心!”

楼月卿坐在萧以慎对面,莞尔,颔首:“我都知道了!”

萧以慎豁然抬眸看着她,眯了眯眼。

楼月卿轻声道:“我回来的途中见过二哥了,也去见过舅舅了,所以这些我都知道了!”

闻言,萧以慎有些诧异,想起什么,歪着头看着楼月卿:“所以,之前据说和尉迟晟闹得沸沸扬扬的女人,还有前些日子夜闯宫中的刺客就是你?”

楼月卿颔首:“嗯!”

萧以慎哑然失笑,十分无奈:“你啊,真是能闹腾!”

楼月卿轻咳两声,摸了摸鼻子。

萧以慎恍然惊觉什么,忽然问道:“你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楼月卿见萧以慎似乎有些不高兴,忙解释道:“不是,是容郅送我回来的,不过前段时间不是南疆爆发了洪灾和瘟疫么,他回去处理了!”

萧以慎闻言,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晦暗不明,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

容昕在南疆,那里的动静他一直都清清楚楚,若不是知道容昕很好,他哪里还坐得住?

楼月卿见萧以慎如此这般模样,深思之下,便猜到到了萧以慎在想什么,犹豫片刻,问:“六哥还没放下昕儿?”

萧以慎面色有些复杂,垂眸,没有说话。

放下二字,说得轻巧,谈何容易。

这一生,都不可能了。

楼月卿叹了一声,轻声道:“事已至此,六哥也该放下了,昕儿现在已经嫁了人,裴沂会对她很好,她或许心中还有你,可是照此下去,她终会接纳裴沂,这是她的选择,你们这一生都不可能了,六哥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

萧以慎面色恍惚,并未说话。

“六哥……”

楼月卿正打算继续劝说,萧以慎忽然抬眸看着她,淡淡开口打断了她:“无忧!”

楼月卿一愣。

萧以慎站了起来,温声道:“这些事情我不想再提了,你也别说了,珂儿先留在你这里,我先去撤回找她的人!”

楼月卿只好作罢,站起来,颔首:“也好,你去吧!”

萧以慎刚走两步,想起什么,停下来,转过身道:“她的事情想来你应该也知道一些了,你劝劝她吧,杨弋不值得她这样折磨自己,你的话她或许会听!”

楼月卿沉吟片刻,颔首,转而一想,拧眉问:“杨弋伤势如何?”

萧以慎眼底冷芒划过,抿唇道:“死不了!”

说完,他面色稍缓对楼月卿道:“我先走了!”

“嗯!”

萧以慎走后,楼月卿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走回屏风内,见萧允珂还在昏迷着,她转身走到一边的美人榻上,躺下休息。

睡了不知道多久,她迷迷糊糊醒来,便看到萧允珂已经醒了,正站在窗台下看着外面,一动不动,身上就穿着她亲手换的那套薄纱裙,背影被夜色笼罩着,单薄,纤瘦,犹如一座雕塑。

楼月卿忙起来,随手拿起一旁的桌上搁着的衣服走过去,给萧允珂披上。

她刚淋了雨感了风寒,不能受凉。

萧允珂似在失神想着什么,楼月卿刚把衣服披到她身上,她身子一颤,猛然回神,忙回头看来,看到楼月卿,她愣了愣,随即恢复如常。

忙拢着楼月卿给她披上的衣服,莞尔,问:“姐姐,我吵醒你了?”

楼月卿摇头淡笑,轻声道:“没有,我自己醒的!”

萧允珂微抿着唇畔,轻声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记得她起码出了城,下了大雨,她淋了雨之后就昏迷了。

楼月卿如实道:“我一路追着你出城,把你带回来的!”

萧允珂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

楼月卿见她这样,也没多问,只是沉吟片刻,告诉了她外面的情况:“你策马出城之后不久,宫里和平南王府景阳王府都派了大量人马到处找你,找不到你,六哥又气又急,去天牢重伤了杨弋!”

萧允珂闻言,本来平静的脸色一变:“什么?那……杨弋现在怎么样?”

楼月卿如实道:“没死,不过伤的很重,怕是要养好些日子,而且他现在还在天牢,宫里只派了太医去照料,没有放他回府养伤的意思!”

萧允珂闻言,缓了口气,呢喃道:“没死就好!”

至于放不放他回家养伤,其实她不在乎。

她只是不想他死而已,他重伤也好,残废也好,她不在乎。

楼月卿一直注意着萧允珂的神情,见她因为听到杨弋没死松了口气,加上之前种种,便都明白轲,不由得拧眉沉声道:“其实你始终放不下他,既然如此,为何不给自己一次机会呢?只要你想要,没有人可以阻拦你,杨弋的心里也有你……”

她话没说完,萧允珂就打断了她:“不可能的!”

楼月卿愣了愣。

萧允珂说的铿锵坚决:“我跟他,永远不可能!”

------题外话------

各位美人,给大家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

《山里汉的小农妻》

穿越到古代农村,破屋烂墙,没爹没娘,一文不名,手中没粮,还有一大群想算计她的渣亲。

沈若兰抑郁了,哎!抓一手烂牌,怎么办?

凉拌肯定是不成了,只能白手起家。

于是,盖大棚、养家禽、挖鱼塘、卖秘方,牟足劲儿,终于把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火炭儿红,把渣亲们虐得丢盔弃甲,哭爹喊妈。

沈姑娘出名了,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要把门槛踏破了,正琢磨着选谁好呢,某个没节操的男人半夜三更找上门了。

“兰儿啊,你说咱俩都睡过了,你还琢磨着嫁别人,是不是不想负责了?”

沈若兰轻哂一声:“你说睡过就睡过了?证据呢?”

男人慢悠悠的回答,“证据嘛,我留你肚子里了,九个月后就能看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