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了然,点点头,又问:“那苏姑娘没什么事吧?”

萧以恪思索片刻,道:“她没事!”

人是没什么大事儿的,只不过这几个月在江湖上折腾,惹了不少事,如果不是自己会武功,不知道被砍成几块了。

楼月卿点了点头,又问:“那二哥打算什么时候娶她?”

萧以恪愣了愣,沉默片刻,没回答,而是微微别过头去,有些不自在的道:“小丫头片子,管这么多作甚?”

楼月卿一听,不乐意了:“我才不是小丫头片子呢,我都成亲了!”说着,她一脸嫌弃的看着萧以恪,没好气道:“二哥你都快三十了还没成亲,有脸说我?”

萧以恪一听,一脸尴尬,黑着一张脸:“胡说八道,二哥也就二十七都不到,哪里快三十了?”

楼月卿无语的摊摊手,那不都一样吗?

看着萧以恪这一脸憋闷,楼月卿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絮叨道:“话说,苏姑娘都追着你跑了这么多年了,你也该给人家一个交代了,而且,你早日成婚,母妃也能开心开心,再说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亲了……”

萧以恪:“……”

……

因为萧正霖的寿辰将至,这几日,酆都很热闹,虽然萧正霖下旨寿宴不需要太铺张,可毕竟是一国帝王的寿辰,再如何节俭低调,都难免一番热闹,这不,镇守各地的将领藩王能回京的都在寿宴前几日回来了,不能回来的,也都派人送回寿礼,所以,临近寿宴,酆都一片喧嚣,络绎不绝。

与街上的喧嚣热闹截然不同,楼月卿的别院里,阵阵悠扬柔缓的音律缓缓响起,时而婉转低沉,时而激荡回旋,充满了哀伤之感。

她心情不太好,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从她的琴音中,再加上对她的了解,莫离很肯定,她有心事。

只是,她不想说,莫离也不敢多问,不过隐隐猜得出来她是为了什么,毕竟明日就是萧正霖的大寿了。

过了明日,她们就要回楚国了,楼月卿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

冥夙从前院走来,见楼月卿正在抚琴,便附在莫离旁边低语了一番,莫离蹙了蹙眉,正想说什么,楼月卿有些清冷的声音夹杂在琴音中传了就过来。

“有什么事就过来说,别在那边嘀咕!”

冥夙摸了摸鼻子,只好走到她面前,低声禀报:“启禀王妃,方才尉迟右相派人传来消息,说镇国公杨峥已经回京,昨夜已经和萧以怀见面达成共识!”

闻言,楼月卿蓦然停下动作,琴声戛然而止,她蹙了蹙眉,抬眸看着冥夙:“杨峥回京了?”

冥夙低声道:“是,说是回来为璃国陛下祝寿,明面上是今日抵达,可昨夜他就已经悄然进城,和萧以怀见了面,如今人在宫中觐见!”

楼月卿眸色微深,凝视着眼前,静默片刻,才淡淡的道:“知道了!”

其实,就算萧以怀拉拢了杨家,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一切都在她父皇和舅舅的算计掌控之内,萧以怀翻不出什么大浪,只是,就是不知道杨峥的选择,是因为杨弋而心有不甘,还是父皇授意,若是前者,杨家这一次怕是完了。

璃国七大门阀世族,杨家名列在内,家族底蕴深厚,功在社稷,屹立朝堂数十年,虽地位远不及汤家和景阳王府,可是,那也是树大根深,若当真是前者,怕是也是一场血流成河啊。

望着外面的天色,眸色微凝,片刻,她淡淡吩咐冥夙:“准备马车,我想出去看看!”

想来这几日酆都很热闹,她好些日子没有出去过了,后天就要走了,也该出去走走看看了。

冥夙领命:“是!”

冥夙动作很快,不消一刻钟,马车就停在别院门口了,楼月卿换了身月白色长裙,围着面纱,和莫离一起上了马车,冥夙这才驾车离开别院门口。

酆都作为璃国都城,本就是极度繁华热闹的城池,明日便是萧正霖的大寿,自然是盛况比之平时更甚,这不,街道上都比平时拥挤不少。

楼月卿的马车自然是不好走,所以,只能让冥夙驾车到空旷的地方停着,自己则是和莫离一起走在拥挤的街道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