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寿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塬点到为止,没有继续往下说,可是他的提醒汤卉岂会不明白?

她的儿子,不止萧以怀一个,还有一个萧以恂,若是萧正霖容不下萧以怀,又如何能容得下也是她生的同样流着一半汤氏血液的萧以恂?

萧正霖对这个儿子,虽说不至于像对萧以怀那样厌恶冷淡,可是,也从不上心,以至于萧以恂长这么大,身子羸弱,一直在骊山行宫住着养病,萧正霖也从不曾过问,甚至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怕是萧以恂长什么样,他都不记得了。

如若真的有一日她和汤氏不保,萧以怀肯定是必死无疑,萧以恂怕是也……

难逃此劫!

可是,为了这场大戏,她苦苦谋划,隐忍了二十年,这么多年行尸走肉苦苦煎熬着才等到今日,如今想让她放弃?

怎么可能!

拧眉思索片刻,汤卉才抿唇淡声道:“本宫自有法子将他置身事外,不会让他牵涉其中!”

卫塬一愣,正要说什么,汤卉又冷笑道:“何况,好戏还没开始呢,谁知道以后会如何?”

仗还没打,怎可事先长他人志气?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不可能停下,曾经的耻辱和心痛,她永志不忘,必当加倍奉还!

只要能够得偿所愿,哪怕泯灭人性,丧尽天良,抑或是不得好死,也没关系。

卫塬眸色微动,垂眸,面色恭谨,低声道:“娘娘心里有数就好!”

汤卉冷眸一扫,看了一眼卫塬,随即走到贵妃榻上坐下,面无表情,有些不悦的看着卫塬淡淡的道:“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管,你只需要按照本宫的意思做你该做的就是,其他的,还轮不到你来担心!”

卫塬面色一僵,恭恭敬敬的低着头垂着眸,低声道:“是!”

汤卉眸色一凛,沉声道:“明日的事,若有任何差错,你也不必再回来见本宫了!”

卫塬闻言,立刻诚惶诚恐的单膝跪下,一手,语气铿锵道:“娘娘放心,属下定当不让娘娘失望!”

“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话落,黑影一闪,殿内只剩下汤卉。

汤卉微微靠着贵妃榻,单手支头,凤眸微闭,一副慵懒的样子闭目养神。

第二日,是五月二十五日,萧正霖的五十岁大寿,宫中午时有一场宫宴,所以一大早,宫里宫外就已经忙碌起来。

虽然萧正霖不喜欢太过铺张,可是,毕竟是帝王大寿,且是萧以怀亲自操办打算讨萧正霖欢心的,自然是不可能低调,所以,从即日前开始,宫中就已经开始张灯结彩,到处一片喜庆,折腾得好像天子娶亲似的,宫宴是在光明大殿前面最空旷的紫荆广场举行的,才刚巳时,参见宫宴的官员及家眷就已经陆续进宫,为了保证寿宴不出现任何意外,负责寿宴一切事宜的萧以怀多加派了宫门和紫荆广场的守卫,不让人随意进出,几乎把宫宴和外面隔得密不通风。

午时还没到,宫宴上就已经坐满了人,从来自于全国各地赶回来的封疆大臣藩王守将,到朝中的文武百官,从皇室中皇子公主们和宫妃命妇,到各大家族的女眷千金等等,只要有资格参加寿宴的都来了,几乎坐满了整个广场的席位。

即将开宴时,萧正霖和汤卉领着几个妃子和皇子公主浩浩荡荡的来,所有人纷纷起身,待萧正霖走上阶梯后,所有人都离开席位,到宴席中间的空地上,跪下行礼,恭恭敬敬的三呼万岁。

萧正霖被如妃搀扶着坐上了首位龙椅上,这才摆摆手,淡淡的道了一声平身,然后不咸不淡的道:“既是宴席,大家就随意些,不必拘着,都坐下吧!”

他声音不大,自然不可能大家都听得见,所以在一旁的吕安闻言,立刻一挥拂尘,扬声道:“坐!”

大家纷纷入座,之后,便是宫宴不变的节目,歌舞!

丝竹管弦的乐声响起,一群舞女纷纷入场,在宴席中间的高台上摆弄舞姿载歌载舞,整个宫宴一副歌舞升平之态。

萧正霖扫了一眼下面的席位,才发现,皇子席位的首位空荡荡的,不由得剑眉一拧:“太子人呢?”

汤丞相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启禀陛下,太子殿下开宴前便离开了,说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很快就回来,望陛下恕罪!”

萧正霖闻言,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想要收回目光时,余光扫到另一边的官员席位上,百官之首的位置也是空空如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