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觐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怀立刻垂眸揖手道:“启奏父皇,儿臣开宴前收到属下禀报,有敌国细作混入酆都,且有朝中重臣通敌叛国,与细作里应外合意图对朝廷不利,儿臣便率军围捕,已将细作与叛贼一并抓获,特来回禀父皇,还请父皇恕罪!”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而能听得出萧以怀言下之意所指之人的,皆脸色大变,纷纷看着他。

萧正霖也眸色一眯,面上情绪难辨,淡淡的问:“你说什么?”

萧以怀如今一心立功,自然是没有心思听着萧正霖的语气揣摩他的意思,更察觉不出萧正霖如今的不悦,重复道:“儿臣方才率兵抓捕了楚国细作和朝中通敌叛国之贼人,如今人就在外面!”

闻言,萧正霖面色一片冷然,忽然转头,看着一旁坐在皇后凤座上的汤卉,只见汤卉一身华丽凤袍正襟危坐,嘴角微勾,不卑不亢的与他对视。

萧正霖声音不大,只有旁边的几个人听得清楚,但是,却蕴含着无尽的冷意:“是你?”

汤卉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陛下喜欢么?”

萧正霖脸色极其阴沉,淡淡的说:“朕等一下再与你算账!”

说完,他转头看着下面的太子,正好景阳王和萧以恪等人都看着他,面色担忧。

他示意他们稍安勿躁,才看着下面的萧以怀,淡淡的说:“这都是朝政之事,如今是朕的寿宴,朝中之事寿宴结束后再议,你先把人带下去安置好,容后再议!”

萧以怀闻言,面色一变:“可是父皇……”

萧正霖面色一沉,眼底划过一丝冷芒,十分摄人,令周围的人皆察觉一股危险笼罩,他冷声问:“怎么?朕的话,你想忤逆?”

在场之人皆知,萧正霖是个喜怒不定的主,根本没有人摸得透他的性子,但是,再如何摸不透,也能看得出来如今这位陛下动怒了,所以,个个都低着头,不敢看,也不敢吭声,以免被陛下怒火波及。

萧以怀再如何急功近利,也不敢这样忤逆萧正霖惹萧正霖震怒,忙道:“儿臣不敢,儿臣这就……”

萧以怀话没说完,汤卉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陛下!”

开宴以来,汤卉都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她突然开口,自然引来大家的注目。

萧正霖也转头看着她,剑眉微蹙,不怒自威。

萧正霖特意压低了声音,所以声音不大,可是汤卉却听得清楚,且也能听得出萧正霖此刻的极度不悦:“你想做什么?”

萧正霖语气中暗含的警告,汤卉岂会听不出来,但她无畏无惧,不卑不亢的与萧正霖对视,勾了勾红唇,笑着道:“陛下,既是太子一番苦心抓捕的贼人,何不让太子把人带上来,正好百官都在,想必大家都想知道,究竟是谁胆大包天竟敢通敌叛国,还有那细作,是个什么样的人……”

声音不大不小,远处的人自是听不见,可是近处的宫妃皇子,甚至靠近他们这边的文武大臣都听得很清楚。

萧正霖目光阴沉的看着汤卉,片刻,淡淡的说:“此乃朝政大事,容后再议,太子,此事你莫要再管了,恪儿……”

萧正霖正好想把这件事情交给萧以恪,借此大事化小,再从长计议,可是,刚叫萧以恪,汤卉又打断了他的话。

“陛下,兹事体大,既然太子已经把人都带来了,文武百官也都在席间,择日不如撞日,就不必再容后了!”

萧正霖目露杀机的看着汤卉:“皇后……”

语气缓慢,声音淡淡,警告之意难掩。

这时,下面文臣之首的汤丞相站了起来,走到萧以怀所占的高台上,揖手沉声道:“陛下,皇后娘娘所言在理,既然太子殿下已经把人带进宫了,不如就趁着今日大家都在,把人带上来,如今文武百官皆在,唯有右相尉迟晟缺席,通敌叛国之人呼之欲出,然臣等不知,是尉迟晟一人通敌叛国,还是……”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景阳王等人的所在位置,才微低着头,继续道:“还请陛下准许太子将叛国之贼与那楚国细作一同带上来,询问清楚!”

汤丞相语毕,有好些个朝中大臣也纷纷站起来,附议。

要知道,尉迟晟初来酆都不过数年,却已经位极人臣,且还是景阳王府的女婿,对他意欲除之而后快的人比比皆是,特别是汤氏党羽,更是对其恨之入骨。

如今有此机会,自然是不肯放过。

若是能以此事对付景阳王府,哪怕不能扳倒景阳王府,起码可以重创,毕竟,景阳王府极其受陛下的信任,故而重创景阳王府的机会十分难得。

萧正霖脸色阴冷的厉害,静静地看着下面的人,眸色凛然,令人琢磨不透,置于膝盖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虽无声,却富有节奏。

旁人不知,可是,伺候他多年的吕安,却很了解,陛下这个动作,怕是已经动了杀机,且是血流成河之兆……

怕是下面的那些人……

这时,禁军统领程召匆匆进来,疾步走上高台,面色有些诡异。

只见他覆在萧以怀耳边说着什么,萧以怀随之脸色也有些古怪。

不过,很快,他看上来,对萧正霖恭声道:“启禀父皇,那名楚国细作请求上来觐见,还请父皇准许!”

萧正霖脸色微变。

汤卉适时意味深长的开口道:“陛下,既然如此,陛下可推脱不得了!”

萧正霖蹙了蹙眉,当夜顾不得理会汤卉了,他神色迟疑仍有犹豫,然而,最终还是无法,只能淡淡的吩咐:“把人……带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