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掌掴汤卉/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自从被关进来后,站了一会儿,便整个人缩在木板床上,抱着膝盖,下巴埋在膝盖上,静静的坐在那里,她没有吵闹,外面的人也没有进来过,直到夕阳从上面的通风口斜射进来的时候,终于有人进来了,不过是送饭的。

送晚饭进来的人,是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男子,玄衣软甲,看起来有些凛然高大,他带着几个玄衣暗卫提着食盒进来。

楼月卿记得,今日萧正霖就是吩咐他和周定一同看守他,他叫蒙轶,是黑龙盾的首领。

蒙轶进来后,有些恭敬的朝他揖了揖手,但是没有称呼,便吩咐身后的手下将饭菜放在桌上。

送来的晚膳不是给犯人吃的,因为很丰盛,好几个菜,还有汤和点心,且大多是她小时候爱吃的。

待饭菜放好后,他吩咐手下退出去,才朝着楼月卿拜手稽首,低声道:“姑娘若是有什么要求,只管吩咐,我等就在外面!”

楼月卿恍然一愣,抬眸看着蒙轶,眸色微凝,看着蒙轶好一会儿,她才淡淡的问:“这是谁吩咐的?”

蒙轶头低了低,垂眸不语。

楼月卿见他不说,也不逼问,只是问了别的:“我的手下和尉迟晟呢?”

蒙轶回话道:“他们都在其他地方,由瑾王殿下负责!”

楼月卿闻言,算是彻底放心了,她知道,在萧以恪手里,他们便不会有任何不妥。

垂眸沉默片刻,她淡淡的道:“我没有什么要求,你出去吧!”

蒙轶闻言,便只能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但是并没有锁,显然,若是她想要出去,他们应该不会拦着。

楼月卿看着不远处的桌上的一桌饭菜,凝视片刻,她才缓缓起身,走到桌边,坐下,端过米饭,缓缓吃了起来。

她慢条斯理动作优雅的模样,和这牢房的环境格格不入,半点不见狼狈。

她虽然没什么胃口,可是还是吃了点,虽然食不知味,可是起码她没有虐待自己的想法,自然不会让自己饿着。

约莫半个时辰后,蒙轶带人进来把东西撤走,见她就只吃了一点点,看了她一下,不过没说什么,便退了出去。

蒙轶离开后不久,牢房外来了两个穿着黑衣英姿飒爽的女子,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站在外面,无声无息的守着她。

楼月卿并不在意,直接抱着膝盖坐在那里,头埋在膝盖上,睡觉。

……

今日的寿宴因为楼月卿的出现不得不提前结束,然而,今日寿宴上的突发事件,在整个皇宫内外,乃至于整个酆都,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想必不出几日,就天下皆知了。

楚国摄政王妃竟然自称长乐公主,且两人几乎一个样,陛下又未曾否认,如今楚国摄政王妃被关押大牢严加看守,而长乐公主也被关在长乐宫严加看守,陛下避不见人,文武百官纷纷跪在乾元殿外求见萧正霖询问此事,可是,萧正霖自从寿宴结束后就回了乾元殿,再也没有出来。

就连景阳王和萧以恪他们求见,萧正霖也都没有见他们,只让人拦在外面,谁来都不见,不仅如此,他们想去大理寺监牢看看楼月卿,也被拦着,周定和蒙轶都是萧正霖最信任的心腹,都一起带着大量人马守在那里,若是没有现在萧正霖的允许,谁也进不去,哪怕他们武功很高,面对这么多武功高强的黑龙盾暗卫,怕也闯不进去。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先行出宫,回去想办法。

而那些官员也都只能出宫,明日再来。

此事非同小可,如若没有一个合理交代,不仅是朝中文武百官,整个璃国都会大乱。

萧正霖已经十几年没有踏进未央宫了,自从当年那件事后,他就再没有踏足未央宫,对于汤卉,虽然给足了她皇后的尊荣,可是,却极不情愿见到她,除了不得已的场合,还有汤卉偶尔来求见他,其余时间,他们几乎不会见到,一年下来,见面的次数不到十次。

萧正霖很恨这个女人,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他不能杀她,也不会杀她,可这是在汤卉不会触及他的底线的前提下,而今日的事情,已经触及他的底线!

未央宫的宫人见萧正霖出现在未央宫,自然是个个都惊得不行,慌慌张张的行礼,宫人太监跪了一地,萧正霖不予理会,直接大步走进未央宫大殿,脸色犹如深冬的冰霜,冷得摄人。

汤卉早就料到萧正霖会来,所以,一直在等着他,看到他冷着一张脸走进来,目光阴鸷凌厉的看着他,杀气腾腾的样子,她挑挑眉,坐直了身子,随后慢条斯理的站起来,缓缓上前两步,屈膝行礼,声音缓慢淡定:“臣妾参见陛下!”

萧正霖眯了眯眼,冷冷的看着她,嘴唇紧抿,双拳紧握成拳,没有上前,也没有说话让她平身,只是目光阴鸷的看着她。

他没有让她起来,汤卉也就一直维持着行礼的姿势,稳稳地半蹲着,垂眸敛目,嘴角噙着一抹浅微的笑意。

对于他的怒意,她并无畏惧。

见她面容淡定无所畏惧的样子,萧正霖只觉刺眼,他提步走到汤卉面前,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不卑不吭不骄不躁的样子,他眸子倏然一眯,伸手,掐着汤卉的下巴,缓缓抬起。

汤卉的脸被掐着抬了起来,她面无惧色,眼帘微敛,与萧正霖对视着,眼底一片坦然无惧,然而,她的这幅样子,令萧正霖怒意更甚。

松开她的下巴,然后“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甩在她的脸上,耳光声响彻整个大殿。

萧正霖力气很大,汤卉直接就被这一巴掌重重的甩在地上,她趴在那里,凤冠掉落在一边,珠钗凤簪也歪歪扭扭,掉了好几根,头发散乱,白皙嫩滑的脸上,一个红色的掌印十分明显,嘴角一抹血迹沁出,可见萧正霖使了多大的力气。

汤卉只觉脑子嗡的一声,怔怔的趴在那里,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可是,她却似乎并未感觉到痛意,撑着身子微微回头,看着脸色阴沉目光阴狠的萧正霖,她抬手,抹了抹嘴角,她看着手指上的一抹血迹,她忽然诡异的笑了。

萧正霖目光阴沉的看着她,咬牙冷声道:“这么多年,不管你做了什么,朕都没有打过你,可今日,你该打!”

汤卉闻言,蓦然冷笑,看着萧正霖,似笑非笑道:“看来陛下对臣妾送给您的寿礼不满意啊,竟如此生气。”

萧正霖眯了眯眼,没说话。

“臣妾以为,失而复得,陛下应该很高兴的,看来,是臣妾想错了,陛下很不高兴呢,不知道那丫头若是知道,该如何伤心……”

萧正霖骤然一怒,咬牙厉声打断了汤卉的话:“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么?”

汤卉一顿,随即幽幽笑着,面无惧色的道:“臣妾自然没有这个自信,陛下要杀要剐,尽管来就是,臣妾随时任由陛下处置……”

话还没说完,萧正霖已经蹲在她面前,直接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狠狠地掐着。

“呃……”忽然被掐着脖子,呼吸一滞,汤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立刻下意识的抬手掰着萧正霖的手,可是,刚碰到萧正霖的手,她就没有了挣扎的欲望了,所以松了手,闭上眼,任由他掐着。

萧正霖这次,是真的想杀了她,甚至,想将她碎尸万段!

这么多年,不管她犯了多大的错,不管他有多恨她,也不曾对她动过手,更不曾动过杀心,可今日,他真的很想弄死她。

可是,看她一副无畏死亡的样子,萧正霖咬了咬牙,松开了手,将她再次甩在地上,然后,缓缓站起来。

“咳咳咳……”汤卉刚才已经将近窒息,周身力气也慢慢消散,快要昏死断气了,忽然被萧正霖放开,她立刻急呛了几声,不停的呼吸着,脸色白得厉害,心跳加速,过了很久,她才缓过来,意识逐渐清晰,也恢复了一些力气,她才缓缓抬眸看着萧正霖,萧正霖已经走到一旁坐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目光冷然,没有任何感情,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汤卉嘴角微扯,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挂在脸上,她缓缓启唇:“看来,陛下还是下不了手啊……”

因为方才差点窒息断气,她现在没什么力气,脸色也白的厉害,声音也是沙哑无力。

萧正霖冷冷的看着她,淡淡的问:“你到底想如何?”

汤卉怔然片刻,随即低低一笑,才看着萧正霖,挑眉道:“臣妾想如何,陛下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萧正霖闻言,有些沉痛的闭了闭眼,随即,睁眼之后,面色稍缓,他淡淡的问:“你已经毁了长乐,难道还不够么?”

“呵……”汤卉忽然冷笑,挑挑眉反问:“陛下以为,够了么?”

还差得远呢……

萧正霖闻言,眉心一跳,站了起来,蹲在汤卉面前,死死地盯着她,咬牙问道:“汤卉,欠你的人是朕,她们两个都是无辜的,你为何就是不肯放过她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