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两相抉择/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汤卉闻言,不以为然,冷笑着反问:“难道在陛下心里,只有她们是无辜的么?”

萧正霖面色阴郁,死死的盯着她,紧抿着唇没说话。

汤卉抿了抿唇,看着萧正霖的眼神,有些怨怼和不甘,咬牙道:“陛下,您太过偏心了!”

闻言,萧正霖不置可否,紧紧扣着汤卉的肩膀,怒目而视,厉声问道:“那又如何?就算朕偏心,可却从未亏待过你,只要是你该得的,朕都给你了,可你呢?你做了什么?长乐和无忧只是两个无辜的孩子,什么都没做错,就算你不甘心,你要恨也该恨朕,为何要对两个孩子下手?”

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出生便命运多舛沦为棋子,一个年幼时颠沛流离九死一生,而这一切,他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汤卉嗤笑一声,挑眉反问:“难道陛下以为,臣妾不恨你么?你是没有亏待我,可那又怎么样?我想要的,始终没有得到!”

萧正霖蹙眉,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汤卉忽然眉眼间染上一抹讽刺的笑意,伸手,掰开萧正霖扣着她肩头的手,这才悠悠笑着道:“而且,陛下好像搞错了,造成今日这一切的人不是臣妾,臣妾再如何费心筹谋,也不过是推波助澜罢了,真正的始作俑者,另有其人,陛下可不要怪错人……”

萧正霖骤然一怒,厉喝一声:“你住口!”

汤卉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萧正霖脸上难掩的愤怒,还有眼中的恨意,看着她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有血海深仇的仇人那般,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却又不得不忍着。

汤卉冷笑:“怎么,陛下想起来了?我以为陛下忘了呢,忘了这一切的罪孽是谁造成的,您说,若是那两个丫头知道,她们的痛苦,源于那个给予她们生命的人,她们会不会发疯啊……”

萧正霖面色阴郁,目光阴鸷的看着她,咬牙切齿:“你若是敢胡说八道,朕绝对不会放过你!”

汤卉目露讽刺的问:“陛下以为,我不说,您就能瞒得住么?”

萧正霖面色阴沉,握了握拳,抿唇不语。

汤卉痴痴的笑着,眼底尽是疯狂和快意,咬牙恨声道:“陛下,这一切都回不了头了,你就等着看吧,看着您最疼爱的女儿生不如死永堕地狱,对您恨之入骨,看着她们……姐妹相残,相信不用多久,那个女人也会回来,到时候,谁也逃不掉……您阻止不了的,这就是……你当年招惹我的代价,哈哈哈哈……”

她的一辈子毁了,她原本顺遂安乐的人生,毁在了这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的手里,她怎么甘心?

如今,她想做的都做了,一旦开始,就谁也逃不掉,她已经无所谓了。

萧正霖终究和她无话可说,在她的痴狂笑声中离开了未央宫。

萧正霖离开后,汤卉笑声慢慢低下来,最后归于平静,她瘫坐在地上,望着萧正霖离去的方向,怔然片刻,随即幽幽地笑着,仰头,眼帘微颤,蓦然闭上眼,两行泪痕在脸颊上滑落……

萧正霖刚出未央宫,就看到了皇贵妃派来的林姑姑。

林姑姑见他出来,连忙过来,福了福身,恭声道:“陛下,娘娘请您前往长信殿一趟!”

萧正霖倒是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往长信殿而去。

到了长信殿,皇贵妃已经在等着他,摒退左右,帝妃二人两相沉默了许久,皇贵妃才问:“陛下这次打算怎么办?”

萧正霖面色沉沉,眸色微凝,沉默不语,他这次,当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皇贵妃淡淡一笑,道:“臣妾听闻陛下寿宴之后就闭门不见任何人,却在方才出了乾元殿,怒气冲冲的去了未央宫,想来这件事情,是皇后做的了……”

萧正霖面色有些凝重,点了点头:“确实是她!”

皇贵妃继而追问:“那陛下打算如何处置她?”

萧正霖忽然沉默,没说话。

皇贵妃嘴角微扯,苦苦一笑,低声道:“这么多年,汤卉作了多少孽啊,可陛下从未处置过她,以前您有顾忌,可如今,汤卉已经将您所有的顾忌尽数毁去,陛下,这个女人,留不得了……”

萧正霖闻言,不置可否,汤卉确实已经留不得了,可是,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沉声一叹,无奈道:“朕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不过如今,朕没心思去想如何处置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该如何处理眼下的困局。”

如今,汤卉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该如何去解决眼下这个难题,这两个孩子……

如何取舍……

皇贵妃是索赔片刻,徐徐道:“陛下,事到如今,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两个都要,可真相会伤了无忧的心,亦会令璃国皇室成为天下笑柄,要么,两利相权取其重,让无忧认祖归宗,可是她不会放过长乐,除非您找个适当的时机把长乐送走!”

萧正霖闻言,蹙了蹙眉:“送长乐离开?”

皇贵妃眉梢一挑,淡笑着问:“不然呢?难道陛下要选择长乐,放弃无忧么?”

“自然不是……”

虽然都是他的女儿,可是,长乐和无忧,岂能相提并论?

皇贵妃幽幽一叹,低声道:“陛下,如何抉择,您自己想清楚,伤害总是会有的,不管怎么做,中无法避免,我们能做的,只有把伤害降到最低!”

萧正霖闻言,垂眸静默片刻,淡淡的道:“朕再想想吧!”

皇贵妃点了点头,想起什么,忙道:“陛下,有一件事,臣妾不得不提醒您。”

萧正霖抬眸看着她:“何事?”

皇贵妃面色凝重,拧眉沉声道:“您不应该把那丫头关在那个地方啊,就算事出突然,可她毕竟……那孩子心思敏感,又对这些事情全然不知,您让她心里怎么想?何况,兰陵下午来找我,说无忧身子有些问题,饮食起居要注意着,可现在……”

虽然命人打扫整理了,可是,毕竟是牢房,关押刑犯的地方,再怎么干净也不该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家该待的地方,这随便关个什么地方就可以了,何必关到牢房里去……

萧正霖愣了愣,这个他倒是没注意……

皇贵妃正要说什么,吕安匆匆走进来。

行了礼,吕安面色凝重道:“启禀陛下,景阳王求见!”

萧正霖闻言,眉头一拧,有些不悦:“朕不是说谁都不见么?都这么晚了,让他先回去!”

吕安忙道:“可景阳王带来了一个人!”

“谁?”

“就是陛下想见的那位……”

萧正霖闻言,猛然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