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滴血验亲(已修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正霖目光从下面的官员脸上一一扫过,随后,停顿在楼月卿身上片刻,才淡淡开口:“朕今日召见尔等,并非为了处置谁,而是为了长乐公主的事,关于长乐公主真假的事情,这几日宫里宫外都议论纷纷,想必大家也都心存疑惑,等朕给出交代,今日,朕就给你们一个交代!”

此言一出,百官纷纷侧目愕然,楼月卿也有些惊讶,他这是什么意思……

淮阳侯温廷序第一个出声问:“陛下这是何意,莫非如今的那位长乐公主当真是冒充的?”

众人纷纷侧目,静若无声,等着萧正霖给出答案。

萧正霖沉吟片刻,微微颔首:“不错!”

闻言,一众大臣顿时炸开了锅,面面相觑,议论纷纷,正在几个大臣纷纷出列正要询问的时候,萧正霖继续开口。

“众所周知,十四年前,朕吩咐景阳王亲送长乐公主前往蜀郡,途中遭遇刺杀生死不明,将近一年才找回了,但当时因为长相无异,加之身上的胎记如出一辙,朕不曾质疑,然寿宴上发生之事大家也都在场目睹了,朕不得不重视此事,昨日便亲自验明了,当年确实是鱼目混珠,真正的长乐公主实则下落不明!”

这件事情,在场之人谁人不知?当年因为北地雪灾,后引发疫情,一句谶语,几乎把最受宠爱的公主逼上绝路,陛下无奈之下,只能把长乐公主送往其封地蜀郡,可是刚出酆都,就被截杀,生死不明,这件事情,弄的整个璃国几乎乌烟瘴气,陛下大开杀戒,派了数万人马大肆搜寻,太后因此病逝……

结合前后发生的事情,那句谶语的真假本就引人甚是,如今若是公主也是假的,还长得和真的公主一模一样,而且身上记号痕迹如初一则,那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一桩阴谋了。

台下百官纷纷面面相觑,窃窃私语,是不是看着站在中间的楼月卿,楼月卿也抬眸,拧眉看着萧正霖,他今日想做什么,她已经明白了。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为她验明正身。

文官列中的御史钟鸣立刻出列,握着笏板神色激愤语气铿锵的道:“陛下,倘若如陛下所言,长乐公主若是冒名顶替,必是居心叵测,可当年此女尚不足七岁,由此可见定是受人指使,幕后之人轻则意图混淆皇室血脉,重则怕是祸乱璃国江山,还请陛下下旨,处死此女,追查此事!”

又一个官员站出来:“臣附议,此事非同小可,还请陛下定要彻查此事!”

见好几个官员陆续出来谏言彻查严惩,萧正霖立刻抬手,制止了他们的声音,那些人立刻噤声不语。

萧正霖这才淡淡的说:“怎么处置,如何彻查,都延后再议,现在不是讨论此事的时候!”

说完,他目光停顿在楼月卿身上,眸色微深,静默片刻,才继续单声道:“三日前朕的寿宴上,你自称为萧璃玥,然口说无凭,当年正是朕未曾验明正身轻信于人,才导致鱼目混珠,吃一暂长一智,朕不能单凭你一人之言便轻信,所以,今日就当着诸位宗亲大臣的面,辨别真假!”

楼月卿闻言,眸色微动,垂于身侧的手微微一颤,拧成一团,垂眸,默不吭声。

一个官员出列,疑惑的问:“敢问陛下,这……如何辨别?”

萧正霖看着候在一旁的吕安,淡淡开口:“吕安!”

吕安闻声,立刻扬声道:“传太医院院首霍中齐!”

很快,太医院院首霍中齐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想来也是早就候在外面。

霍老太医已经年近花甲,是萧正霖的专属太医,伺候了三代帝王,一进来,便朝萧正霖叩首请安:“老臣霍中齐,参见陛下!”

“平身!”

“谢陛下!”

萧正霖淡淡的道:“朕今日召你来此,用意想来你也已经知道了,你说,该如何验明血脉?”

霍中齐沉吟片刻,道:“回禀陛下,所谓血脉相融,唯有滴血验亲,方能验明正身!”

闻言,楼月卿猛然抬头,怔怔的看着萧正霖,滴血认亲?

他要和她滴血验亲?

萧正霖闻言,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那便你准备一下!”

“老臣遵旨!”

萧正霖看向一旁的吕安,吕安了然,和霍老太医一同下去准备了。

这时,楼月卿忽然看着萧正霖,意味不明的问:“你要与我,滴血验亲?”

她方才一直沉默,忽然出声,萧正霖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沉声道:“唯有如此,才能证明你是真是假!”

她面色一怔,随即眸色微动,随即恍然一笑,脸上哀伤难掩,低声呢喃道:“我明白了……”

她面上的哀伤和自嘲,刺痛的,不只是站在另一边的萧以恪等人的心,萧正霖也甚为心疼,可无可奈何,只有当着所有人的面滴血验亲,方能让她名正言顺的回归,不用遭受质疑。

尽管这样的方式,令她难堪。

很快,吕安和霍中齐都回来了,太监们立刻搬来一个小桌子放在楼月卿面前,吕安端着装着一碗水的托盘走上阶梯,让萧正霖滴血。

萧正霖不做犹豫,拿起托盘里的长针扎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两滴血在水里,吕安这才端着托盘走了下来,方才楼月卿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拿起一根长针,躬身递给楼月卿。

楼月卿垂眸看着那羊脂玉碗里,那一团血,眸色微凝,片刻,她才缓缓抬起手,然而,并未接过吕安递上来的长针,而是把手横在玉碗上面,然后用力握紧拳头,修长的指甲嵌入血肉中,她却并未觉得痛。

拳头中顿时涌出血滴,滴答几声,几滴血滴入碗中,她才松开了拳头,缓缓收回手,手掌却已经一片鲜红,滴滴血迹,染红了她的裙摆一侧,也让脚下的红色地毯愈发鲜红。

萧正霖见她这般,神色一动,似想要站起来,却硬生生忍住了。

“无忧……”

萧以恪却忍不住,脸色一变,立刻想要过来,可是景阳王拦着他,他只好继续站在一旁,可是,一脸心疼。

这时,玉碗中的一片血红忽然开始凝结起来,片刻之后,凝成了一团……

吕安面色一喜,立刻捧起来走上阶梯,给萧正霖看,萧正霖倒是没什么反应,毕竟一早就知道结果。

点了点头,立刻让吕安端下去给大家看,吕安立刻端着走下阶梯,给那些大臣一个个的看了个遍,顿时,议政殿内一阵骚动,个个都惊讶不已,看着楼月卿的眼神,也都变了。

吕安转了一圈,把碗重新放置在楼月卿面前,给她看。

萧正霖站了起来,行至台阶上,俯视下面的众人,难得脸上有些笑意,朗声道:“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这才是真正的长乐公主,其余的,不必朕多言了!”

群臣纷纷跪下,齐声恭贺道:“恭喜陛下失而复得!”

之后,又朝着楼月卿跪拜高呼:“恭贺公主殿下明珠还巢,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楼月卿凝视着眼前桌上的玉碗,望着凝成一团的血块,喂喂出神,听到这响彻大殿的高呼声,她恍然回神,微微转身,看着周围,除了几个位高权重的王爷和皇子,其余文武百官皆跪地俯首声声高呼。

她环视着周围跪了一地的大臣,神色微动,然后,回头,抬眸看着上面的萧正霖,嘴角微扯,自嘲一笑,随后,她眉头一皱,脸色一抽,身形微颤……

然后,她抬手撑着桌角,“噗!”的一声响起,一片鲜红洒落在她面前的桌上,彻底染红了那碗血水……

“无忧!”

“公主!”

楼月卿只觉得,她很冷,那是从心底油然升起的冰冷,浑身上下从内到外,顿时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缓缓瘫倒,然而还未着地,就已经被狂奔过来的萧以恪接住……

她倒在萧以恪的怀中,看着萧以恪睚眦欲裂慌乱担忧的叫着她的名字,她眼帘微颤,嘴角扯了扯,随之两眼一闭,彻底不省人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