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容郅来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恪一阵错愕,望着楼月卿眼底迸出的恨意和坚决,他竟不知该如何劝她。

其实,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她能够放下执念,放过长乐,也放过她自己,只要她不追究,只要她愿意出手,长乐便可以留下,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可笑。

他低估了她的怨念。

楼月卿见萧以恪神色复杂哑口无言的模样,倏然想起什么,她眼眸微眯,眼底划过一抹异色,意味不明的看着萧以恪的神情,咬了咬牙,开口淡淡的问:“怎么,二哥你也……舍不得她死?”

萧以恪闻言,面色一愣,拧眉看着楼月卿,思索片刻之后,才明白她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他忙开口,想要解释:“无忧,我……”

楼月卿忽然双手微抬,制止了萧以恪的话,萧以恪声音一顿,拧眉看着她,只见她微微退后一步,双手紧握,脸上带着一抹苦笑,低声呢喃道:“我明白了!”

原来,她真的是错的,所有人都觉得她错了。

萧以恪就知道,她误会了,他立刻急着要解释:“无忧,你不要误会,二哥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什么,他顿了顿,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而且,他总觉得,这丫头心思古怪,好像在刻意压抑着什么……

他就怕,她已经猜到了什么,而不愿意面对,所以才这般步步紧逼。

见萧以恪说不出话,楼月卿嘴角微扯,讽刺一笑:“看吧,二哥自己也解释不清,说到底了,你们就是舍不得她死,觉得她很无辜,所以个个都希望我高抬贵手放过她,没错,她是无辜,她不过是汤卉的一颗棋子而已身不由己,可是二哥,她顶替了我十几年,心安理得的霸占着原本属于我的一切,让我沦为天下笑柄,你告诉我,我凭什么要对她以德报怨?”

萧以恪面色微变,忙拉着楼月卿,想要说什么:“无忧,你冷静点,二哥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他后悔了,这丫头本来就心思敏感细腻,对于父皇把她关进牢房,如今又迟迟不肯处置长乐而耿耿于怀,他这个时候劝她放过长乐,只会让她胡思乱想胡乱猜测。

楼月卿咬了咬牙,抿唇低声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萧以恪握着楼月卿的肩头,耐着性子解释道:“二哥只是,不想你执着仇恨,我知道你心里很委屈,可是无忧,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应该试着对自己好一点,怀揣着恨,只会让你活得很累,你明白吗?”

闻言,楼月卿面色怔然,定定的看着萧以恪恳切的目光,她挑挑眉,淡淡的问:“所以,二哥的意思,是想让我放下仇恨?放我自己,也放过别人,对么?”

萧以恪以为她听进去了,点了点头:“对!”

楼月卿冷嗤一声,目露苦涩,拧眉反问道:“那不都一样么?”

“无忧……”那不一样啊……

作为哥哥,他真的不希望她执着于仇恨,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她本不该活的这么累,如果不是当年那些阴谋,她,还有长乐,都会无忧无虑的活着,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她们,她们会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有顺遂安逸的人生,是璃国最尊贵的公主,不会有今日这样一场姐妹相残的闹剧,也不会有如今这般僵持的局面。

楼月卿淡淡一笑,微微别转过身,走了几步,站在那里,望着眼前的湖面,淡淡的说:“二哥你希望我放下仇恨,可是二哥,从我六岁那年开始,仇恨就是我活下来的动力,我每一次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我只要一想起我还没有报仇,还没有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怎么能死?我就咬着牙关挺过来了,如今你让我放下,你告诉我,怎么放下?”

只要还未达成夙愿,她就不可能轻易放下,若能轻易放下,她也不会回来了。

萧以恪闻言,面色微微动容,有些自责,他不该说那些话牵动她的情绪,让她胡思乱想,还想起这些不幸的过往。

上前几步,手覆在她的肩头,萧以恪有些自责内疚的低声道:“无忧,是二哥的错,二哥不该说这些话让你伤心,你别放在心上,也别胡思乱想,你若是不愿意放下,二哥也不逼你,不要乱想,好么?”

他真的不该提起让她放过长乐的话,没想到只是随口一提,竟然让她这般大的反应,她一向心细敏感,这段日子本就因为父皇的处置令她不满,总是胡思乱想,如今他说让她放过长乐,她岂能不激动?

怕是她真的已经以为父皇也好,他也好,都对长乐心存不忍,不顾及她的感受,不在乎她。

楼月卿微微回头,看着萧以恪,目光认真,抿唇问道:“二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楼月卿有些惴惴不安的犹豫片刻,才斟酌着问:“我回来,他是不是并不高兴?”

萧以恪一愣,随即拧眉:“为何要这样问?

她淡淡一笑:“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么?”

从她回来之后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到现在,已经第八天了,他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没有看过她,不管是在牢里,还是在宫里,都没有出现过,那日滴血验亲,他也不见得有多开心,自己的亲生女儿失而复得,作为一个父亲,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奇怪。

她看得出来的,他不开心,甚至让她产生一种,他根本不希望她回来的错觉。

是错觉么?

好像,并不是的。

萧以恪叹了口气,极具耐性的解释道:“无忧,你想多了,父皇他很开心,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你也许不知道,这几日你的饮食起居,甚至是你在牢房中的饮食起居,都是父皇亲自吩咐安排好的,他虽然从没有看过你,可是却一直很关心你,他对你很内疚,那日你昏迷,他知道了你的身子状况时,你不知道他有多心疼你,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所以,才不曾来看过你,可他是疼你的!”

他没有告诉她,其实萧正霖在得知她体内有寒毒之后,便已经派了很多人去查,查有什么办法可解寒毒,这几日,他鬓角的白发长出了很多,人也沧桑了,虽然没有来看她,可是,却一日不下十次的派人过来询问她的情况,知道她吃不好睡不好也不说话,急得不行。

他不是不想来看她,是不敢啊。

听到萧以恪的话,楼月卿苦笑,转过头去,抬眸凝望着天际的一片云霞,神色恍惚。  沉默片刻,她才缓缓开口,语气平静的道:“我六岁就离开了这里,到此为止也有十四年了,这么多年,我对他又爱又恨,我敬爱他,他是我的父亲,小时候,他最疼我,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了我,他的慈爱,他的纵容都只给过我,于我而言,他是个慈父,可是我也很恨他,他为了皇位,辜负了母后,让母后死不瞑目,这么多年纵容汤卉为非作歹,他甚至受人蒙蔽至此,鱼目混珠,去宠一个别人的女儿,我一直以为,如果我回来,去揭发这一切,平平安安的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很高兴,很欣慰,他一定会杀了那些当年害得我受尽苦楚的人为我出气,就像小时候那样,谁惹我不开心了,他就毫不犹豫的惩罚谁,可事实证明我错了,我高估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分量,终究在他心里,我这个女儿即便是他亲生的,也抵不过十几年的父女之情……”

没有人可以明白她如今的感受,当年她遭逢大祸,从天堂坠入了地狱,这么多年在地狱中苦苦挣扎,尝尽人间苦楚,她好不容易从地狱中爬了起来,回到她心心念念的地方,却发现,自己的坚持和企盼,成了一场笑话,明明这里是她生长的地方,可如今,却被鸠占鹊巢,而她,俨然成了外来之客。

经此一事,她对这里,早已没有半分依恋,等大仇得报,她就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当萧以恪将楼月卿的这些话原封不动的转达给萧正霖的时候,萧正霖不做任何回应,只是沉默。

然而,眸间,一片沉痛。

容郅连着赶了六天的路,基本上日夜兼程不眠不休,终于在楼月卿醒来的第五天抵达了酆都。

他刚抵达酆都,得知楼月卿人在宫里养病,便马不停蹄的赶往璃宫,驻守宫门的人自然是不会轻易放他进去,他二话不说就想直接闯进去,打伤了好些禁卫军,还好萧以恪知道他这两日便会到,让人盯着,得知他进城后,就直接赶了过来,才没让冲突更甚。

容郅到兰陵殿的时候,楼月卿正在午休,自从昨日皇贵妃和萧以恪陆续来看她之后,不知道她是不是想通了,不似之前那般失魂落魄,吃的多了,睡得也踏实多了,所以,容郅进来的时候,她正在午休,而且,睡得很沉。

容郅风尘仆仆,脸上十分憔悴,几日不眠不休的赶路,日夜兼程,所以眼底一片乌青,下巴也长出了不少胡渣,眼里布满了血丝,一片猩红,待看到楼月卿安然的躺在榻上睡着的时候,他才算是松了口气。

可是,看到她瘦了一大圈,脸色那么差,他不免心疼至极,他才离开了一个多月,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可如今,却变成这个样子……

容郅见她脸色这般憔悴,就知道她这几日没有休息好,所以没敢动她,甚至呼吸声都压低了,坐在塌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睡颜,等了好一会儿,楼月卿才辗转醒来。

殊不知,当一睁眼,就看到容郅这张熟悉的闭眼都能勾勒出来的脸时,楼月卿有多惊讶多开心。

忙撑着身子坐起来,怔怔的看着他:“容郅……”

然而,刚一开口,她就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仿佛一松开,她就会离他而去。

天知道,这几日他有多担心,怕她难过,怕她知道了什么承受不住打击,怕她伤心的时候没有人陪着。

他不该把她留在这里的。

他在她肩头蹭了蹭,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被他紧紧地抱着,楼月卿一开始还一阵茫然和不敢相信,尚沉浸在见到容郅的欣喜之中未曾回神,可是,当听到他的这句话时,楼月卿莫名觉得委屈,仿佛这么多天压抑在心底的委屈和失望,统统找到了宣泄的口子,抑制不住的泪如雨下,沾湿了他的衣袍。

从一开始紧抿着唇在他怀中无声抽泣,慢慢的,变成了嘤嘤低泣,到最后,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哭声中,尽是委屈和悲痛。

容郅听着她的哭声,整颗心几乎拧成一团,仿佛被人揉搓捏扯一般,疼的几乎窒息,他没有制止她哭,只是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背,低声安慰着,不停地重复着一句:“没事了,乖,没事了……”

寝殿外面的人们,听着楼月卿沙哑无力的嚎啕哭声,心里也都不好受。

终于,在楼月卿力气都哭没了之后,容郅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痕,看着她红肿的双眸,还有她还在抽抽搭搭的模样,分外疼惜,只是什么也没说没问,直接将她拦腰抱起,转身走出寝殿。

然而,刚出寝殿,就被闻讯赶来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的萧正霖拦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