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我还有父亲么/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住!”是萧正霖的声音。

容郅恍若未闻,大步往外走去,薄唇抿成一条线,显然是心情很不好。

萧正霖见他没停下,立刻示意身旁的几个侍卫拦下他,几个侍卫立刻领命,上前,挡在容郅的面前。

容郅脚步一顿,看着挡在面前的几个黑衣侍卫,眯了眯眼,甚是不悦的看着他们,沉声道:“让开!”

那几个侍卫微低着头,没有退开,他们是萧正霖的人,自然是只听萧正霖的话。

容郅面色陡然一沉,这时,萧正霖已经走了过来,面色甚是不悦的问道:“你要带她去哪?”

听到他的声音,楼月卿身子微颤,原本就闭着眼的,闻声立刻别过脸去,在容郅怀中缩了缩,眉头紧拧。

显然,她不想看到萧正霖。

容郅见她如此,也晓得她的意思,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低声道:“没事!”

萧正霖自然是也注意着楼月卿,见她如此反应,说不心痛是假的,只是,若真的让容郅就这样把她带走,那他们父女之间,就真的回不去了。

容郅抬眸时,眼底的柔情消弭无踪,淡淡的说:“自然是离开这里!”

闻言,萧正霖立刻道:“你不能带她离开!”

就算是离开,也不能是现在。

容郅闻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淡声道:“她是孤的王妃,孤想带走便带走!”

萧正霖面色一沉,沉声道:“她是朕的女儿,朕绝对不会让你把她带出这个皇宫!”

“嗤!”容郅嗤笑一声,有些讽刺的看着萧正霖,淡淡的问道:“璃皇陛下,你以为就凭你和这些酒囊饭袋,能拦得住孤?”

他绝对不会再让她留在这里受委屈,就算是今日杀出一条血路,也要把她带走。

他知道,她不愿继续待在这个皇宫。

萧正霖眯了眯眼,沉声道:“你可以试一试,看看朕若不允,你能不能闯的出去!”

这皇宫大内守卫森严,不是武功高强就能来去自如的。

听到萧正霖的句话,萧以恪和萧允珂等人脸色微变,立刻上前,萧以恪面色凝重的开口:“父皇,别……”

萧正霖抬手只是萧以恪的话,看着容郅,眸色冷凝,不作任何退让。

容郅眸色倏然划过一片冷芒,冷声道:“那孤就不客气了!”

说完,转头看着冥夙他们,正要吩咐,楼月卿忽然转过头来,睁眼看着容郅,缓缓开口:“容郅!”

容郅立刻低头看着她,其他人也都看着她。

她嘴角微扯,轻声道:“放我下来!”

容郅拧眉,可是,见她目光坚持,他只好嗯了一声,把她放下,扶着她站好。

楼月卿站下来后,不适的抚了抚眉心,随即才抬头,看着萧正霖。

萧正霖沧桑的眼眸间划过一抹异色,嘴角微微哆嗦:“无忧……”

楼月卿淡淡的看着他,没说话,而是微微转头,伸手,将薛痕手里的佩剑拔出,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将剑锋指向萧正霖,直抵心口,动作,一气呵成。

她这一动作,令在场之人皆大惊失色,那些萧正霖的侍卫立刻剑指着楼月卿,一脸警惕。

容郅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眉头紧拧,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而萧以恪等人也心下大惊,萧以恪立刻上前,拧眉厉声问道:“无忧,你这是做什么?”

楼月卿没有回答萧以恪的话,而是定定的看着一脸错愕的萧正霖,眸底一片冰冷,开口,语气中没有任何感情:“让开!”

萧以恪见状,愈发心急:“无忧……”

萧允珂也一脸急切担忧,想要上前劝说楼月卿,可是,萧正霖制止了他们。

萧正霖拧着眉头,面色复杂的看着她,上前一步,楼月卿的剑头几乎刺破了他的墨色龙袍,他也并不在意,而是问她:“你可知道,你这是要弑父?”

“弑父?”楼月卿讽刺一笑,目露自嘲,挑挑眉,淡淡的问:“我还有父亲么?”

萧正霖面色一变。

萧以恪脸色大变,立刻上前,脸色很是难看,厉声道:“无忧,你这是说什么胡话?还不快把剑放下!若是误伤了父皇可怎么办?”

楼月卿咬牙:“大不了就以弑君之罪把我杀了,左右不过一条命,当年他给了我,如今我还给他就是!”

萧以恪脸色愈发难看,却不知道如何为萧正霖辩驳。

容郅闻言,眸色微深,伸手,握着她握着剑柄的手,楼月卿一愣,转头看着他,只见他目光温和的看着她,轻声道:“把剑放下!”

楼月卿蹙眉,容郅已经缓缓掰开她的手,把剑拿走。

所有人都看着容郅,容郅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她,眼神意味深长。

楼月卿知道容郅的意思,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转头看着萧正霖,眸色微冷,淡淡的说;“三天的时间,如果我见不到她的尸体,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