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入住潜龙邸(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走出乾元殿,就看到站在乾元殿外面的回廊下等她的容郅。

她一出来,容郅就已经听到动静看了过来,她弯起嘴角,挂着一抹笑意,缓缓走了过去。

待走近,她轻声问道:“不是叫你在长乐宫等我的吗?怎么过来了?”

他眉眼带着一丝笑意,诚实道:“孤想离你近一些!”

楼月卿闻言,面色微红,嗔了他一眼,这厮这说情话的本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精湛了。

容郅觉得,她一脸娇嗔的模样,别有风情。

注视着她别样风情的脸庞片刻,在她已有羞意的时候,他才开口问:“怎么进去那么久?”

他已经在此等了一个多时辰,虽然知道萧正霖不会伤害她,可是,还是担心她,只是,他们父女二人隔阂太深,本就需要化解,单独聊聊也好,所以,他不好打扰。

楼月卿如实道:“陪他下了盘棋,聊了一下!”

“聊了什么?”

楼月卿抿唇一笑,不答,反而故作神秘道:“不告诉你!”

容郅挑挑眉。

楼月卿凑过去,拖着他,撇撇嘴道:“好了,走吧,再不出宫就天黑了!”

太阳都下山了。

容郅难道莞尔,任由她拖着她走。

刚步下乾元殿殿前的阶梯,候在下面的周定立刻上前。

楼月卿脚步一顿,蹙了蹙眉:“怎么?”

周定微微躬身,揖手,恭声道:“启禀公主,陛下吩咐,让末将护送公主前往潜邸!”

潜邸,也就是萧正霖未登基前的汝南王府,因为是帝王登基前的府邸,所有又称潜龙邸,简称潜邸。

闻言,楼月卿有些不解:“去那里做什么?”

周定恭声回话道:“陛下吩咐,让公主住在那里,待祭天大典后,将此处赐给公主,为公主府邸!”

楼月卿自然是惊讶的,容郅也有些讶异,将潜龙邸赐给她为府邸,那可是告诉所有人,她的尊贵比之太子而无不及。

楼月卿惊讶过后,想起什么,眉头一拧,问:“那以前的长乐公主府呢?”

她可记得,长乐公主府是他当年在建长乐宫的时候,命工部同时建造,华丽大气又不失精致典雅,可不比潜龙邸差。

周定想了想,低声道:“陛下说,公主怕是不会喜欢那个地方了,所以,另赐府邸!”

长乐公主在里面住了那么多年,还曾经在长乐公主府邸养过不少面首,荒唐至极,虽说华丽仍在,可是,终究是不干净了。

楼月卿不置可否,淡淡一笑:“那倒是!”

别人沾染过的,她都不喜欢!

潜邸离皇宫很近,只消一刻钟就到了。

萧正霖是先帝最宠爱的儿子,当年他还是皇子的时候,到了开衙建府的年纪,先帝爷就命人在皇宫附近造了这座府邸,且规模宏大,气势恢宏,占地是普通王府的两倍有余,如今萧正霖做了皇帝,一直让人打理这里,谁也没有资格住进来。

如今让她住进来,心思昭然若揭。

不过是告诉所有人,她的尊贵,无人能比。

楼月卿这些日子一直备受瞩目,前几日离宫,今儿又被羽林军统领亲自去接回来,且还是如此大张旗鼓,那位顶替品又在今日午时被陛下赐酒,已经死了,所以谁不知道,这位公主,是要回归皇室了,所以,在得知楼月卿的仪驾被大批羽林军护送着千万潜龙邸,将要入住的时候,大家虽然惊讶,可也了然于心。

陛下宠爱这位公主,这么多年,早已不是秘密,虽然之前宠的是假的,可是,那都是这位公主的名义才拥有的。

如今一切得以昭雪,公主认祖归宗,陛下定是对公主万分愧疚,对她再好,都是常理之中。

抵达潜邸的时候,王府门口,候着大批宫人太监,王府内外,驻守着大量侍卫,明为羽林军,暗为黑龙盾。

她和容郅一下马车,所有人立刻恭恭敬敬的行礼,浩浩荡荡的,跪成一片:“参见公主殿下,参见楚国摄政王!”

楼月卿看了一眼容郅,容郅默不作声,她只好淡淡的说:“都起来吧!”

一群人立刻谢恩,之后起身,又是浩浩荡荡的一片。

那些均低着头,一脸谨慎,想看楼月卿,可又不敢看,都低着头。

周定上前,询问站在下人最前面的中年太监,问:“里面可打扫干净了?特别是扶云阁,都干净了?”

那中年太监立刻回话道:“老奴已按照陛下之意,王府各处已经打扫完,扶云阁更是一尘不染!”

周定点点头,转头对着楼月卿低头恭声道:“如此,公主殿下和摄政王请随末将进去吧!”

说完,一副要引路的样子。

楼月卿淡淡的说:“不用你带路,我对这里,很熟悉!”

周定面色一顿,随即退开一边。

楼月卿仍是止步不前,看着周定,道:“我人已经到这里了,你赶紧回宫复命吧!”

周定闻言,立刻上前一步,揖手恭声道:“启禀公主,末将奉陛下之命,自今日起,守卫公主府邸,保护公主安全,所以,不必回宫复命!”

楼月卿眉头微拧,显然是对萧正霖这决定有些不喜欢,淡淡的说:“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你回去告诉他,我的身边有人保护,不需要他如此兴师动众,还有……”她瞥了一眼眼前的几百号人,淡淡的说:“别弄那么多人来我身边,我不习惯!”

光是宫女和太监就有不下两百号人,更别说其他的了,她一向不喜欢太多人伺候,以前身边就莫离和莫言,后来回了楼家,宁国夫人送给她几个丫鬟,她不好拒绝,可说实话,她很不喜欢身边围着一堆人。

“这……”周定目露为难。

楼月卿皱了皱眉,目露威严与不悦:“怎么,办不到?”

周定犹豫片刻,低声道:“殿下,陛下也是关心您……”

楼月卿淡淡的道:“他的关心,过头了!”

周定无法,只好听楼月卿的话,回宫转达她的意思。

楼月卿这才和容郅一起,去了王府最大的住所扶云阁。

扶云阁,是整个王府最华美雅致的所在,曾经,是萧正霖准备给景媃住的,可是景媃不喜欢,所以住到了最偏僻的琴瑟居,这个阁楼就空了出来,一直没有人住过,后来萧正霖登基,大家都住进了皇宫,只有一群下人日夜打扫,所以,整个府邸干干净净,几乎是一片落叶都不见。

周定离开后约莫半个时辰后,奉命而来,撤走了一半的下人,还带来了羽林军副统领齐正,顶替周定驻守王府,但是,其余的,未曾改变,守卫一个人都没少。

楼月卿知道这是萧正霖最大的退让,倒也没说什么。

吃了晚膳后,容郅去沐浴,楼月卿这才召来了莫离。

“你去帮我办一件事!”

莫离一愣:“何事?”

楼月卿附在她耳边,低语一番。

莫离一脸诧异:“难道主子是怀疑……”

楼月卿淡淡一笑,眸色微凝,道:“不是怀疑,是肯定!”

死了,才不正常,他们都当她是傻子好骗,可她没那么傻,若是这点反常都看不出来,怎么可能活得到今日。

既然事情反常,那么这背后,定然是还有她不知道的秘密。

她很不喜欢,被所有人哄骗的滋味!

莫离即刻道:“那我立刻去做?”

楼月卿摇了摇头:“不用那么急,明日再去,也不迟!”

莫离想了想,点头:“那我明日就去办!”

“嗯!”点了点头,楼月卿沉吟片刻,忽然加了一句:“别让容郅知道!”

莫离有些不解,不过见楼月卿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便也不多问,颔首:“是!”

楼月卿这才道:“好了,我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去休息吧!”

“是!”

莫离欠了欠身,这才退出去。

楼月卿静立片刻,这才转身往洗浴间走去。

洗浴间很大,中间是一个可以容纳近百号人的浴池,此时,浴池周围的虎头徐徐流出温泉水,所以注水声很大,水雾弥漫,看不清里面是何情景,整个浴池都透着一丝朦胧与神秘。

楼月卿一进来,就依稀看到容郅的身影靠在浴池边缘,一动不动,她行至浴池边,蹲坐在容郅身后,伸手,在容郅太阳穴上,轻轻按揉。

容郅缓缓睁眼,神色微动,随即微微收回盘在浴池边的手,抬起,按住了楼月卿帮他按揉太阳穴的手,然后,转过头来。

然后,伸手一捞,在楼月卿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就已经将她捞进水里,扑腾一声,溅起大片水光。

“啊呀!”楼月卿一惊,忍不住惊呼一声,此时,她已经半身浸在水里,被他搂着,而身上的衣服全部湿透了,不仅如此,头发也全都湿了。

她出水芙蓉般的模样,令他眼眸一缩,眼底一片炙热,定定的望着她,哑声问道:“一起洗,可好?”

楼月卿面色微热,一片酡红,微咬着唇畔娇羞片刻,点了点头。

容郅在她点头的空隙,已经倾身过去,攫住了她娇艳欲滴的唇畔,大掌在她腰间不停的盘桓游走。

许是顾及她的身子,容郅今夜出奇的温柔,且只要了一次,尽管分别一个多月忍了一个多月,可是顾着她身子刚好不宜太累,他还是克制住自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