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玮元长公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一早,宫里送来了萧正霖前几日命人赶制的公主礼服,和精致华美的头饰,说是让她穿上,进宫一趟。

这次容郅并未随她一同入宫,没有必要,且昨日楚国那边送来了一些需要他处理的政务,他留在府中处理,楼月卿自己进宫了。

楼月卿直接去了议政殿,她到的时候,萧正霖已经在了,还有文武百官和皇子王爷们也都到了。

楼月卿从宫门口,一路踏着红毯走到议政殿,议政殿前的阶梯两侧,站着大量侍卫和没有资格进入大殿的官员,那些人全部跪在地上,匍匐在地,楼月卿一步步走上殿前阶梯,缓缓步入大殿时,里面的所有人纷纷看过来,神色恭敬,与上次截然不同。

所经之处,所有官员立刻低着头,面色恭敬忌惮,不敢偷窥半分。

站在最前面的,是那些王爷皇子宗亲贵族,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各有意味,有欣慰,有欢喜,也有不甘和嫉恨。

楼月卿一袭盛装,周身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威严,气势逼人,这种气势,是以前的长乐公主从未有过的。

所以,两侧的官员更是忌惮的纷纷低下头,看着地面,心思各异。

楼月卿行至最前面,仿佛没有感觉到周边人的目光,神色淡然自若的掀起裙尾,款款屈膝跪下,双手交叠,俯首缓缓道:“儿臣参见父皇!”

萧正霖道:“平身!”

“谢父皇!”

楼月卿站起来,立于原地。

萧正霖这才看着一旁的吕安,淡淡的道:“宣旨吧!”

“是!”吕安领命,从一旁的小太监捧着的托盘中拿出一道写好的诏书,行至台阶上,打开诏书,尖细高扬的声音响起:“陛下旨意,众人听宣!”

殿内外所有人立刻跪下,匍匐在地听宣。

楼月卿也缓缓跪下,不过,并未叩首,只是双手交叠置于腿上,微微低着头,等待宣旨。

吕安立刻扬声宣召:“诏曰,朕自登基……”

听着听着吗,楼月卿就察觉不对劲了,不只是她,所有人都很惊讶。

这分明是罪己诏!

先是对十四年前北地天灾人祸造成的无辜伤亡揽自身上,以德行有亏惹怒上天为因,造成北地的十几万冤魂无辜丧命。

第二,是对于当年轻信谶语送走长乐公主,造成不归崖大祸,以至于致使公主流落在外,之后又鱼目混珠……

第三……

所有人都听出一身冷汗,谁也没想到萧正霖会颁布罪己诏,还如此毫不遮掩的表达自己的愧疚和过错,简直是令大家都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楼月卿也怎么都没想到,萧正霖的诏书竟是罪己诏,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罪己诏宣完后,所有人还未回过神,吕安又拿起另一道诏书。

“四公主接旨!”

楼月卿一愣,恍然想起,她排行第四,如今她不喜欢别人称她长乐公主,其他人也懂得避讳,就像今日在府中,那些下人和侍卫,都称她为四公主,或是公主殿下。

她立刻双手扶地,俯首道:“儿臣接旨!”

吕安扬声念道:“诏曰,皇四女萧璃玥,乃元后所出,幼时遭逢厄运,流落在外,朕心痛惜,今得以失而复得,实乃朕之大幸也,今撤销封号长乐,加封为长公主,封号玮元,赐汝南王府为玮元公主府……”

撤销原来的封号长乐,另赐封号玮元,加封长公主,这本也在意料之中。

赐汝南王府为公主府,昨夜她入住后,不只是她,所有人都做好了思想准备,倒也不惊奇。

可是,加赐汝南十六城合并蜀郡,为公主封地,那可就令所有人大惊不已,那可是三十六座城池啊,切都是璃国最富庶繁华的地域,陛下竟然赐给公主,这时前所未闻的事儿。

以前,不管谁为帝,何人受宠,都不曾赐过如此大片国土为封地,当年陛下把蜀地给公主,已经是令整个璃国闹得沸沸扬扬,当时文武百官都对此持反对意见,只有几位宗亲王爷支持,陛下不顾反对,对公主偏爱宠溺过犹不及……

可是如今,汝南王府为陛下潜邸,赐给公主已经是无上恩宠,如今,连陛下原来的封地汝南也赐给了公主,这也就是说,驻守汝南的陛下亲兵黑龙铁骑也将会成为公主的兵力,如此宠爱,可谓前无古人啊。

吕安念完旨意后,楼月卿抬头,看着萧正霖,一脸吃惊和茫然,后者面色沉静的点点头,她只好收回目光,低声道:“儿臣领旨,谢父皇恩典!”

说完,缓缓抬手,吕安立刻走下御前阶梯,将赐封诏书放在楼月卿手中。

楼月卿这才缓缓站起来。

其余宗亲王爷和皇子们也都纷纷起身,而其他官员,在楼月卿站起来时,立刻朝着她俯首高呼:“长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楼月卿捧着手中的诏书,微微转身,看着跪了一地的大臣,语气清冷的说:“平身!”

“谢公主殿下!”

众人纷纷起身。

之后,萧正霖宣布,三日后,也就是六月初九,举行祭天大典,让礼部着手准备,祭天之后,大赦天下。

萧正霖本打算今夜设宴,可是,楼月卿婉拒了,他只好吩咐内务府,三日后祭天大典之后,设宴在太元殿,让朝中四品以上的官员及眷属进宫,共贺公主还巢!

楼月卿离开议政殿后,去了长信殿。

因为行装太过繁琐沉重,加上议政殿和长信殿距离甚远,所以,她是坐步辇过去的,且是半副銮驾的规模,因为萧正霖吩咐,她的一切待遇,比照太子!

虽然说是比照太子,可是言外之意谁不知道,绝对不能低于太子,高于太子也无妨,太子虽然是储君,可是皇位最后是不是他的尚未可知,但是,这位公主的地位,就算太子登基,都动摇不得,且陛下如此厚爱,谁敢委屈了她。

一路上,引来宫人太监们纷纷侧目,行人避让。

长信殿内,不止皇贵妃一个人,还有温贵妃,萧允珂以及景阳王妃等人也在。

显然,都在等她。

楼月卿走进后殿,看到她们,并不惊讶,只是淡淡一笑,上前掀起裙摆,朝着坐在正位上的皇贵妃和温贵妃行了个礼。

“儿臣参见母妃,见过温母妃,见过舅母!”

上面两个女人相视一眼,之后皇贵妃笑着点了点头,温贵妃才立刻站起来,走过来,扶起楼月卿:“快起来……”

楼月卿被扶着起身,道了声谢:“谢温母妃!”

温贵妃怜爱的看着楼月卿,柔声问道:“你今儿气色不错,身子可是大好了?”

楼月卿莞尔:“谢温母妃关怀,已经好多了!”

温贵妃矜持一笑:“那本宫就放心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看向皇贵妃,皇贵妃也瞅着她,含笑点了点头。

虽什么也没说,可是,胜过一切寒暄关怀的言语。

这时,站在景阳王妃旁边的景明月走了过来,一脸腼腆和惭愧,抿唇低声道:“表姐,上次我不知阿晟原来是去见你,大闹了一番,听阿晟说,给你带了不小的麻烦,真是对不起!”

楼月卿看着景明月,见她一脸歉意,哑然一笑,轻声道:“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别误会了就好!”

她就担心景明月会误会她和尉迟晟有什么,毕竟如今他们都知道,尉迟晟是她派来璃国的人,景明月若是误会,也不是没有可能。

景明月有些腼腆的点点头:“不会!”

楼月卿这才放心。

然而,没多久,外面一声高呼,打断了她们聊天谈心的氛围。

“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皆惊,汤卉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而且,她来此有何目的……

她可是从未踏足长信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