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虚情假意/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麻烦倒是其次,毕竟一个萧以憬,翻不出什么大浪,可她心里是真的不舒坦啊,这才是最重要的。

萧以憬眸色微深,咬着牙看着楼月卿,垂于身侧手握紧又松开,之后又握紧,如此反复几次,他才笑了笑,不以为然道:“那些也不过是过去的事情,我母妃已经死了,裴家也没了,此事过去十几年了,我都已经不在意了,皇妹何必如此耿耿于怀?况且,当年我母妃谋害你,可你如今还好好的活着,而我母妃已经因此获罪,殃及全族,此事已经一笔勾销,而皇贵妃说到底,也并不是你的生母,所以,我与你之间,又何来的血仇?”

闻言,楼月卿眸色陡然一冷,抬眸,直射萧以憬,冷冷开口:“那又如何?”

不是亲生的,那又如何?

在她心中,除了景媃,有四个女人也是母亲一般的存在,有自小视她为亲女般呵护宠爱的皇贵妃,有这么多年给她一个家的宁国夫人,有对她有再造之恩多次相救且为她舍弃一切的端木斓曦,还有那个小时候日夜陪伴她照顾她,最后在不归崖以命护她只为给她换来一丝生机的锦溪姑姑,她们虽然都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可是,在她心中,她们的分量,和景媃是一样重要的。

萧以憬蹙了蹙眉,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不太明白她这句反问指的是什么。

楼月卿已经没有任何耐性与他继续说,站起来,转身就要出去。

萧以憬立刻叫住她:“等等!”

楼月卿顿足,转眸看着他。

萧以憬目光定定的看着楼月卿,郑重承诺道:“只要皇妹愿助我,日后我定以半壁江山重谢皇妹!”

楼月卿闻言,眸色一眯,意味不明问:

:“半壁江山?”

萧以憬以为她动摇了,立刻道:“不错!”

楼月卿笑了,极尽讽刺的看着萧以憬,笑的意味深长。

萧以憬拧眉:“你笑什么?”

他并不觉得他的话哪里好笑了。

楼月卿并未避讳,直接冷笑道:“只要我想要,整个璃国的江山都是我的,我为何要多此一举去帮助你换来半壁江山?我有那么傻么?

萧以憬闻言,面色一僵。

楼月卿又道:“何况,没了萧以怀,父皇有的是儿子,和我感情好的也有,再不济,我可以扶持七弟和八弟,你凭什么认为,就你有资格?”

闻言,萧以憬蓦然淡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道:“皇妹说的与你感情好的,是二哥吧?可据我所知,他可没有资格继承我们萧家的皇位,至于七弟八弟,你应该还没见过他们吧,我想就算你要支持他们,父皇怕是也不会同意的!”

听见他说萧以恪没有资格继承皇位的时候,楼月卿已经面色一凛,眼眸微眯,萧以憬话音刚落,她立刻眯着眼冷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皇妹心里很清楚,萧以恪根本就不是父皇的儿子,是皇贵妃与别人所生,不过一个卑贱的野种,他挂着皇子的身份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就算父皇再宠他,也不可能把江山送给一个外人……”

萧以憬话还没说完,楼月卿的脸色已经阴寒无比,厉喝一声:“你闭嘴!”

萧以憬声音一顿,拧眉看着楼月卿,眼底难掩错愕,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楼月卿如此怒火,这才惊觉,自己方才的话……

他说萧以恪卑贱,差点说他是野种……

楼月卿目光凛然的看着萧以憬,冷声道:“萧以憬,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辞,我不管你知道什么,你若是敢出言侮辱我二哥,我要你的命!”

尽管萧以恪确实不是萧正霖的亲儿子,可那又怎样,那也是她的二哥,最疼她的二哥,她不容许任何人羞辱他,

萧以憬一惊:“你……你竟然……”

楼月卿又毫不客气的道:“还有,我知道你想要皇位,可是有一句话我要提醒你,不要自不量力痴心妄想,你若安分守己,我保你一世平安,可你若是再敢惦记璃国的江山,你母妃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你要知道,我当年可以求父皇饶恕你和你姐姐,现在也可以把你们送上不归路!”

说完,她冷冷的扫了一眼萧以憬寸寸发白无比难看的脸,不再言语,拂袖而去。

回到雅间,看到容郅正坐在那里喝茶,她眉梢一挑,走到刚才的位置坐下。

刚坐下,就听到容郅神定气闲的道:“你这个兄长,太喜欢自作聪明!”

楼月卿眉梢一挑:“你都听到了?”

他点了点头:“就隔着一面墙,想听不见也难!”

他们练武之人,耳力本就比常人要厉害多了,所以,想不听都难。

楼月卿淡淡一笑,伸手拿起一块糕点,啃了一口,才淡淡的道:“其实我和他,还有大姐,小时候感情是挺好的!”

“然后呢?”为何会变成今日这样。

楼月卿一边吃一边解释着:“他们十分疼我,什么好的都给我,那个时候,我和他们虽然不像和二哥和珂儿那样亲近,可是,感情也是极好的,可我后来才发现,这都是假的,兰贵妃教他们对我好,以讨好父皇,他们对我,表面亲厚实则心怀怨恨,却一直忍着对我好,只有利用,没有亲情!”

她甚至无法理解,当时他们年纪也不是很大,兰贵妃怎么就能把他们调教成那般心机。

不过,皇室的孩子,没有一个心思是干净的,她的天真,也只是因为被保护的太好,所以,当保护不再的时候,她也失去了所有的天真纯粹,慢慢的成为如今的她。

也曾心机深沉,也曾不择手段,也曾心狠手辣。

容郅闻言,了然点头。

这些,他生在皇家,自然也明白,皇室中,很难有纯粹的亲情,所谓亲情,不过是在没有妨碍到自身利益的前提条件下产生的虚情假意,就像容阑对他,虚伪又可怕,唯一一个真心对他好没有任何目的的,只有姐姐。

其实她还算是幸运的,她虽然生在皇家,可她有宠她入骨的父皇母妃,有待她如珍似宝的兄长,有对她真心实意的妹妹,还有很多对她极好的长辈,可是也许就是福祸相依吧,她拥有这些难能可贵的亲情,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沉吟片刻,想了想,容郅淡淡的道:“既然如此,其实没有必要对他手下留情!”

楼月卿淡笑:“我没有对他手下留情啊,只不过是不想理会他这些小把戏而已,反正他翻不出什么大浪,我若是跟他过不去,被老头子知道了,指不定他较真起来会死人的!”

萧正霖本就不待见这个儿子,若是今日的事情萧正霖知道了,萧以憬就完了。

一想起萧正霖真有可能弄死这个儿子,她就有些胆寒。

容郅不置可否,手搭在桌上,手指富有节奏的轻敲桌面,淡淡的道:“孤就怕,留着他后患无穷!”

如果他没有猜错,刚才她那些话,足以让萧以憬对她恨之入骨,连他都不得不承认,他的无忧怼起人来,当真是不客气,他听着的时候,都无比庆幸,还好自己是她夫君不是仇人,不然被她几句话刺激下来,肯定恨不得一掌拍扁她。

嘴巴厉害,当真招人恨。

而人在心怀着怨恨和不甘的时候,本就容易极端,再被刺激一下,谁知道会不会做什么疯狂的事情……

楼月卿闻言,嘴角勾了勾,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好啊,我等着他后患无穷!”

容郅眉梢一挑。

楼月卿倏然想起什么,眼眸微眯:“不过,二哥的事情,他为什么会知道……”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没有几个,萧以憬怎么会知道……

若是此事外泄,对皇贵妃和萧以恪可是大麻烦!

且不说皇贵妃会遭受世人谩骂,那些根本不知道此事真相的人,只会以为皇贵妃不守妇道与人偷情,而萧以恪,也会失去皇子的身份,那可是大麻烦。

她得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吃饱出来后,隔壁雅间已经空空如也,冥夙说,她刚出来没多久,萧以憬就离开了,从雅间出来的时候,一张脸阴沉的没法看。

见到萧以憬的事情,楼月卿并未放在心上,只是,对于萧以恪的事情,她却不能不郑重。

离开品醇楼之后,楼月卿直接去了瑾王府,可是,却被瑾王府的管家告知,萧以恪不在府中。

楼月卿就奇了怪了,萧以恪忙什么呢,这两日除了回来那日在长乐宫见到一次,还有议政殿接旨受封时见一次,她就没有再见到萧以恪。

祭天大典的事情,也没有交给他啊……

除非……

她一提出疑惑,容郅便温声道:“也许他有别的事情忙,整个朝廷这么大,他执掌酆都几万兵权,总不能真的什么都不管吧,你若一定要见他,派人找找就是了!”

楼月卿摇了摇头,轻声道:“不了,我还是去见一见母妃吧!”

想了想,她看着他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容郅挑挑眉:“你想让我一起去见皇贵妃?”

楼月卿扬了扬嘴角,轻笑道:“你不提我还忘了,你好像还没见过母妃呢,还有父皇……”想起什么,楼月卿斜视他一眼,挑挑眉问:“今儿一早他好像派人来让你入宫,你推了?对吧?”

她当时还在屋子里穿衣梳妆,听到外面有些动静,似乎是萧正霖派来的人,隐约听见说是萧正霖要见他,可他拒绝了。

这事儿他没跟她提,她也没问,她也知道,容郅对萧正霖是很有意见的,萧正霖怕是也对他不满意,而且,以他的性子,怕是很难和萧正霖心平气和,又有上次兰陵殿的剑拔弩张,所以,她也没打算让他们单独见面,不然打起来,更麻烦。

容郅点了点头:“嗯,和他没什么好说的……”顿了顿,他绷着脸,有些别扭,语气嫌弃的道:“孤不喜欢他!”

不管如何的无奈,让他的无忧遭了那么多罪,他实在没有一丝好感,若不是知道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且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无忧,他早就不客气了。

楼月卿撇撇嘴:“那算了,我也不指望你对我父皇母妃孝顺恭敬,你先回府吧,我进宫一趟,等祭天完了,我再带你去见见母妃!”

先给他点时间缓缓,毕竟这厮一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傲慢惯了,若是直接去见皇贵妃,一不小心让皇贵妃心生不悦了,她可就为难了。

容郅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嗯!”

他也还没做好去见另一个岳母的准备。

他也很绝望啊,娶一个王妃,摊上一堆丈母娘,还一个比一个难搞。

回府准备了一下,楼月卿这才自己一个人进了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