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封赏和警告(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萧正霖果然再次下旨,加封诸位皇子公主,还有那些皇孙们。

太子自然是不得加封了,不过,萧正霖封了他的长子皇长孙为康郡王,长女为阳瑛郡主,萧以恪还未成婚,也无子嗣,又早已封王,便没有加封,萧以憬也是不得加封,但是他的儿子被封为安郡王,两个女儿都被封郡主,萧以恂病着,且尚未成婚也无子嗣,萧正霖赐了他大量名贵补品和药材,还把他养病的骊山行宫直接赐给了他,萧以慎本就是平南王,自然是不在加封之列,七皇子萧以悯封为瑞王,八皇子萧以慷封为宁王,两人的母妃也加封为淑妃……

而大公主萧玉娆,加封为淮阳长公主,驸马定远侯世子加封为定远将军,其长女封为安乐郡主,两个儿子也加以厚赏,六公主萧玉琪为义阳公主,夫家大加封赏,八公主萧玉馨封为南阳公主……

而这些加封,据说,是皇贵妃劝说萧正霖做的,没透露楼月卿只字片语。

所以,好人成了皇贵妃……

一大早,一道道旨意就被陆续送往各个府邸,萧正霖大肆加封皇子公主和皇孙们的举动,自然是让受封的这些人都有了些慰藉,虽说这些比不上楼月卿,可是,起码比以前好了些。

然而,听说这些事儿,容郅直接看着她,挑挑眉:“是你劝他做的吧?”

楼月卿瞅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摄政王殿下睥睨了她一眼,那眼神就是说:我还不知道你?

除了她,谁能让萧正霖下这样的旨意?

皇贵妃的话萧正霖虽然听一些,可是,没有她的点头,萧正霖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加封那些皇子公主们?

而萧正霖现在也不敢让她不高兴,自然也不会提出这种事情。

不怕惹她不高兴到时候适得其反?

所以,这件事情,只有她开口,萧正霖才那么放心!

楼月卿撇撇嘴,什么都被他看的透透的。

想起什么,楼月卿忽然歪着头看着容郅,认真的道:“容郅,问你个问题!”

“说!”一字真言。

楼月卿问:“如果你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你会对那些孩子好么?”

容郅脸一懵,随即,黑的没法看。

楼月卿仿佛没看到容郅黑成锅底的脸,继续作死的问:“还是会和父皇一样,不待见他们,眼不见为净?”

容郅眉心一跳,沉沉的看着她,声音好像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楼月卿!”

“啊?”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她说错了啥?

他沉着脸看着她,咬牙切齿:“孤不会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呃……”什么鬼……

他又阴测测的看着她道:“孤也不会有孩子!”

楼月卿:“所以?”

他绷着脸道:“别拿你爹与孤比较!”

竟然拿他和她那个爹作比较,简直是……

他又不会乱招惹女人,就她一个,光这一点,就没有可比性!

“呃……”楼月卿这才晓得他这又是抽什么风,脸一黑,没好气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谁真的让你和别的女人生孩子了?我跟你讲,你就算是愿意我还不同意呢!”

这人脑子真是轴的可以!

摄政王殿下怒:“那你倒是别拿我打比方啊!”

这倒还成他的错了?这女人简直是不讲道理!

楼月卿一听,更不讲道理了:“我就你一个男人,我有疑问不问你,难道我去问别人?”

“你敢!”要是只是后半句,他肯定没什么意见,可这死女人要死不死的加上前面那句莫名其妙的话,意思不就是说,再找一个男人?

楼月卿冷哼:“那不得了?”

容郅忍着教训她的冲动:“行,孤为你答疑解惑!”

楼月卿眨眨眼,一脸乖巧的看着他。

容郅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孤不会找别的女人生孩子,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不过,你父皇的想法,作为男人,孤应当晓得!”

“呃……说!”

容郅分析道:“你父皇之所以偏爱你,除了你是你母后生的,还有一点,便是你是他诸多孩子中,他唯一一个亲自抚养的,且,让他引以为傲,这自然是其他孩子比不上的!”

楼月卿闻言,琢磨少倾,点点头:“有道理!”

容郅又道:“而你那些兄弟姐妹,与他从小不亲近,这是其一,其二,他们的母亲都是政治联姻的女人,你父皇对他们没有感情,所以对他们态度自然是冷淡,不过,总还有些好脸色,而那些让他厌恶的女人生的孩子,他自然也会不待见,这虽然不公平,但也是人之常情,你虽然劝得了你父皇封赏他们,可是感情这种东西,是勉强不来的,你应该庆幸,你是被偏爱的的那一个!”

更应该庆幸,当年不幸被景媃送走,以至于半生活在噩梦与绝望中的人,不是她!

“唔……”楼月卿撇撇嘴,倒是对男人的想法有些无语,对于女人来说,就不一样了,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孩子都是自己生的,虽然也会偏心,可是,绝对不会厚此薄彼至此。

不过……

她瞅了他一眼:“你好像很懂的样子……”

容郅:“……”

接下来,某个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女人,直接被扛起来,进了房……

教训了整整两个时辰!

事后,楼月卿趴在榻上,累的一根指头都不想动,幽怨的看着一旁靠在那里一脸慵懒舒服的男人,这厮仗着她身子好了,欺负的可真狠啊……

简直是禽兽。

禽兽见她一脸幽怨,不由挑挑眉,笑得那叫一个欠揍。

楼月卿突然想念他不在的日子,眼皮一抬,瞅着他有气无力的问:“你什么时候回楚国?”

赶紧回去吧,她真的不需要陪伴,自己一个人挺好的……

他一来,直接白日宣淫,简直了。

刚才动静那么大,估计现在外面守着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干嘛了,丢脸死了!

闻言,容郅忍不住笑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一脸宠溺,楼月卿更郁闷了。

她到底为啥要成亲?

萧正霖这样大加封赏,受封的皇子公主们,有人欢喜有人忧。

萧以憬正想不通萧正霖的用意,萧玉娆就又来了。

萧玉娆一到,萧以憬便开口问:“皇姐,你觉得父皇此次是何用意?”

从来对他们不闻不问的人,如今突然大肆封赏他们,这怎么想都觉得诡异。

萧玉娆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而是面色认真的问:“你昨日去找萧璃玥时,到底说什么?”

“我……”这和今日的事情有何关系?

萧玉娆沉声道:“昨日她和你见面之后,就进宫去了,去见个皇贵妃和父皇,这才有了今日大大加封赏,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

闻言,萧以憬有些不解:“这不是皇贵妃劝父皇下的旨么?”

他派人去打探过怎么回事,手下回来禀报说在,这是皇贵妃出言相劝,父皇才命翰林院起草诏书的啊……

萧玉娆冷嗤:“你以为没有萧璃玥的意思,父皇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封赏我们?简直是妄想!”

她的这个父皇,这么多年来,她就算是没有完全看透,也摸清了几分,他现在忙着讨好他那个宝贝女儿,怎么可能会这个时候封赏他们惹她不高兴,就算是要封,也不可能这几日,毕竟明日就是祭天大典了。

除非,是她的意思。

也只有那丫头,才能三言两语左右父皇的决定!

“可她为何要这么做?我昨日和她……”顿了顿,萧以恪眸色微凝,把昨日和楼月卿见面的情形大致告诉了萧玉娆,不过,有些说不出口的,他自然是不会说。

闻言,萧玉娆面色一变:“你是说,你不仅提出让他支持你夺嫡,还把萧以恪的身世说了?”

“嗯!”

萧玉娆脸色一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萧以憬:“你简直是糊涂啊!”

萧以憬一愣,不解的看着萧玉娆:“皇姐……”

萧玉娆咬牙沉声道:“你平时也是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如此沉不住气呢?萧以恪的身世你知道了就好了,为何要在她面前说出来?她和萧以恪感情这么好,听见你的那些话,岂能不怒?”

闻言,萧以憬皱眉道:“可她不是已经劝说父皇封赏我们了么?”

虽然是所有皇子公主都大加封赏,可是,父皇对他们姐弟二人本就不待见,这么多年可从未封赏过他们,就连萧玉娆的婚事,也都是到了适婚年纪温贵妃做主的,可她一直连封号都没有,所以大家都只叫她的公主,而他的封号,是小时候就已经加封的,到了年纪便例行公事出宫自己建府,婚事什么的,也都是执掌后宫的温贵妃做主选的,如今这样的加封,对他们也算是厚赏了。

不得不说,他有些受宠若惊。

萧玉娆眸色一狠,冷声道:“这不是封赏,这是警告!”

警告他们,这是他们能得到的极限,让他们安分守己!

而这些,都是萧璃玥对他们的施舍!

萧以憬一愣,顺着萧玉娆的话想了想,不由心中大骇。

萧玉娆拧眉,忽然开口:“不过……”

萧以憬忙问:“不过什么?”

萧玉娆想了想,淡淡的说:“她应该只是劝说父皇封赏我们,你的那些话,她怕是没有对父皇说,如此看来……”

萧以憬眸色微动:“她不想我们被父皇处罚?或者说,她不想我们死?”

虽说这些是警告,可也证明,她对他们,仍有余地……

萧玉娆颔首:“不错!”

“那皇姐打算如何?要不我再去……”见见她!

萧玉娆摇头:“不,你再去,怕是会惹怒她!”

毕竟昨日已经惹怒了一次,而且,萧玉娆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弟弟,真的斗不过那丫头,届时,适得其反!

萧以恪一愣:“那姐姐的意思……”

萧玉娆嘴角微勾,意味深长一笑:“我自有打算!”

这么多年不见,她也很想见一见这个妹妹,看看她这么多年,长进了多少,虽说传言不少,可眼见为实!

只有亲自会一会她,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萧以怀正在为儿女得到加封而高兴,正要大肆庆贺,就被汤卉召进宫了。

一被引进未央宫大殿,他正要行礼,一道密函迎面砸来,扑在他脸上,随即掉在地上。

萧以怀一愣,看了看脚边的密函,才抬眸看着汤卉,刚一抬头,就看到汤卉目光凌厉的看着他,冷声道:“捡起来,自己好好看看!”

萧以怀闻言,立刻往要捡起脚边的密函。

打开,看着密函的内容,然而,刚一看到,脸色一变了。

豁然抬头:“母后……”

汤卉厉声道:“你还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调动那么多人打算去刺杀她?你以为就凭你那些没用的酒囊饭袋,能杀得了她?不自量力!”

萧以怀面色一僵,忙问道:“母后,您怎么会知道此事?这是谁写给您的?”

这件事情他做的隐秘,舅舅和三弟接连相劝,他都没有给出回应,只是自己派了心腹集结秘密养着的死士做好准备,等寻好机会在动手,可是,也只是在准备而已,且昨日才吩咐的事情,怎么会这么快就被人密报到母后这里了?

汤卉没回答,只是面无表情的冷声道:“你无需知道,你只要给本宫记着,此事到此为止,本宫不管你是听谁的怂恿才做这种蠢事,都到此为止,否则,本宫也保不住你!”

闻言,萧以怀面色一僵,咬了咬牙,看着汤卉面色不甘的道:“母后,您怎么就如此肯定儿臣不会成功?儿臣做了万全的准备,一定会杀了她,就算她在如何厉害,哪怕是三头六臂,她也不可能逃得了!”

他集结了整整五百人,且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只要想办法单独让她出城,便可让她回不来!

他知道她武功高,可一个人再厉害,也终究是寡不敌众!

汤卉闻言,冷笑一声,咬牙冷声道:“万全的准备?我告诉你,只要她还没死,只要你父皇活着,你就不可能做到万全的准备,收起你那可笑的自信,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萧以怀被汤卉这般贬责,面色有些难堪,可并不敢反驳,只是道:“可是母后,她若不死,我们就是死路一条,她不会放过我们,也不会放过您,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么?”

当年,可是母后一手策划,把那丫头送离,之后派人暗杀,又找人顶替她,还有当年景皇后的死,她岂会善罢甘休?

母后,他,还有汤家,她都不会放过,如今她只是刚回来,还没心思对付他们,可这也只是暂时的,所以,为了自保,他只能在她出手前,不惜任何代价,杀了她!

他已经想好了脱身的办法,绝对会让父皇怀疑不到他头上,只要她一死,他才可以高枕无忧!

汤卉眸色冷凝,不以为然的冷嗤道:“我的死活,还轮不到她还决定!”

对也好,错也好,她汤卉该死该活,只能她自己来决定,轮不到任何人来处置她!

萧以怀神色一怔,不解的看着汤卉,什么意思……

见萧以怀一脸疑惑不解,汤卉没有解释,只是淡淡的说:“我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断了你那些妄想,也最好不要再自作聪明,听信谗言,否则,你父皇若真要杀你,本宫也保不住你,届时,你好自为之!”

“可是母后……”

汤卉立刻打断他的声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声音比刚才凌厉了几分:“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滚出去!”

萧以怀见汤卉如此,只好退了出去。

至于刺杀的事情,既然如此,他也只能遵从她的意思,到此为止了。

他虽然对这个母后诸多不满,可是,却也不敢忤逆她的意思。

他也不懂,他的母后,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