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只为她(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见萧以恪松了口气,蹙了蹙眉,问:“你们到底打算如何?”

这件事情,他作为局外人,原本没有资格置喙,但是作为她的丈夫,他却也不能不管。

萧以恪悲凉一笑:“我们还能如何?依照无忧的脾性,若是不告诉她,她会杀了长乐的,长乐的一条命……我们都赌不起!”

为了保住长乐的命,也为了挽救这一场骨肉相残的悲剧,该如何,便只能如何了。

他们已经尽力了,尽力把伤害降到最低,可是,终究无力回天,他没想到,她会猜到这一点,会追去,会不肯罢休!

容郅不置可否,沉默片刻,淡淡的道:“孤可以带她离开这里!”

他有把握,可以把她带回楚国,可是,若真的如此,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这里的人,甚至,永远放不下执念和心结,只是这样的伤害,比真相轻很多。

萧以恪苦笑:“事已至此,你就算是带她离开,她也未必不会知道,与其多此一举,不如直接告诉她吧,这是她注定要承受的!”

她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要背负这场罪孽,妖怪,只能怪造成这一切的那个人,她的极端和不甘,给自己的两个女儿带来了一生的不幸。

两姐妹,谁也逃不过。

容郅眸色微动,抿唇淡声道:“可孤不想她知道这些!”

萧以恪一愣,眼眸微缩,定定的看着容郅:“那你想如何?”

容郅抬眸,目光坦然的看着萧以恪,面无表情的道:“你应该知道,除了她,谁的生死于我而言,都不重要!”

所以,如果有可能,他会杀了长乐。

只要她可以不受到伤害,他什么都不会顾忌。

闻言,萧以恪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容郅,沉声道:“容郅,长乐是无忧的亲妹妹,你可不要乱来!”

容郅面色如旧,淡淡的道:“她不知道有这个妹妹,我可以让她一辈子都不知道!”

萧以恪心中大惊:“你……”

容郅面无表情的道:“你应该清楚,我只在乎她!”

他并不在意长乐是死是活,之前他希望长乐活着,只不过是因为她和无忧毕竟有这一层关系在,且她就算活着也不会影响到无忧,可是如今既然事已至此,比起无忧,长乐的死活他自然不会在意。

他只在意她,为了她可以好好的,他没什么是不敢做的!

他比谁都清楚,如果她晓得当年的事情,知道自己所有的坚持和信念都是一场笑话,她肯定无法接受,她会做出什么,他甚至无法想象。

他是真的怕,怕她发疯,怕她万念俱灰。

所以,为了她,他不介意,杀了长乐!

萧以恪目光沉沉的看着容郅,咬牙道:“容郅,你应该很清楚,就算你杀了长乐,她日后若是知道此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原谅她自己,你别忘了,长乐,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你觉得,她会无动于衷么?”

容郅面色陡然一冷,斩钉截铁的道:“她不会知道!”

萧以恪毫不退让:“若是你敢对长乐下手,我会告诉她—所有的一切!”

到时候,她会更痛苦!

容郅眯了眯眼,冷冷的看着萧以恪,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萧以恪握了握拳,定定的望着容郅的的眼睛,没有任何忌惮和顾忌,厉声道:“容郅,我就算是再偏心无忧,长乐也是我妹妹,我虽然不待见她,可不代表我会看着她死,你最好不要乱来,否则,你那么了解无忧,应该很清楚,她若是知道你杀了她妹妹,绝对不会原谅你!”

容郅脸色阴沉的的厉害,冷眸眯起,眼底一片凛然,看着萧以恪,没有说话。

萧以恪也明白他想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护着楼月卿,面色缓了缓,淡淡的说:“我知道你是为了她好,可是容郅,我希望你三思而后行,不要忘记,那是你最爱的人最亲的妹妹,不是无关紧要的人!”

容郅岂会不明白?

她不是无心之人,也并非真的狠心,如果她知道长乐是她的亲妹妹,她一定不会如此,或许,得知自己有一个妹妹,于她而言,是一种慰藉,可是,伴随而来的伤害,会把她逼上绝望之境,他怎么忍心?

萧以恪见容郅仿佛听进去了,缓了口气,这才很无奈的低声道:“她这几日应该就会知道,怕是会承受不住,你是她的丈夫,请你好好看着她,别让她做傻事!”

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容郅,便离开了。

他怪不得容郅会有这个想法,可是,他绝对不能坐视不理,只希望容郅能顾着他的这个威胁,不要真的乱来。

容郅立于原地,许久未动,仿若雕塑一般。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动了动,转身往扶云阁走去,然而刚一转身,就看到莫离站在那里,面色晦暗,显然是听见了他们刚才的话。

他刚才和萧以恪对话想来太入神,竟未发觉有人靠近。

莫离走过来,福了福身:“王爷!”

容郅蹙眉,淡淡的问:“你为何会在此?不是让你看着她?”

莫离低声道:“主子睡得很沉,所以我就过来瞧瞧!”

容郅蹙眉,不过倒也没责怪她,莫离是从小跟着楼月卿的人,与楼月卿感情跟姐妹一样,所以,他对莫离的态度还是很宽和的,没怪她擅自过来偷听,只是淡淡的问:“你都听见了?”

莫离颔首:“是!”

她很震惊,可也觉得合理,长得那么相似的两个人,没有易容术作祟,如果没有关系,那就太奇怪了,他并非没有怀疑过,只是这一点,主子似乎并未想过,所以,她便一直认为是巧合罢了。

可如今,听见这些,她虽然很震惊,可也并未觉得难以相信。

只是,主子若是知道……

容郅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道:“既然你都听见了,说说你的意见!”

“啊?”她的意见?

容郅微抿着唇沉声道:“你自小在她身边,与她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对她最了解,你认为该如何才好?”

莫离一怔,随即面色僵硬的摇了摇头:“这……莫离也不知道!”

容郅蹙眉。

莫离又道:“不过有一点,莫离很肯定!”

“什么?”

莫离轻声道:“主子如果知道她有一个同胞妹妹,想来她会很开心!”

虽然会痛苦,可过后,总会有一丝慰藉。

她是很在意亲情的人。

闻言,容郅怔了怔,随即拧眉:“你确定?”

莫离颔首:“王爷,莫离很了解主子,如果让她选择,她会选择知道真相,虽然残酷,可这是与她息息相关的事情,无论如何,她都有权利知道,哪怕因此痛苦,那也是一时的,总会过去,可是心结解不开,那便是一辈子,而且,她……”顿了顿,随即定定的看着容郅,笃定道:“很不喜欢被欺骗,甚至是很厌恶被人欺骗的感觉!”

容郅闻言,忽然沉默了。

莫离淡淡一笑,又道:“还有,您不要低估了主子的聪明,她不是随意就能蒙骗的人,巧合太多,那就不只是巧合了,这一点我们清楚,主子更明白,她如今把长乐公主带回来却不予理会,不是为了要长乐公主这一条命,而是在等一个答案,或许这个目的,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她不是没有察觉这一切太不寻常,怕是第一次见到长乐她就觉察隐有疑窦,汤卉不会知道她长大后的模样,又岂会找得到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去顶替她?只是,她不愿意,也不敢往这方面去想,所以装作不在意,毕竟世人都知道,当年景皇后只生了一个女儿,她也一直这样一位从未怀疑,如今,又怎么愿意忽然推翻这个认知,没有任何证据的去接受一个荒谬的猜测?

可如果不是心底的那一丝自己都不愿意察觉的疑惑,早在当年在白兰关外的时候,按照她一贯杀伐果决的脾性,她就已经直接杀了长乐,又何必鬼使神差的留长乐一口气?

而今日,她直接可以在追上的时候,就杀了长乐,又何必大费周章把她带回来?

容郅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莫离,见她眸色笃定,静默了许久,才低声道:“孤明白了!”

莫离这才笑了笑,福了福身,便打算转身回去。

见她往扶云阁的方向回去,容郅便淡淡的说:“你今日跟着她折腾一日也累了,去休息吧,孤会照顾好她!”

莫离一愣,随即颔首:“是!”

容郅这才回了扶云阁。

莫离望着容郅的背影,眸色凝重起来。

她虽然把自己对主子的了解分析的很好,说的也是实话,可也不由的担心。

主子这一次,怕是要大受打击了。

也不知道这些不幸,何时才是个头啊。

叹了一声,她转身回自己住的地方。

然而,一夜未眠。

第二日,楼月卿醒来后不久,门口就有人来报,兰陵公主来了。

楼月卿其实并不想这个时候见她,可是她已经来了,却又不能拦着不见,就让人放她进来了。

兰陵脸色不太好,显然是有些生气,生她的气。

这不,一进来,就直接问她:“皇姐,皇叔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这样对他,现在还不肯进宫去看看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