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血浓于水(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吩咐莫离准备了她需要的东西之后,才去了地牢。

容郅要抱她去,楼月卿不肯,硬要自己走去,可是又走的不稳,所以,容郅扶着她。

走到地牢入口的时候,楼月卿忽然停下脚步。

容郅见她顿步不前,问:“怎么了?”

她嘴角微扯,擒着一丝苦笑:“有些胆怯了!”

容郅蹙了蹙眉,温声道:“如果不想面对,就不要去了,把她放出来就好了!”

楼月卿摇了摇头:“不,是我该承受的,不管的好的坏的,我都要面对,没有资格逃避!”

说完,她缓缓往前走去。

容郅立刻扶着她,一起走进了地牢入口。

莫离端着一个托盘,跟在他们后面。

与此同时,地牢里面。

长乐这三天来,从未合过眼。

她在等,等楼月卿来,可是等了整整三天,都没有见到她。

她的心,从一开始的震惊,诧异,痛苦,挣扎,经过三日的沉淀,再一次平静了。

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是她的噩梦,生来就是一场噩梦,而她的存在,从始至终,这可是一场笑话,天大的讽刺!

前所未有的悲凉和绝望,涌上心头,她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听到外面传来动静,她恍若未觉,呆呆的坐在那里,就像一块木头。

楼月卿还没走到关着长乐的牢房外,就停下脚步,让容郅在那里等着,自己一个人步履蹒跚的走向长乐的牢房外,透过栏杆缝隙,站在那外面看着里面抱着身子缩成一团坐在那里的长乐,她目光微滞,凝视着长乐,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站了太久,本来身子就不能久站,加上头上隐隐作痛,一阵晕眩,她身子一歪,立刻伸手扶着栏杆。

莫离见状,忙一手扶着她,一手端着托盘。

担忧的声音响起:“主子……”

楼月卿抬眸,看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必担心。

莫离的声音一出,里面的长乐,动了动,之后,抬眸看了过来。

看到楼月卿,她愣了愣,随即,缓缓抬起头来,讷讷的看着她。

楼月卿拂开莫离扶着她的手,抬眸看了过去,见她已经看过来,眸色微动,扶着栏杆,缓缓走向牢房门口,推开了本就没有上锁的门,缓缓走了进去。

长乐看到她头缠着纱布,脸上一片擦伤的疤痕,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的样子,有些吃惊,蹙了蹙眉,立刻站了起来。

目光从上到下扫了一眼楼月卿,她讷讷的问:“你……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离开时还好好的人,三日不见,就成了这幅样子?

出什么事了?

楼月卿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愣了愣,随即眸色微动,淡淡的说:“摔了一跤!”

长乐皱眉,摔了一跤?

她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脸上擦伤一大片,脸色那么难看,刚才走路步履蹒跚的样子,这伤势可不是摔一跤就能摔出来的。

跟人拼命了吧?

楼月卿见她一脸狐疑,微微抿着唇,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别过脸去,淡淡的说:“从乾元殿前的台阶上摔下来了!”

长乐很想嗤一声出息,可是话到嘴边,绷着脸,没有吱声。

楼月卿忽然转过头去,看向莫离,莫离立刻端着托盘上前,托盘上,是一碗清澈的水,和一根长针。

意思很明显,滴血验亲。

长乐看着莫离手上的东西,愣了愣,看着楼月卿:“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应该彼此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就当是给彼此的一个心安吧!”微微抬眸,定定的看着她,目光炯炯,楼月卿神色认真的问:“你……敢么?”

长乐闻言,眸色微深,忽然沉默了。

楼月卿缓缓走到一边,淡淡的道:“我从小到大,只知道当年母后只生了一个女儿,那就是我,她是因为生我而死,她的死,是我这二十年最大的心痛,为她报仇,是我唯一的信念,可如今,你的出现,让我信念开始动摇了,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如果你是我妹妹,为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的存在,这场骗局,到底是谁策划的,又是谁,瞒天过海把你送到了汤卉的手上,这一切都太荒谬了,所以,得不到证实,我真的无法相信!”顿了顿,她转过头来,看着长乐,眸色微动,轻声问道:“我想,你也是一样的,对么?”

然而,长乐静默了许久,抬眸,眼底一片清明,摇头,淡淡的说:“我不想验!”

楼月卿微微蹙眉。

她苦苦一笑,幽幽道:“正如你所言,我们谁都不愿意相信这还真的,而我比你更不愿意相信,相信我自己生来就是一个笑话,我不想亲自验证这一切,不想自己亲自压垮最后一丝尚存的侥幸,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么残酷的事情,所以……”她看着楼月卿,抿唇道:“我求你,你放过我吧!”

如果,她没有这样的身世,那这一生都沦为棋子冒名而活倒也认了,可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她,她的一生,不过是一场荒唐讽刺的笑话,她这么多年的苦心孤诣,都如何可笑!

楼月卿闻言,心底一抽,看着长乐略有些祈求的眼神,她眸色微深,咬了咬牙,淡淡的道:“如果我得不到证实,我会杀了你!”

长乐神色微怔。

见楼月卿面色淡然眼神坚定,她怔然片刻,旋即无所畏惧的笑了笑,轻声道:“那你动手吧!”

楼月卿蹙了蹙眉,眸间掠过一抹异色。

长乐目光恳切的看着她,抿唇低声道:“若是能死在你手里,于我而言,也是一种解脱,我可以告诉我自己,这是我欠你的,窃取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是我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所以,你杀了我吧!”

楼月卿眯了眯眼:“你不怕死?”

她目光坦然,苦笑道:“如今对于我来说,死,总比活着好!”

死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她的噩梦,也可以结束了,这于她而言,就是解脱!

闻言,楼月卿身侧的手微微攥紧,微抿着唇,望着长乐淡淡的道:“可我不想让你死!”

长乐一怔:“可你不是说……”

楼月卿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郑重道:“我说,如果你不验血,我就杀了你,可是,我不想你死,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长乐闻言,沉默了。

她似乎明白,又好似不明白。

楼月卿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我们……都不能逃避!”

长乐神色微动,垂眸,静默了许久,当余光看到楼月卿脚动了动,似站不稳的时候,她动摇了。

转头,看着莫离端着的托盘,她神色微动,上前一步,接过莫离手里的托盘,端到桌上放下,然后,毫不犹豫的拿起碗旁边的长针,刺破了自己的指腹,之后,捻了一滴血,滴入水中,血滴立刻在清澈的水中散开。

她转过头来,看向楼月卿。

楼月卿眸间掠过一抹异色,上前,和她一样,拿起长针,刺破指腹,滴了一滴血进去。

两人的血在水中散开,染红了一碗水,可是慢慢的,两滴血忽然往中间凝固,慢慢的,慢慢的,凝结在一起,契合的仿佛是同一滴血!

饶是早前就已经肯定了,可是,事实面前年,两人难掩惊诧,心里,百感交集。

楼月卿腿下一软,身形一歪,幸好莫离眼疾手快,在她摇摇欲坠时,扶住了她,长乐虽然很惊诧不可思议,可是面上比楼月卿要平静许多,余光瞥到她身子一歪,她神色一动,看着她。

楼月卿抬眸,目光复杂的看着长乐,姐妹俩四目相对,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收回了目光,微微侧目,对莫离低声道:“扶我出去!”

莫离一愣,随即微微颔首,扶着她,缓缓离开了。

长乐看着她身影慢慢消失在眼前,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楼月卿神色木然的被莫离扶到容郅那里,容郅见她如此,也不多问,从莫离手里接过她,拦腰抱起,转身大步走出地牢。

然而,刚走出地牢门口,楼月卿忽然出声:“等等!”

容郅脚步一顿,垂眸看着她,而她则微微转头看向后面的莫离:“莫离,把她带出来,安置在褚玉阁,派些丫鬟过去,好好照顾她!”

莫离一愣,随即颔首:“是!”

她才看着容郅,轻声道:“走吧!”

容郅这才抱着她大步走向扶云阁的方向。

而莫离,则是转身走回地牢,亲自带着长乐前往王府中足以和扶云阁的精致媲美的褚玉阁安置,并且分派了十多个懂事的丫鬟去照顾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