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长乐过往,切骨之仇(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嘴角微勾,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今我的事情天下皆知,此事看似复杂,实则简单,秦仲是个聪明人,怎么会猜不到此事与汤家有关?不出意外,秦仲一定会和汤家和萧以怀联手,对付我们!”

他们结的仇家真的不少,一旦这些仇家联手,那还真的是不容小觑!

还好东宥那边有南宫渊坐镇,不会和他们为仇,不然,可就麻烦了。

闻言,容郅眸色一凛:“如此,孤派人杀了他,永绝后患!”

他当初留下秦仲,对秦家手下留情,不过是念及多年前秦相对他的扶持维护之恩,加上秦家以前对他忠心耿耿,秦相并未做什么危及江山社稷的事情,他也不好为难,最主要的一点,皇帝年幼,他并不想赶尽杀绝,可如今看来,真的是他太过心软!

楼月卿嘴角微扯,没好气道:“你如今杀了他,只会让事情更糟!”

秦家是皇帝的母族,而秦仲,是皇帝依仗的人,明面上,他并未犯错,若是容郅对秦家赶尽杀绝,怕是会难以收场,加上她的情况,届时,楚国怕是要出乱子。

容郅蹙眉:“不杀他?难道留着他作乱?”

楼月卿不以为然,淡笑道:“你若要杀他,我也不反对,可若是要杀他,皇帝也留不得了,可是皇帝年幼,且没有错,还是我们一手扶上皇位的,如今贸然除掉他,怕是麻烦不小啊!”

容郅虽然是实际上的楚国之主,可是,名义上,他只是摄政王,若是除掉皇帝,那便是谋反,而且,除掉皇帝之后呢?

他不想做皇帝,不喜朝堂纷争,而她,也不想他做这个皇帝!

可谁还能做这个皇帝?

襄王?

虽然人还算贤德,性格也温润,可是,这也只是他不敢有野心,毕竟容郅这么多年收拾了那么多兄弟,有两个现在还在宗人府关着发疯,他很清楚容郅的手段,知道自己争不过,可是,一旦扶他上位,那可就不一样了。

没有一个皇帝可以容忍容郅这样的存在吧,就算他不做这个摄政王,威望已成,对整个楚国都威慑极大,手握兵权,朝中多数大臣皆是他一手提拔,对他忠心耿耿,只要他活着,就是最大的威胁,这是所有上位者都不喜的。

所以,那还不如先留着小皇帝呢,起码对谁,都不会形成威胁!

容郅闻言,也觉得楼月卿所言有理,想了想,道:“那孤传消息回去,让王叔寻个缘由让秦相犯点错,在借由孤的旨意,将他软禁在府,罢免一切权利!”

楼月卿闻言,倒是没什么意见,挑挑眉问:“那西宁王和魏王呢?”

容郅倒是沉默了。

这两个,确实不好办,他们可和秦相不一样,魏王是原魏国君王,魏郡虽然已经隶属楚国,可是,那边的民心和军心都是向着他的,且一半实权都在他手里,官员都是原本魏国的官员,这可不是说软禁就软禁的,而且,连着西宁王也都牵扯其中,且西宁王如今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半点实权和影响力的西宁郡王,他乃一方封疆大吏,儿子容康越郡王也在朝中军中有些许影响力,总不能把他们两个都废了吧,可没那么容易。

果然,人总是贪心啊,他给西宁王府的恩宠,终究是让他们膨胀了,竟然敢计划着除掉他取代他!

好大的胆子!

楼月卿淡淡一笑,沉声道:“如果你现在人在楚国,这些你要做倒也无妨,不管有多大的麻烦,你都可以化解镇压,可如今你在璃国啊,远水难解近渴,会出大乱的!”

一旦真的出手,可就不是小乱子那么简单的了。

这几年,楚国一直不太平,内忧外患没停过,整顿了一年才稍见起色,可如今又大灾之后,真的不宜再出事。

他们哪怕人在楚国,都不一定有把握可以处理好这件事,何况,如今他们远在璃国,若是贸然出手,出了乱子,他们也来不及赶回去,岂非适得其反?

容郅微微蹙眉,面色凝重起来:“你让孤想一想该怎么做!”

楼月卿微微点头,见容郅一脸凝重为难,她想了想,低声道:“容郅,若是……你就先回出国吧,我自己一个人……”

话没说完,容郅低喝一声:“你说的什么胡话?”

楼月卿面色一僵,咬了咬唇畔,垂眸,有些愧疚道:“我不想你为难,楚国现在需要你,可我现在真的不能跟你回去,所以,你先回去……”

容郅脸色沉得厉害,极度不悦的看着她,冷声道:“够了!”

楼月卿愣了愣:“容郅……”

容郅抿唇冷声道:“出去!”

他现在不想听见她说的这些话,一个字也不想听见!

楼月卿知道自己的话又惹他不高兴了,撇撇嘴,倒是没多留。

腹诽一声:臭脾气!

看着她离开后,容郅脸色愈发阴郁了。

没良心的女人!

楼月卿憋闷着出了书房,正打算去花园散散心,迎面而来一个婢女,是长乐叫来请她过去的。

长乐要见她。

楼月卿听到长乐要见她时,忽然静默了,也没有立即过去。

这几天,她并没有过问过长乐的情况,自从那日吩咐了莫离把长乐送去褚玉阁派人去好生照顾之后,她就好像遗忘了长乐一样,可事实上,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只是不想面对。

静默了许久,她提步,往褚玉阁走去。

褚玉阁在府中算是数一数二的住所,和扶云阁差不多,不过,比较偏僻罢了。

楼月卿到的时候,长乐就在等着她,一身素衣,面容寡淡不施粉黛,头上只有一支银簪轻挽着一头长发,看着虽然不似往日娇艳俏丽美艳无方,可是,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温娴雅致,周身散发着一股恬静与温婉,这和以前的她,大相庭径。

楼月卿知道,这才是她最真实的样子。

看到她,长乐眉梢一挑,随即恢复如常,缓声道:“我以为你不会来见我!”

楼月卿不置可否,如果不是她让人去请,自己确实不会来见她,那些事情还没查清楚,她不想面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

长乐嘴角微扯,淡淡一笑,看了一眼自己对面的位置,轻声道:“坐吧!”

楼月卿走到她对面,掀起裙子,缓缓坐下。

她一坐下,长乐便开口淡淡的问:“为什么要把我安置在这里?”

楼月卿默了默,随即回答:“这里,是母后嫁给父皇时住的地方!”

长乐一怔。

楼月卿环顾着周围的装潢摆设,眸色微动,轻声道:“不过,母后住的时候,这里不是这样的,如今这里,怕是也没有母后住过的痕迹了!”

那时候,景媃增恨萧正霖,所以不愿意住在萧正霖精心准备的扶云阁,而是住在这个最偏僻离萧正霖住的地方最远的褚玉阁,不过,褚玉阁以前不是这样的,比现在简陋多了,萧正霖登基那年,酆都大乱,王府不少院子被烧毁,是后来萧正霖登基后命人修缮,才有了如今的的样子!

长乐怔然片刻,呢喃出声:“母后……”

这么多年,她很怕别人提起这个女人,她也很少提起,因为她心虚,所以很不愿提起,如今得知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心中百感交集。

静默许久,她才看着楼月卿问:“我想知道,我们当年,为什么会分开,为何……我会落到汤卉的手里?”

这几日,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楼月卿抿唇道:“我还在查!”

长乐闻言,点了点头,轻声道:“等你查到了,一定要告诉我!”

“好!”

屋内开始静默。

两人很久都没有说话,两相静默,却也不觉尴尬。

不知道过了多久,长乐转头过来看着她,打破了沉默:“你是我这么多年来,最羡慕的人,也是最嫉妒的人!”

“为何?”楼月卿问。

“我从记事开始,就被迫接受调教,吃的穿的,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被规定好的,如果我做的不好,她们就会罚我,不打也不骂,就把我一个人关在一个很黑很暗的屋子里,让我自己反省,被关了几次之后,我再也不敢忤逆他们,只能拼了命的听话,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把自己变成他们想看到的样子,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只知道,只有听话,我才能活着!”

她说的很平静,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可这一字一句中,却是她悲惨黑暗的童年经历。

楼月卿听在耳里,痛在心中,好像,她所有的痛所有的苦,比起她妹妹,已经不算什么了。

长乐转过头来,静静的看着楼月卿,眸色微红,她哑声道:“直到七岁那年我被带回宫,被冠上你的名字,被勒令顶着你的身份活着,我才知道,我幼年所承受的一切,都只为了成为你,成为一颗棋子!”

楼月卿身侧的手,早已紧握成拳,骨节泛白,指甲嵌进皮肉中,她却半点不觉疼痛。

长乐转过头去,看着前面,眸色微凝,徐徐开口:“这么多年,我拼了命的按照汤卉的意愿活着,把自己变成她想看到的样子,只要是她说的话,我都唯命是从,不敢反抗,我每天都在害怕,在父皇面前,在所有人面前,我总是用娇纵跋扈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用心狠手辣去伪装我卑微到尘埃里的自尊心,这么多年来,我没睡过一个好觉,午夜梦回的时候,我的梦中,都会梦到小时候的无助和绝望,还有梦到那些被我杀死的人的脸,还有那些猩红的血,有时候,我甚至很想就这样死去,一了百了,可我没有勇气自尽,因为我不甘心呐,那个毁掉我的女人都还没死,我怎么能死呢?我必须活着,哪怕活得像一条狗一样,也没关系!”

楼月卿听着听着,牙关紧咬,眼眶红润,眼底,迸发出无限的恨意。

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恨汤卉。

哪怕以前恨不得杀了她,也不及现在,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她拼命的忍,忍着现在就冲进宫去把汤卉千刀万剐的冲动!

那个女人,可真是狠呐,她一个还不够,竟然一连毁了她们姐妹两个。

长乐缓了缓,静静的凝望着眼前许久,才看着楼月卿,红着眼,哽声道:“我是真的羡慕你,你是天之骄女,生来高贵,有父皇疼你如命,将你视若珍宝,那么多人真心待你好,而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窃取你的,我也嫉妒你,你拥有那么多我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东西,即使我顶替了你,把你的一切都据为己有,可我却明白,这都不是我的,偷来的东西,哪怕曾经拥有过,也终有一日会失去,所以,在楚国见到你的时候,确认就是你的时候,我是真的害怕,我不是怕我会失去这个身份,我只是害怕,害怕连最后一丝温情都会失去,父皇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哪怕这些好,其实不是对我,可是我也知足了,可如果你回来了,我会彻底失去我珍视的一切,甚至……父皇不会放过我!”

楼月卿呼吸一滞,之后,她看着长乐,轻声问道:“那你恨我么?”

她想都没想,直接点头,目光坚定的道:“恨!”

楼月卿一愣。

长乐抿唇,定定的看着她道:“你杀了绍衍的时候,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楼月卿一怔,随即眯了眯眼:“你真的爱他?”

她收回目光,垂眸没说话,眸色微凝,静默片刻,才淡淡的说:“他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楼月卿闻言,瞳孔一缩,立刻咬牙沉声道:“可他不爱你,他对你没有任何真心,我是杀了他,我也从未后悔过取了他的命,甚至是现在,我知道你是我妹妹的时候,我感到庆幸,庆幸我当初没有手下留情,那样一个凉薄无情的男人,他不值得你爱他!”

元绍衍是个什么样的人,楼月卿很清楚,这样的男人,到底怎么就让她如此爱着?

长乐苦笑,看着楼月卿咬牙反问:“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可那又怎么样?”

楼月卿拧眉,诧异的看着她。

长乐自嘲笑着,收回目光,幽幽的望着眼前,含泪哽声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知道他从没有爱过我,甚至是厌恶我,厌恶我肮脏,厌恶我水性杨花淫荡不堪,他对我只有利用,没有一丝真情,这些我都知道,可那又怎样?他不爱我没关系,我不在乎,我本就不奢望有人会对我付出真情,像我这样的女人,哪里配有人爱?可他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一个爱过的男人,即使他利用我,厌弃我,我也可以当做不知道,我只要他留在身我身边,仅此而已!”

她知道,自己不过是在为自己编造一个美梦,明明心里很清楚那个男人的薄情和虚伪,可是,却自欺欺人当做不知道,只因为,那个男人曾经给过的一丝关怀,即使知道是错的,她也不曾后悔。

楼月卿闻言,这才想起一件事,倏然眯眼,拧眉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要糟蹋自己的身子?是汤卉逼你的?”

她悲凉一笑,看着楼月卿幽幽道:“因为我不想嫁给汤铮!”

楼月卿闻言,眉头微拧。

汤铮……

她记得,那是长乐之前的未婚夫,成婚前一个月死的,当时,汤铮死的时候,她还收到消息,猜测是景阳王他们干的。

而当时,据说是长乐自己请旨赐婚嫁给汤铮的,可如今听她的意思,这其中另有隐情?

长乐见她疑惑,便解释道:“汤铮一直对我心怀觊觎,十五岁那年,他不知为何知道了我是假的,就以此威胁我,写信把我找出去,侮辱了我,毁了我的清白,还威胁我嫁给他,我没有办法,我知道,我的来历只有汤卉知道,如果不是她说的,汤铮不可能知道这些秘密,如果不是她的默许,汤铮不可能敢这样对我,所以她不可能为我做主,我很怕汤铮会将此事告诉别人,所以,我只能去找父皇赐婚,父皇虽然一开始不同意,可是后来还是拗不过我答应了,可我怎么甘心?

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对付汤家,所以,我就在赐婚之后,不停地糟践自己,让自己声名狼藉,我就是要羞辱他们,让他成为笑柄,被人耻笑,果然啊,他受不住了,想要取消婚事,我岂能如他所愿?他又想用我的身世威胁我,我当时已经不怕他了,反正他毁了我,大不了豁出去,不过一条命,我还可以把一切都告诉父皇,到时候父皇知道了汤家做的好事,一定不会放过汤家,他也知道此事有多严重,便怕了,所以再也不敢威胁我,只是我和他的婚事一再推迟……

后来,我遇上了元绍衍,就在萧以怀的府中,当时我去参加萧以怀长女的满月宴,在那里遇见了元绍衍,他只是出言关心看了我一下,我就沦陷了,遇见元绍衍之后,我已经不想再和汤铮有瓜葛,可是我也不想轻易放过他,就假意让父皇定好日子,一边想办法除掉他为我自己报仇,他的死,是我设计的!”

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怀疑到她的头上,就连汤卉,也不曾怀疑过她!

楼月卿闻言,又是心疼又是心酸,这些事情,她从来不知道,她怎么也没有想过,这个顶替她的人,会是她的妹妹,而这么多年来,她不幸的同时,她的妹妹,比她更不幸。

真的从来都没有一刻,如此恨过汤卉和汤家,从没有!

哪怕母后的死与他们有关,哪怕当年她被他们逼上绝路流落在外,弑母之仇,还有这些年的那点恨,比起今日,简直是微不足道。

身子微微发抖,牙关发颤,眼底迸发着寸寸恨意,脸色白的难看,手心已经被指甲刺破的血肉模糊,手不停地沁出血迹,她却不曾察觉,心痛与刺骨的恨意,早已淹没了所有的感官!

她已经没有任何勇气继续待在这里听长乐说这些诛心的过往,所以,极尽压抑着自己几乎难以压制的情绪,这才咬了咬牙,站了起来。

身子歪了歪,站稳之后,她深吸了口气,身子隐隐发颤,可见她此刻是何等心情,她没有看长乐,而是低压抑着声音道:“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报,你且等着,我会用整个汤氏一族的血,来清洗你这么多年所承受的屈辱!”

哪怕,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说完,她提步就要走出去。

“等等!”长乐叫她。

楼月卿脚步一顿,身形一颤,不过,没有回头。

长乐眼底蹦出一抹恨意,抿唇道:“你想怎么对付汤家,我都没有意见,但是,汤卉的命,是我的!”

楼月卿闻言一怔,回过头来,那双通红含泪的眼,拧眉看着她:“你想亲手杀了她?”

长乐颔首,瞳孔微缩,目光坚定的咬牙道:“我毕生的愿望,就是亲手杀了她,把她碎尸万段!”

楼月卿闻言,怔了怔,随即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会如你所愿!”

说完,她提步往外走去,只是,步履蹒跚,脚步沉重,每一步,都仿佛身上压着千斤重担。

长乐望着她那略显萧瑟沧桑的背影,目光落在她仍在滴血的手上,顺着血迹往回一看,看到她刚才坐的位置那边,一片血迹,长乐瞳孔一缩,眼底划过一抹担忧和慌乱,不由自主的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想要叫住她,只是,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长乐身子一软,瘫坐下来,怔怔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她恍惚片刻,随即,闭了闭眼。

其实,哪怕心里觉得不公,觉得荒唐可笑,她们本是一样的人,可是命运殊途,两个人都有各自的不幸,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去,甚至曾经,姐妹相残,可到底,她是开心的,起码,她有姐姐了,这是她最亲的人啊,以后,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就这样吧,她也知足了。

------题外话------

写的好心疼啊……

公子安爷开新文啦!长得美的都去看了哟!

《盛世妖宠之邪妃笑天阑》

她,是华夏第一兵王。铁血杀伐,肆意潇洒。一场事故,化为一缕幽魂。

她,是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天生痴傻,丹田尽碎。

然,当她变成了她,从此,一袭红衣绽放万千风华!

他,是神秘的腹黑妖孽,一场意外,遇到了她。从此,毒入心髓,绝不放手!

他说:“天地为证,日月为媒。吾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生世;心血为引,换你安好!你生,我守你永世无忧;你死,我灭天地、入黄泉,繁花碧落亦不负!”

**

她说:我从无野心,只想保自身周全!奈何敌欲杀我,我灭之!

她说:我只求家人安康,奈何国将破、家将亡,我披甲杀敌,战之!

她说:吾生之愿,与云陌世世双人。奈何天欲灭我,我便——封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