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容郅生气/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见她沉默,以为她听进了他的话,上前,握着她的肩头,极具耐性的看着她,轻声道:“无忧,你听我的,和我回去,不要再理会这里的事情,你想要报仇,想要如何,我们都可以帮你,你不要管了好不好?就当我求你,好不好?”

楼月卿闻言,紧抿着唇,抬眸看着容郅,道:“容郅,你知道的,这些事情和我息息相关,我和我的妹妹,都因为这些阴谋这么多年生不如死,我不可能置身事外了,所以,我现在不可能会离开这里!”

如果是在之前,她或许不会反对,原本汤家的事情,父皇他们已有打算,她自然不会干涉,只要结果一样,谁动手都是一样的,而且,经过这段时日的风波,她对这里早已没了过去的执着和眷恋,加上如今楚国的局势,确实需要容郅回去,可是她不回去容郅不会走,所以,她应该会和他一起回去,原本她就打算过,祭天之后,如果没什么事,她就先和他回去,有什么事再回来,可如今,长乐身世曝光,很多事情远比她想象的复杂,她不可能这个时候回去。

容郅闻言,眸色一沉,拧眉问:“那如果我一定要带你回去呢?”

楼月卿眸色微动,定定的与他对视,抿唇道:“容郅,你不要逼我!”

容郅一愣,随即骤然一怒,目光凌厉的看着她,咬牙问道:“楼月卿,你的心里,究竟把我当什么?”

楼月卿眼神坚定的看着他,语气笃定的道:“你是我的丈夫,我最重要的人!”

容郅怔了怔。

楼月卿又道:“可是容郅,我跟你说过的,我不会为了任何人和事离开你,同样的,也不会为了你放弃任何我坚持的事情,这一次,我是一定要留下来弄清楚当年的事情,查不清楚,我誓不罢休!”

不仅要查清楚,把她们姐妹两分散,害得她们半生不幸的人,全部送去地狱!

以前,她愿意等,等父皇和舅舅他们的计划,以最小的伤害和影响除掉那些人,可如今,她已经没有了耐性,她现在就在等,等卉娆把她想要的真相带回来!

容郅闻言,瞳孔一缩,沉声问道:“你一定要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才肯甘心么?”

楼月卿沉默。

容郅抿唇,沉沉的看着她,道:“无忧,你最好明白一点,你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你若是再出什么事,孤一定不会放过那些让你受伤的人,今日……”拿起她缠着纱布的手,容郅眸色一凛,狠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谁让你流血,孤就杀了谁!”

说完,他放开了她,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眼神意味深长,随即,他转身,大步走出去。

楼月卿知道,他真的生气了,这句警告,是认真的。

她是他捧在手上宠着护着的女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他如何能不气。

可是,她也……

算了,日后注意着,不让自己受伤,不让他担心就是了。

缓缓坐下,楼月卿无奈一叹。

容郅出去后,莫离匆匆进来:“主子,王爷生气了?”

刚才他出去时的脸色,阴沉的没法看。

楼月卿无奈的点了点头,苦笑道:“嗯,我把他气着了!”

莫离挑挑眉,想也知道,摄政王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却也不会轻易动怒,一般动怒,都是她家主子的功劳。

楼月卿抬头问:“对了,卉娆可有消息传回?”

莫离摇了摇头:“还没有,主子不是说让她查清楚了再回来禀报么?她怕是还在追查!”

闻言,楼月卿眸色微动,蹙眉静默。

莫离想了想,问:“主子可要叫她回来?”

楼月卿摇了摇头:“不用,等她自己回来吧!”

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虽然卉娆对追查这些事情十分擅长,又有这么多手下和尉迟晟相助,可是这些本就被刻意遮掩过的皇室秘辛,怕是再怎么查都查不到她想要的真相,只是,蛛丝马迹定是能够查到一些,只要有蛛丝马迹可寻,她就能够推断背后的秘密。

她只想知道,长乐与她姐妹分离,是汤卉暗中动的手脚,还是……

她最不愿意的,就是后者!

若是后者,那……

她该怎么办,长乐又该如何面对?

“那王爷那里……”

楼月卿咳了两声,摸了摸鼻子,闷声道:“他现在肯定在气头上,我现在去找他,他铁定不会理我,晚些时候再说吧!”

莫离眼观鼻鼻观心,低声道:“那莫离先出去忙了?”

楼月卿点了点头:“嗯,出去吧!”

莫离这才退出去。

莫离出去后不久,管理府中诸事的高公公来了。

拘谨恭谨的行了礼之后,高公公立刻奉上一本注着请柬二字的烫金本子,恭声道:“公主殿下,这是永宁长公主派人送来的请柬!”

楼月卿诧异片刻,才想起这位永宁长公主是何人。

她的姑母,萧正霖同母的长姐,嫁给位列璃国八大世族之一的昌平侯祁家,不过丈夫早些年去世了,如今的昌平侯是她的长子,她记得,这个姑母是皇祖母最疼爱的长女,比萧正霖大整整六岁,小时候,对她也是极好的。

楼月卿接过请柬,打开一看,眉梢一挑。

是永宁长公主的孙儿,也就是如今的昌平侯世子祁英大婚,就在十天之后,原本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大婚分发请柬的,只是,她刚回来,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如今才算告一段落,这不,请柬才送到她手上。

据说,这些日子,她这位姑母来了几次,不过,都被挡着,她吩咐了谁也不许放进来,这段时日不少人都来看她,各大世族的人更是都派了家中女眷来了,不过一个也没得进来,永宁长公主自然也在其中,如今请柬都送来了,她不去也不合适。

只是,她的这位姑母,是父皇同母的长姐,一向备受尊重,怕是这次大婚,人很多,她若是出现,怕是不免引起所有人的注目,如今的酆都,上至皇亲贵胄,下至贩夫走卒,谁不对她感到好奇?

真不想去……

楼月卿把请柬搁到一旁的桌子上,才淡淡的问:“娶的是哪家的女儿?”

高公公立刻回话道:“回公主的话,是左都御史韦方大人的孙女,名唤韦静娴!”

楼月卿闻言,在脑海中搜罗了一下,仿佛记得这位韦御史,是个正直不阿的老头子,据说,从皇祖父那一代就已经位列御史台,耿直,不畏权势,刚正秉直,如今已经六十多岁了,可以说是三朝元老了,朝中不少人都对这位十分忌惮,怕做错什么就被他弹劾,他是谁的面子也不给的。

淡淡一笑,楼月卿不由得笑了笑:“姑母还真是会选人!”

这种家教熏陶下养出来的女子,怕是也不会差到哪去,且韦家并无实权,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姑母怕是也不想树大招风让人觉得她和祁家有意结党,才选了这么个女子,不然,以她和祁家的地位,怕是想要娶一个公主为世子妃亲上加亲,都没有问题的。

高公公问:“公主可要去?若是要去,那老奴便吩咐下面的人准备相关事宜,以免届时出错!”

楼月卿垂眸想了想,片刻,她抬头对高公公道:“你准备一下该准备的贺礼,切不可失礼,其他的不用你管了!”

高公公立刻领命:“是!”

“退下吧!”

高公公欲言又止,不过想了想,还是躬身退了出去。

他摸不准这个主子的心思,也不敢多言,陛下只吩咐他唯公主之命是从,好好打理公主府,其余的,不要多问。

楼月卿坐了一会儿,这才站起来,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染着点点血迹的衣裙,撇撇嘴,转身去换了一件衣服,这才去了扶云阁后面的书房。

容郅不在!

她一阵狐疑,问了附中的侍卫,才得知,那厮在练武场。

府中后面,有一个极大的练武场。

楼月卿到练武场的时候,就看到他在练武场中挥剑翻腾。

啧,那厮在练武发泄?

真是稀罕了。

薛痕和冥夙都在一旁,两个人似乎都……

被蹂躏过了!

这是被当出气筒了?

看到她来,那两只被打的半条命都没了的立刻给她行礼:“参见王妃!”

楼月卿瞥了一眼周围的一片狼藉,再瞅瞅还在那边挥剑发疯的男人,问:“他抽了多久了?”

薛痕:“已经……快半个时辰了!”

楼月卿眉梢一挑,那不是和她吵了一架后,就跑来这里抽风?

还是第一次见这厮这么……

可爱!

转头看过去,见那厮好像没看到她来了一样,还在挥剑发泄,快得只看到一道黑影和一片刀光,楼月卿看着,嘴角微勾,夺了薛痕的剑,轻功一跃。

她虽然头上的伤还没全好,且手受了伤,可是并无内伤,又养了那么多天,不影响施展轻功。

然而,她刚凑进去和他打了两招,剑就被打飞了,那厮也停了下来,看着地上的剑,再看看她包扎着纱布的手,骤然一怒:“你手还要不要了?”

她握剑的手,正好是受了伤的那只,所以刚才握不稳剑,也不知道伤口有没有裂。

这个不省心的女人!

------题外话------

卡文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