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倒是明白她的心情,点了点头,可是转念一想,她拧眉看着萧倾凰道:“可是如果不这样,你就不能再做璃国的公主了,也一辈子都不能认祖归宗了!”

萧倾凰闻言,淡淡一笑,毫不在意的道:“这些都不重要!”

话落,她抬眸,定定的看着楼月卿,再次重复道:“这些于我而言,一点都不重要!”

高贵的身份和地位,于她而言,不过浮云,她从来都没有真正在意过。

楼月卿闻言,怔怔的看着她。

萧倾凰静静地看着前方,嘴角挂着一抹苦笑,幽幽低声道:“我顶着长乐公主的身份将近十四年,这么多年,这个身份带给我尊荣的同时,也带给我无尽的痛苦,我每天都在害怕,都在恐惧,戴着面具去面对所有的人,这个秘密,就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我的心头,让我觉得很压抑,甚至时常喘不过气,几乎没有一天开心过,如今我解脱了,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不想重温过去的噩梦,这段时间在这里,我每天都睡得很安稳,再也没有被噩梦惊醒过,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也不会觉得孤单,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寿宴上那件事之后,她好像卸下了心头重担,这段时间,是她这一生中,最轻松的日子。

如果再回到那个地方,见到那些人,她就会忍不住想起过去的一切,永远都得不到解脱,她真的不想,一辈子都活在那样的噩梦中,也不愿意。

闻言,楼月卿蹙眉,眸间划过一抹刺痛,静默许久,才轻声问道:“那你有什么想要的么?”

萧倾凰倏然一怔,恍惚片刻,随即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想要的!”

回想一下,她似乎连自己想要什么,都没有想过,以前想和元绍衍在一起,也只是因为一厢情愿,可是现在想想,其实,那只是一种执念,因为动了心,所以执著于此,但是,却也不是非他不可。

她真的,没有想要的。

楼月卿沉默了。

一个人,心中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没有欲望,便是心死如灰了!

她才二十岁,正是一个女子风华正茂的年纪,可如今,却已然心死,对所有的一切,在不抱任何念想。

楼月卿甚至有些怕,怕她哪一天觉得活着没意思了,会不会……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今后……”呢喃一声,她忽然迷茫了。

楼月卿轻声道:“你既然不想回归皇室,不想做这个公主,那今后,你想去哪里?你总不能一辈子都待在这里吧?”

她的人生,还长着呢,自然不能一辈子待在这个府邸这个院子。

萧倾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这些,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只知道自己不想再回到那个充满罪孽与噩梦的地方,却从没有想过今后何去何从。

她本来,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贸然得知这一切,她心很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她对现在的状态很满足,不用每天活在恐惧中,哪怕一辈子这样下去,她也知足了所以,对于今后,她从未想过。

楼月卿沉吟片刻,道:“那你该想一想了,我会尽快对汤家出手,除掉汤卉,到时候我就会离开璃国,你应该也不想待在这里,好好想想今后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我都会如你所愿!”

萧倾凰点了点头:“好!”

楼月卿又道:“还有,你若是在这里待着闷了,也可以出去走走!”

“出去?”眉梢一挑,随即自嘲一笑:“算了吧,我这样出去,被人认出来,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我不想节外生枝,况且,在这里待着挺好的!”

楼月卿闻言,不以为然一笑:“这有什么?如果你怕节外生枝,你可以遮着脸出去啊!”

萧倾凰难得莞尔,摇了摇头,轻声道:“真的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挺好的,如果你怕我闷,你可以多过来陪我说说话!”

楼月卿听她这样说,倒也也没多言,点了点头:“好,若是你想,我会常来陪你!”

萧倾凰这才会心一笑。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楼月卿第一次见她忧心地散发出的笑容,心情也随之好了。

这是她的妹妹啊……

勾唇一笑,她站了起来,目光柔和的看着萧倾凰,轻声道:“好了,容郅还在等我,我先回去,改日再过来看你!”

萧倾凰见她要走,忙叫住她:“等一下!”

楼月卿顿步,挑挑眉,静待她开口。

萧倾凰看着她,微微抿唇,低声问道:“当年的事情,你查的如何了?”

楼月卿一愣,眸色微动,袖口下的手,微微攥成拳头。

萧倾凰轻咬着唇畔,定定的看着楼月卿问:“我当年,为什么会落到汤卉的手里,你查到了么?”

楼月卿静默片刻,旋即莞尔浅笑:“还没有!”

闻言,萧倾凰一怔,眸间划过一抹黯淡。

楼月卿嘴角微扯,轻声道:“我先走了!”

萧倾凰点了点头:“嗯!”

楼月卿这才转身离开。

走出褚玉阁后,楼月卿忽然顿足,转身,神色复杂的看着褚玉阁,若有所思。

她真的完全明白了父皇母妃他们隐瞒一切的用意,真的,切身体会。

回到扶云阁时,容郅正在等她,午时已经过了,可是他还没用膳,显然是在等她。

看到她回来,脸有些臭:“舍得回来了?”

她明明午膳时分回来的,然而一回来就直接去了褚玉阁,在那里待了半个时辰才回来,他可都在等着她用膳呢。

楼月卿皱了皱眉,怎么感觉这声音酸酸的,瞅着他一脸别扭,楼月卿忍不住乐了:“哟,这是醋了?”

容郅立刻绷着脸道:“胡说八道!”

楼月卿嗤了一声:“那你咋说话酸溜溜的?”

容郅皱眉,他有么?

楼月卿鄙视他,没好气道:“以前吃男人的醋也就算了,现在连我妹妹的醋你也吃,出息!”

容郅轻咳了两声,摸了摸鼻子,没吱声。

楼月卿很喜欢他这副别扭的样子,看了一眼不远处楠木圆桌上已经凉了的午膳,蹙了蹙眉,轻声道:“这些饭菜看着也已经凉了,不如我们出去吃吧,顺便逛逛!”

她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走走了。

容郅乐意之极:“好!”

两人换了身便衣,都是简单的白色,楼月卿为了不被人认出来引起风波,还特意带着一个面纱,两人一个人都没带,就这样从后门出了府。

毕竟前门太招摇。

两个人手牵着手在人少的街道上慢悠悠的奏折,虽然这片街区人少,可是,这样一对金童玉女,也引来了所有过路人的目光,幸好楼月卿裹着面纱,不然,定会被人认出来。

大部分的酆都百姓都是见过萧倾凰的,所以,楼月卿只能带着面纱,毕竟,她现在是整个酆都的人注目的对象,被人认出来,免不了又是一番议论。

溜达了许久,两人都没说话,但是,手却紧紧地牵着,但是,走着走着,楼月卿忽然停下来。

那鼻子,跟狗鼻子似的,轻轻一嗅!

好香啊!

顺着香味看去,楼月卿目光停留在一家简陋朴素的混沌摊子……

咂咂嘴……

容郅见她忽然停下,不由一阵疑惑:“怎么了?”

楼月卿没吱声。

容郅微微皱眉,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嘴角一抽。

所以,容郅就算是很不情愿,还是被拉着坐在了馄饨铺子那又矮又旧的桌子旁边。

两人出尘绝艳的气质和气场,和这个摊子格格不入,所以,引来不少路人的注目,连摊位的老爷爷也忍不住侧目赞叹,真是一对佳偶,虽然那女子戴着面上,可是这身段这气质,想来定也是如天仙般的美人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