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湖边凉亭时,萧正霖和容郅还在对弈,显然是该谈的都谈了,如今便沉默着在棋盘上厮杀。

楼月卿和萧以恪只好在旁边空着的石凳上坐下,静静地看着他们下棋。

不晓得这翁婿俩是不是在较劲,就是一直僵持着,一盘棋从刚才开始下到现在,都快半个时辰了,竟然还没结束,且眼看着虚位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怕是难定输赢。

楼月卿坐在旁边都替他们着急。

这时,萧正霖拈着棋子的手一顿,转头想着楼月卿,笑着问:“无忧觉得这局谁会赢?”

萧正霖的问题一出,容郅转头看着她,对面的萧以恪也看着她。

楼月卿被这三个人看的头皮发麻。

这……她该怎么回答?

一个是爹一个是夫,她好像说谁赢都不太合适……

不过话说回来,萧正霖都输给她,而她和容郅下棋,虽然都是她赢,可是其中容郅放没放水,她岂会不知?

可是,难道要实话实说咩?

看着一脸企盼的萧正霖,再看看似笑非笑的容郅,而萧以恪,也是一脸揶揄,她轻咳两声,随即冷哼,绷着脸很不客气的道:“有区别么?反正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三个人都无语了。

这时,前面来人,禀报说新郎已经迎亲回来,快到拜堂的吉时了,请他们过去观礼。

四个人才起身往前面去。

越靠近前面,敲锣打鼓的喜庆之音越发的响,喧闹声不断。

因为萧正霖的突然到来,又是一国之君,所以,高堂之上的位置成了四个人的,永宁长公主和萧正霖一同坐在最上首的中间两个位置,而昌平侯夫妇则在略下面一些的两个位置。

下面的位置上,也坐着几位皇子公主王爷,还有朝中大臣,诺大的大厅中,聚满了观礼的宾客。

楼月卿并没有出现在大厅中观礼,而是和容郅在大厅外面不远处的角落中看着,索性大家都把目光凝聚在大堂上的新郎新娘,没有注意到他们,等到新郎新娘拜堂完毕,她才拉着容郅消失在角落中。

她让人通禀一声永宁长公主和萧正霖,便带着容郅离开了昌平侯府。

她来参加大婚,不过是为了来看看永宁长公主,心意到了就好了,永宁长公主会理解的,至于婚宴,她就不参加了。

夫妻俩一同上了马车,之后,马车缓缓离开了昌平侯府门前。

马车走着走着,她想起什么,问一旁正襟危坐闭目养神的容郅:“对了,你和父皇聊了那么久,都说了什么啊?”

容郅睁眼,转头看着她,沉吟片刻,倒是没瞒着:“说你!”

“嗯?”说她作甚?

容郅淡淡的说:“你父皇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亲眼看着你出嫁!”

楼月卿一愣。

容郅看着她,微微叹息,目光认真的道:“无忧,你父皇是真的很疼你!”

这是实话。

想起今日萧正霖谈及楼月卿时,眸间的宠溺和骄傲溢于言表,还有嘱托他好好待她时眼底的无奈和祈求时,容郅说不动容是假的,那个时候,他不是一国之君,不是那个曾令渚国忌惮的的不败战神,也不是那个多年来杀伐果决雷厉风行的帝王,而只是一个疼爱女儿的老父亲罢了。

以前他虽然知道萧正霖最疼爱楼月卿,可是,毕竟只是听闻,今日,萧正霖与他聊了她幼时的事情,他从萧正霖的神情中,看得出来,萧正霖对这个女儿,当真是倾注了旁人不及的感情和心血,作为一个帝王,本该在意江山胜过所有,可是似乎在萧正霖眼中,她比江山还重要,所谓父爱如山,便是这样了。

楼月卿愣神片刻,淡淡一笑:“我知道啊!”

容郅没有再多言。

马车一路平静的回到了公主府。

------题外话------

卡文严重,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