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阴差阳错,双双中毒/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她们周围的丛林中,突然出现大量蒙面黑衣人,个个手持长刀,杀气腾腾,缓缓往她们这里靠拢,一眼望去,竟不下百人。

莫离面色大惊,立刻警惕的看着四周,将萧倾凰护在身后,拳头紧握,伺机而动。

萧倾凰脸色霎时也有些难看,很是无措,她虽然会些武功了,可是到底是浅显,不仅护不了自己,怕是还会拖累莫离。

这时,莫离微微侧目,面色沉重的道:“小姐,等一下莫离拖住他们,您立刻骑马回马场,那里有驻守的侍卫,您立刻让他们护送您回酆都,绝不可逗留!”

闻言,萧倾凰立刻拒绝:“不行,我怎么能丢下你……”

莫离打断她的话:“您留下来,只会让我分心!”

萧倾凰面色一僵。

莫离看着越靠越近的黑衣杀手,咬了咬牙,抿唇沉声道:“主子命我保护您,我就是死,也不能让您出事,所以,您必须走!”

楼月卿也不知道策马去了哪里,加上这片山林极大,怕是楼月卿策马离去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里离马场又有些距离,也没什么人经过,等待救援是不可能了,只能她拼尽全力送萧倾凰安然离开,拖住这些杀手,只要萧倾凰能够安全离开,她无后顾之忧,以她的武功,自保还是有可能的,哪怕保不住自己的命,起码萧倾凰活着。

萧倾凰也知道自己留下会让莫离分心,咬了咬牙,点头道:“那你一定要保重!”

她策马回马场,把马场的守卫引来救莫离,这是最好的办法!

莫离这才环视周边已经靠过来将她们围得水泄不通的黑衣人,脑海中闪过各种应对的法子,这么多人,想要让萧倾凰冲出重重包围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眼看着周边的黑一日恩越靠越近,眼角扫过不远处的马儿,莫离眼前一亮,可随即脸色就难看了,因为那匹马离她们有些距离,且已经被靠近的黑衣人隔离在外,如此,想要把萧倾凰送上马背护她离开,真的难。

这时,靠近她们后面的黑衣人扬起长刀扑了过来,砍向萧倾凰的背,莫离立刻转身,反手拉着萧倾凰避开了袭击,然后,就按着萧倾凰的肩膀往下一压,整个人也顺势跃起,动作迅速的两腿一扫,那两个黑衣人一刀砍空,尚来不及回过神来,两人就被重重的踢开了,还撞倒了他们身后的几个黑衣人,顿时几声惨叫在林间响起,惊起周围树上的鸟雀。

她这一动作,周围的黑衣人见状,立刻红了眼扑过来,莫离刚一着地,见那些人扬刀扑来,立刻拉着萧倾凰往后一避,之后又顺势反身从萧倾凰身上翻转,将一刀砍空的黑衣人踢开,且脚力暗含内力,黑衣人重重的退后倒地,惨叫出声,口吐鲜血,他后面的黑衣人也被波及倒地。

这两个动作一出,那些黑衣人没有再扑过来,而是形成包围圈,将她们层层包围。

莫离脚一着地,立刻扫起地上方才被踢倒的黑衣人掉落的刀剑,一把给了萧倾凰,一把自己拿着。

萧倾凰有一点功夫底子,这段时间楼月卿又日日教她,长进了不少,赤手空拳没办法,拿着兵器总能应付一二,至少她顾不上的时候,萧倾凰可以自保。

两人背对着背,看着离她们不足两丈距离的黑衣人,面色都十分凝重。

莫离微微侧目,一边注意着周围黑衣人的动静,一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对萧倾凰低声道:“一会儿我送你上马,你立刻离开回马场,千万别回头!”

萧倾凰微微咬牙,点了点头,眼中光芒闪过。

那些黑衣人形成层层包围圈,整整三层的人,将她们围的水泄不通,只有打散了这些人,才有突围的可能。

她并未主动出手,而是和萧倾凰背对着背缓缓转动,警惕的看着周围的黑衣人,等着这些人主动出手,伺机而动。

果然,她有耐性,那些人可没有,见她们一直不动,便齐齐扑了过来,两人立刻与他们交手。

那么多人一起动手,莫离不敢再大意,立刻开始凝聚十二万分的精力与他们打,招招狠辣,刀刀毙命,又要顾着自己这边,还有注意着萧倾凰,尽力不让那些人攻击萧倾凰,只是她十分吃力。

这些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死士,不要命的攻击她们,饶是莫离武功高强,可敌众我寡,竟有些抵抗不住,加上要顾着萧倾凰,所以被划了几下,受了些伤。

只是,那些人也没讨到好,死了十几个,她们的脚下,一地的尸体。

那些黑衣人再次围着她们,不过一时间没敢再上前。

然而,很不好的是,因为他们刚才的打斗太过激烈,本来还在一旁的马,受了惊吓跑了。

这下子,逃离的希望渺茫了。

怕是只能把这些人都杀了才能活命了。

可是,数十近百人啊,想要杀了他们,谈何容易,若是没有萧倾凰,莫离倒是无惧,可是,她一定要保住萧倾凰。

环顾一下黑衣人包围圈外面的环境,莫离心中有了计较。

以她一人之力,想要在保住萧倾凰不受伤害的情况下杀了所有人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只能……

楼月卿骑着这匹马漫无边际和目的的驰骋着,打算兜了一大圈再回去,可是跑着跑着,心底猛然萌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且越来越强烈,她立刻勒住了缰绳,停在那里,拧着眉头,预感越来越强,她立刻让转了方向,往回赶去。

果然,跑了一段,就听到细微的打斗声,她暗道不好,挥着马鞭往前奔去,还没靠近,就远远的看到前面的树林间,的打斗,远远地,看到片莫离的身影在一群黑衣人中翻腾覆转,刀光剑影闪动,地上一地的尸体,血腥充斥着整片树林。

而萧倾凰,却不见踪影。

这时,莫离抵挡不住被砍了一刀退后了几步,为了不让自己倒下,她反手用手中的刀剑撑地,颤颤巍巍的站着,此时,她已经浑身血迹,显然是身上有伤,且嘴唇发紫,似乎中毒了。

黑衣人已经被她杀的七七八八,剩下的是几个见她似乎抵挡不了了,立刻扬起手中的刀砍向她,莫离睚眦欲裂,可是,她已经没了抵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砍向她,然而,刀光闪过,却没有砍到她,而是刀剑坠地,那个要杀她的黑衣人也轰然倒地。

莫离一惊,忙看向,面前的尸体,只见那具尸体眼睛瞪得老大,侧边脖子处,一根簪子插在那里,穿透了黑衣人的脖子。

莫离自然人出来了,这是楼月卿的簪子。

她忙看向簪子飞来的方向,远远的季看到,一袭白衣的楼月卿策马而来。

而剩下的黑衣人,也看到了楼月卿,面面相觑,随即再没有对莫离下手,而是缓缓退后,想要逃走,可是,楼月卿哪里给他们机会逃走,见他们退开,立刻弃了马,纵身一跃,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闪身而来,挡住了那些人的去路。

那些黑衣人被堵了去路,还没反应过来,其中一个都不摘掉发生了什么,手中的刀剑已经被夺去,之后刀光一闪,轰然倒地。

其他人纷纷目露惊恐。

可都难逃死亡的命运。

楼月卿没多久就把最后的十多个黑衣人都杀了,丢下了手里的剑,立刻走向已经撑不住跌跪在地上,用手中的刀剑硬撑着没倒地的莫离,扶着她,一脸担忧:“莫离,你怎么样?”

莫离一身都是伤,本来浅紫色的衣裙,竟被血染成深紫色,而衣裙也都被刀划得破破烂烂,好几处伤口血肉模糊。

而她的脸色也很不好,面容苍白,嘴唇却和身上的衣裙一个颜色,显然是中了毒。

然而,莫离没有回答她,使劲了力气拉着楼月卿的手,有气无力却仍吃力道:“主子,快……快去救小姐……”

楼月卿恍然大惊,脸色陡然一变:“凰儿……对,凰儿人呢?”

“那边……”莫离指着一个方向,吃力道:“有杀手追着……快去救她……”

楼月卿脸色大变,站起来就要追去,可是刚走一步,转身看着莫离:“可是你……”

莫离明显中了毒……

莫离咬紧牙关,微微摇头,哑声道:“死不了……不用管我,先去救小姐……”

楼月卿闻言,咬了咬牙,点了莫离的穴道,控制她体内的毒气和失血,见她昏迷在地,才玩莫离指着的方向追去。

追了没多久,就见到了萧倾凰,然而,萧倾凰是在一个人的怀中,而那个人,竟然是景恒。

地上,躺着几具尸体。

楼月卿一惊,急忙跑过去,果然看到景恒怀中的萧倾凰已经昏迷着,身上大片血迹,嘴唇发紫,显然也中了毒。

景恒看到她,一阵吃惊,正要开口说话,楼月卿那里顾得上他,立刻蹲在她旁边,看着昏迷过去的萧倾凰,脸色难看,惊声叫道:“凰儿……”

景恒赶到的时候,萧倾凰已经受了重伤生死一线,他杀了那几个人的时候,萧倾凰已经昏迷,他以为是楼月卿,见到楼月卿,便已经晓得怀中的人是谁,心中百感交集,见楼月卿一脸害怕担忧,便低声道:“放心吧,她没事,只是受伤失血过多,且中了毒,所以昏迷了,不会死!”

楼月卿闻言,总算是松了口气。

随即,她忙问:“是什么毒?”

景恒抿唇道:“梨花落!”

楼月卿闻言,心底一沉……

梨花落……

幸好,附近有一个别院,是景阳王的,萧倾凰和莫离这个样子,自然是不能送回酆都城的了,也不能回马场,只能就近选择,将她们送去了景阳王的别院。

幸好景恒在,他是花无心的亲传弟子,医术自是高明,这个毒虽然厉害,可是,景恒说他能解,楼月卿只能相信他。

显然,景恒在景阳王府的这个别院中住着,所以,他很熟门熟路,抱着萧倾凰,带着扶着莫离的楼月卿进了别院,去了其中一个小院子,放好萧倾凰之后,和楼月卿说了一声让她先等着,就面色凝重的出去了。

楼月卿看着并排躺在床榻上的萧倾凰和莫离,心底一阵慌乱,可是,她不敢动她们,只能等着景恒帮她们解毒。

景恒离开了一下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两个丫鬟,也带回来了一瓶药,分别给她们两人服下,之后才让丫鬟准备热水和衣物,帮她们换衣清理包扎伤口。

楼月卿这才问:“她们的毒……”

景恒抿唇凝声道:“放心吧,我已经帮给她们吃了我师父炼制的清蕴丹,虽不能全部解毒,可是暂时压制住了,若是想完全清理毒素,只能等她们外伤好了,再让她们泡药浴解毒!”

梨花落乃剧毒,中毒之人如果没有解药,中毒三个时辰内必死,可是少有花家解不了的毒,即使没有解药,他们也有办法把毒解了。

闻言,楼月卿松了口气:“如此便好!”

景恒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她们出事的!”

闻言,楼月卿倒没说什么,这一点,她相信景恒。

想起什么,她问:“对了,你怎么出现会在那里?”

这里虽然和事发的地方很近,可是却也有些距离,绝对不可能听得到动静,他怎么会如此碰巧出现,还救了萧倾凰。

景恒也不瞒着,如实道:“师父说那片山林中有归叶草,此草乃稀罕药材,其他地方难寻,便让我去找找看,我寻找时看到一匹马狂奔而来,就顺着马跑来的方向过去一探究竟,正好看到她被追杀,就出手了,幸好赶上了,否则,她必死无疑!”

说起来,他一想起那千钧一发的场面,仍觉得后怕,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受伤倒地意识涣散,身上都是血迹,那几个杀手正要将她杀了,若是他晚到一步,她就死了。

楼月卿闻言,点了点头,神色有些难看。

景恒不解的问:“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何要杀她?”

楼月卿咬了咬牙,沉声道:“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是,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些人应该是冲我来的!”

闻言,景恒明白了。

萧倾凰在世人眼中,早已是一个死人,他知道的,她一直把萧倾凰藏在公主府中,此事是秘密,就算她以前结怨甚多,都已经过去了,这些人今日追杀萧倾凰,实则是追杀同样长着这张脸的另一个人,也就是楼月卿。

要杀她,结果认错了人,所以对萧倾凰下死手。

微微拧眉,景恒问:“你觉得会是谁要杀你?”

楼月卿想了想,微微摇头:“我不知道!”

她说的是实话,想杀她的人真的不少,哪怕是璃国这里,就有无数人对她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她一时间也无法肯定幕后之人是谁,这种事情,总不能随便猜测吧。

景恒拧眉看着她。

楼月卿微微咬牙,眸间划过一抹冷芒与杀气,道:“但是我一定会查清楚,不管是谁,我都绝不放过!”

竟然差点要了她在意的两个人的命,此事,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她越过屏风,走向床榻,两个丫鬟正在给她们清理伤口和身上的血迹,两人身上都伤痕累累,特别是莫离,看着都触目惊心,她上前几步,身上轻轻触碰着莫离身上的伤痕,心疼至极,再看着萧倾凰,心疼的窒息,眸间尽是自责与懊恼。

她当时怎么就不管她们自己策马呢,如果她和她们待在一起,她们怎么也不会伤的的那么严重,还差点没了命……

两个丫鬟显然是懂得医术的,处理伤口和包扎十分娴熟,没多久,就全都弄好了,给她们换上了干净的衣物,之后收拾了一下才离开。

她们毒显然是解了一些,唇色已经淡了,只是,两人脸色都十分苍白,呼吸也有些浅弱,她微微咬牙,分别给她们注入了一些内息……

景恒没有多留,在楼月卿走进去后,急忙转身,走了出去,往一边的走廊走去。

拐了几个弯,走进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弥漫着浓郁的药味。

他走了进去,屋子里装潢摆设都十分雅致,坐着两个女人,一个黑衣,面容寡淡,俨然就是花无心,而另一个……

他朝着两个女人微微揖手,面色柔和不少,语气十分恭敬:“母亲,师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