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察觉/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所及之处,空空如也……

楼月卿微微皱眉,眸色微凝。

萧允珂见状,不解的问:“怎么了?”

楼月卿闻声回头,淡笑:“没事!”

是她太过紧张了吧……

萧允珂眉梢一挑。

楼月卿轻声道:“走吧,先去吃点东西!”她该用午膳了。

说完,往前面继续走去。

萧允珂只好跟上。

在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之后,走廊的另一头,缓缓现出一抹青蓝色身影,娉婷绰约,青纱裹面,一双潋滟的眸子静如止水,望着她们消失的方向,眸色深深,晦暗不明……

静望片刻之后,似乎确定她们确实走远了,步履微动,往方才楼月卿和萧允珂出来的房间门口走去……

屋内,除了床榻上躺着的萧倾凰,还有一个侍女候在一旁,是楼月卿吩咐她守着的,怕萧倾凰醒来无人在不方便。

见到她,那那侍女有些惊讶,不过,还是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夫人!”

那女人仿佛没有听到侍女的声音,怔怔的看着床榻上的双眸紧闭睡得深沉的萧倾凰,眸间情绪不明……

缓缓走上前,坐在榻边,伸手,想要抚上那苍白的面容,可是刚一伸出,手在萧倾凰的脸颊边顿住了,手指微微蜷缩,隐隐颤抖,之后,收回。

眼帘微垂,敛去眼底那看不透的情绪。

真的很像呢……

就在这时,门口突现一道白影,本来明亮的屋子,陡然一暗……

她心下一惊,猛然站起来转头看去,待看清人影,眸间的慌乱和恐惧才散去……

幸好不是……

景恒眸色微沉,走了进来,抿唇急声问道:“母亲,你怎么会来这里?”

若是被发现……

“我……”声音有些低缓无力,顿了顿,她转头看着床榻上的萧倾凰,因为面纱遮面,所以看不清脸色,只是眼神有些复杂,声音略显愧意:“我想亲眼看看她们……”

此人,便是景媃。

闻言,景恒眉头蹙得更紧,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她道:“您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无忧很敏感警惕,她若是看到您,定会认出来的!”

景媃垂了垂眸,声音依旧轻缓无力:“我知道……”

她只是,忍不住……

景恒没再对此多说什么,只是眸间划过一抹无奈,抿唇轻声道:“我送您回去吧!”

景媃点了点头。

景恒上前,扶着她,往门口走去,临走前,看了一眼一旁的侍女,侍女点了点头,她晓得该怎么做……

走出去时,景媃一步三回头,望着床榻上熟睡的萧倾凰,眸间难掩不舍,还有愧疚……

楼月卿和萧允珂一起用完午膳之后,下人来报,萧倾凰醒了,她们立刻回了萧倾凰所在的院子房间。

走进房间后,不同于萧允珂往前,月卿忽然脚步一顿,微微蹙眉……

问一旁的侍女:“刚刚谁来过?”

侍女低头回答:“回禀公主,公子来过!”

闻言,楼月卿眉梢一挑,倒是没多问。

景恒来看萧倾凰的情况是正常的,只是,这屋子有一股药味……

虽然萧倾凰受了伤,上药包扎,又要喝药,屋子里本就弥漫着一股药味,可是这股味道却和刚才离开时不同……

许是景恒配药时染在身上的吧,这么想着,楼月卿微微一叹,立刻上前。

因为之前萧倾凰和萧允珂不和,本就存在着隔阂,自从得知萧倾凰身世后,两人也再没见过,这段时日萧允珂去过几次公主府,可是,萧倾凰除了楼月卿谁也不肯见,所以,这还是这段时日来第一次见面,气氛有些尴尬。

一时间,屋子里静默无声。

还是楼月卿打破了尴尬,上前,坐于榻边,轻声问:“感觉怎么样?”

萧倾凰嘴角微扯,轻声道:“好多了!”

虽然身子依旧无力,伤口依旧泛疼,可是比早上醒来那次有精神多了。

楼月卿点了点头,又问:“饿不饿?要不要吃些东西?”

萧倾凰点头:“有点饿了!”

之前因为刚醒来,没什么胃口,所以只吃了不到一碗粥,和一碗药膳,如今睡了两个时辰,确实是饿了。

楼月卿闻言,立刻一笑,道:“那我去吩咐厨房准备吃的!”

呃……

没等她反应过来,楼月卿已经站起来,看了一眼一旁的侍女,就走出去了,那个侍女也紧随其后……

萧倾凰抿了抿唇,而站在一旁的萧允珂嘴角微抽……

要不要再明显一点?

楼月卿确实是去了厨房,吩咐厨房的人准备药膳和膳食,然后去容郅那里待了一会儿,这才回来。

回来时,两人似乎早已聊完了,该说开的也都说了。

气氛再无尴尬,只是,也不是很亲昵,不过,这已经很好。

萧倾凰吃完东西后,楼月卿让萧允珂先陪着萧倾凰,独自一个人去了别院后方。

这个别院真的很大,屋檐重重,里面有多达十几个小院落,俨然就是一座府邸的规模,她们住在前面,而后面,景恒住在那里。

她想看看景恒的药配的怎么样了,虽然很相信景恒的医术,可毕竟事关她在意的两个人,她总得看看,若是差了什么药,她也好吩咐人回宫里取。

询问了别院中洒扫的丫鬟,楼月卿才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丫鬟说,他们住在青璃轩,在花园旁边。

青璃轩是这个别院中最大的院落,景恒他们就住在这里,楼月卿刚走到花园,就看到了花园的另一边,一座阁楼拔地而起,一眼看去,她便知道,这应该是这个别院中最好的居所了。

景恒和花无心住在那里,确实不奇怪。

忽然目光一滞,楼月卿怔怔的看着前方莲池的另一边的空地上,一个半大的男孩在那里……练剑!

楼月卿蹙了蹙眉,绕过莲池走开了过去,走近一看,不由一愣,她记性很好,依稀记得,那是景恒的儿子景子禹,约莫三年前,在楚京见过,不过当时见到的时候,这孩子才六岁,如今已经九岁了,模样张开了,不过模子还有当年的影子,和景恒有些相似。

楼月卿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挥剑自如的男孩,忽然想起什么,不由脚步一顿。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小鬼头好像叫她……奶奶……

他的奶奶,是景媃,而她长得很像景媃也没错,可问题是,这孩子怎么会知道景媃长什么样……

微微垂眸,楼月卿眼底划过一抹异色……

这时,那边的景子禹好像已经发现了她,忙停下来拎着剑跑了过来……

看着楼月卿,景子禹皱了皱眉:“你……你是姑姑?”一丝不确定。

楼月卿闻声回神,看着景子禹,神色微动,旋即淡淡一笑:“你还记得我?”

景子禹显然是随了景恒的性子,不似三年前的顽劣活泼,而是一副严肃的样子道:“记得,爹说,你是禹儿的姑姑!”

楼月卿闻言,莞尔一笑,上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记性真好!”

这孩子长得挺快,上次见,不过是高到她腰间,如今,竟然快到她肩膀了,之前看着还算稚嫩,如今看着,倒是成长了不少,看着极是稳重。

然而,楼月卿刚摸到他的额头,景子禹整张脸都皱了皱,闷声道:“姑姑不要摸头,禹儿已经不是孩子了!”

虽是这么说着,可是脸有些不自在,耳朵也不由得红了红。

楼月卿不由一笑,闷骚的孩子。

目光温和的看着他,楼月卿轻声道:“你妹妹很喜欢姑姑这样摸她的脑袋呢!”

想起灵儿,楼月卿眸色微暗,几个月不见,不晓得那丫头有没有长高,可曾听话,倒是有些想她了……

闻言,景子禹神色怔怔:“妹妹……”

爹爹和他说过,他还有个妹妹,就是之前他在楚京第一次见姑姑时,那个在马车上被撞了头哭鼻子的小妹妹,就是他的妹妹,可是,他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只记得那惊天动地的哭嚎……

咳咳……

楼月卿歪着头看着景子禹,目光柔和,轻声问道:“禹儿想见妹妹么?”

景子禹毫不犹豫的点头,表情严肃道:“想,可是爹说,妹妹在姑姑那里会被照顾得很好,如果把她带回去,妹妹不开心,姑姑也会难过,不过等禹儿长大了,会去看妹妹的!”

他知道有妹妹后,问过爹爹,为什么不把妹妹接回来,爹爹说,妹妹在姑姑那里会很好,可如果被带回去,一定不会开心。

“这样啊……”眉梢一挑,楼月卿含笑道:“那等姑姑回楚国的时候,你也跟姑姑一起回去,去看看妹妹好不好?”

闻言,景子禹目光一亮,炯炯有神的看着楼月卿,一脸希冀的问:“可以么?”

楼月卿点头:“当然啊,姑姑不会骗人!”

然而,景子禹忽然神色黯淡下来,有些低落道:“可是爹不会让我到处乱走!”

上次跟爹爹去楚国时,他自己偷跑出去,爹爹很生气,这几年都把他留在岛上,让人看着他,这些出来也是,别看别院中冷冷清清,可是暗处隐藏着不少暗卫,没有爹爹的允许,他哪里都去不得。

楼月卿不以为然:“有姑姑在,他不敢拘着你!”

“真的?”怎么那么不敢相信呢?

楼月卿一脸严肃:“当然,他若是敢不让你去,姑姑帮你修理他!”

景子禹终于笑了,有些腼腆,有些雀跃。

楼月卿不由得叹息,毕竟还是个孩子!

想着,正要问什么,可是忽然感觉有人靠近,她还未转头看去,就听到景子禹退开一步,朝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一脸肃穆,规规矩矩的叫着一声:“爹!”

楼月卿看去,见到景恒,再看着一脸谨慎敬重到可以用小心翼翼来形容也不为过的景子禹,微微蹙眉……

景恒看着楼月卿一眼,这才转向景子禹,淡淡的嗯了一声,抿唇道:“今日到此为止,去洗把脸,换身衣裳!”

练了一个时辰的剑,一身都是汗。

景子禹恭恭敬敬的揖手:“是!”

之后,看了一眼楼月卿,便转身往青璃轩的方向走去,不骄不躁的走着,步履稳重,一点也不像个孩子,只觉少年老成。

楼月卿眉头拧得更紧了,收回目光看着景恒,她有些不赞同的道:“你对他太严苛了,毕竟还是个孩子!”

景恒闻言,不置可否,沉声道:“他已经九岁了,日后要担负重任,岂能随心所欲?”

楼月卿闻言,不由冷嗤一声:“你别是自己童年过得不快活,也折腾自己的儿子!”

到头来,养出一个和他一样的。

景恒面皮一紧,神色僵硬着,倒是没反驳。

楼月卿淡淡一笑,道:“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祸乱江湖呢!”

她九岁的时候,跟着宁煊行走江湖,正是猫嫌狗厌的年纪,虽然遭逢大难性情大变,可终究也才九岁,孩子心性仍在,什么糙心事儿没干过?

那时候,多恣意潇洒啊,可惜这样的日子,终究不属于她。

景恒闻言,看着她,神色不明。

想了想,他问:“你怎么过来了?”

楼月卿这才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道:“我想来看看你配药配得如何了,可有什么缺的,若是有,我命人进宫去取来!”

他们毕竟出门在外,自然不可能什么药都带着,药浴需要的药材不少,自然是有缺的。

闻言,景恒点了点头,道:“你随我来!”

话落,领着楼月卿往一旁走去,不是青璃轩的方向,楼月卿挑挑眉,紧随其后。

可是走着走着,她忽然顿足,往青璃轩阁楼的二楼看去……

什么也没有……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的阁楼二楼,一丝异色一闪而过。

一次可归为幻觉,那么这次,也是她想多了么?

走着走着,身后脚步戛然而止,景恒不由顿足,转身过来看着楼月卿,见她看着青璃轩的阁楼,蹙眉,上前问:“怎么了?”

楼月卿回神,摇了摇头:“没什么,走吧!”

景恒神色微动,这才带着她往药房走去。

就在他们身影消失在花园中后,青璃轩的阁楼二楼窗台下,才缓缓走出两抹身影。

花无心看着他们身影消失的方向,拧眉道:“你这个女儿可不简单,看来你得小心些了!”

只是看着她,没有任何动静,她都能如此警惕的察觉到了。

景媃神色微凝,没说话。

确实不简单。

花无心看着景媃,无奈一叹,轻声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阿媃,事已至此,你最好不要出现在她们姐妹面前,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你的出现,什么也改变不了,只会让她们更痛苦!”

错已铸成,再多的悔恨和愧疚,都改变不了曾经造成的伤痛,再出现,只会徒增悲痛。

“我知道!”景媃低低沉沉的呢喃着,目光却仍旧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花无心道:“你的身体仍十分虚弱,还需要调养,等过几日她们伤好离开,我们就回千玺岛吧!”

景媃没拒绝。

是该离开了,回来,只是因为心里挂念着,可如今见到了,心安了,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她本就早已不属于这里了。

药房中,摆着一掌长形方桌,而桌面上摆的,全都是药材。

景恒道:“这次出来带的药材不多,没有的我也命人去寻了一些,不过有一些难寻,时间有限,我估摸着宫里应该都有,我本来打算让人送去给舅舅让他进宫去取,如今既然你来了,那就交给你了,药名和分量我都详细列在这里了!”

说着,从一旁的桌面上拿起两张写满了药名的纸递给她。

楼月卿接过,神色凝重的看着,看完之后才点了点头:“我一会儿派人去宫里取!”

景恒点了点头,这才问:“你打算在璃国待多久?”

楼月卿一愣,旋即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景恒面无表情的丢出俩字:“好奇!”

楼月卿瞥了他一眼,道:“还不知道,等做完我想做的事情吧,不过,不会太久了!”

就算她想,局势也不容许了,楚国那边虽然有楼奕琛等人坐镇,可终究不能长久无主,而且,她也不想在这里待太久。

景恒闻言,静默着,没说话。

楼月卿淡淡的道:“你忙你的吧,我先走了!”

说完,没有任何迟疑的转身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