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怒闯东宫,重伤太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快黑的时候,莫离醒来了,又是一通折腾。

两日后,追查结果出来了,不过不是萧正霖查出来的结果,而是她自己让卉娆追查到的。

这次的事情,幕后之人确实是萧以怀。

楼月卿听完卉娆的回禀,一直沉默着没说话,面色平静,可是攥紧的拳头和眼底的寒意却昭示着她此刻心头的怒火和杀意。

就像她厌恶萧以怀一样,萧以怀容不下她是必然的,派人杀她也可以理解,可是差点丢命的,是与她一起长大的莫离和最亲的妹妹……

想起那一日她赶到时,莫离伤痕累累摇摇欲坠的样子,那差点挥下的致命一剑,想起如果不是景恒及时赶到,萧倾凰必死无疑,想起她们身中剧毒……

楼月卿霍然起身,意欲走向门口。

一旁的容郅立刻拉住她的手,担忧的看着她:“无忧……”

楼月卿顿了顿,眸色阴戾,抿唇道:“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抽出被容郅拉着的手,大步走向门口。

这件事情涉及璃国皇室,容郅是楚国的王,不好插手处理,只能任由她去了。

楼月卿吩咐人备马,刚到别院门口,就撞上了刚赶到的萧以恪,萧以恪见她面色阴沉行色匆匆,不由下马上前,问:“无忧,你这是要去哪?”

楼月卿淡淡的丢下俩字:“杀人!”

说完,不再多言,翻身上马,挥鞭策马往酆都的方向去。

萧以恪闻言眉头一皱,一脸不解,看着她策马离去的背影,忙问一旁羽林军副统领齐正:“怎么回事?”

齐正摇头:“末将不知!”

萧以恪蹙眉,转身走进别院。

楼月卿一路策马回了皇城,直接去了东宫。

东宫是太子居所,自然守卫森严,看到她到来,纷纷大惊,正要进去禀报,可是楼月卿一言不发的直接往东宫门口走进去。

守卫东宫的禁卫军立刻拦着她,领头的副将立刻道:“公主殿下,请您在此等候,末将立刻派人去通禀太子!”

楼月卿骤然一怒:“滚!”

副将和几个侍卫见她目露怒火,有些畏惧,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公主殿下,这里是太子的寝宫,不可……啊!”

话没说完,楼月卿抬脚一踹,那副将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那些禁军侍卫见状,目露惊恐,纷纷退后,可是,仍剑指着她。

楼月卿眯了眯眼:“连本宫您们也敢拦,好大的胆子!”

听到她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那些侍卫心颤了颤,面面相觑,最后只能退开,把路让出来。

开罪了这位公主,别说死路一条,怕是会殃及满门,他们自然是不敢。

楼月卿冷笑,大步走进东宫。

门口的动静自然是有人通报了进来,刚走进大门,正要走向前方巍峨磅礴的宫殿,就看到东宫的太子詹事领着里面的侍卫挡住了她的去路。

“参见长公主殿下!”

楼月卿蹙眉,冷声道:“让开!”

太子詹事立刻揖手恭声道:“公主殿下,太子殿下人不在东宫,您若是要找太子殿下,还请过后再来吧!”

楼月卿眯了眯眼:“不在?”

太子詹事立刻道:“回公主的话,是的,太子殿下一早就出去了,现下还未回来,您还是……”

话还没说完,楼月卿骤然厉声打断他的话:“你当本宫好糊弄么?”

楼月卿骤然动怒,太子詹事也吓了一跳,立刻一脸惊恐的跪下,颤声道:“臣……臣不敢!”

周围的侍卫们也都纷纷跪下。

楼月卿冷哼一声,越过一众跪在地上的侍卫,往东宫正殿走去。

然而,刚踏上殿前的台阶,大殿门口和周围忽然涌出大量弓箭手,纷纷箭头对着她,而方才据说不在的太子萧以怀,在一众侍卫的簇拥护卫下走出,站在台阶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脚步一顿,抬眸看着萧以怀,眯了眯眼。

萧以怀看到楼月卿,心底慌乱至极,可是还是故作镇定的看着楼月卿,一副严肃的样子沉声道:“皇妹,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东宫,你还真以为父皇宠你你就能为所欲为了么?”

名义上,太子乃一国储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算她是在宫中,也越不过他去,按照律法,擅闯东宫罪同刺杀太子,哪怕她贵为公主也是要问罪的。

可是偏偏她有大量封地,有兵权,还有那么多手握重权兵马的人的维护和支持,这也就罢了,父皇还对她宠爱非常,一门心思的想要补偿她,这让萧以怀异常恼火,可是也没有办法。

楼月卿听着萧以怀这状似镇定却难掩慌乱的话,冷嗤一声,讽刺道:“本宫胆子再大,也不及太子的熊心豹子胆啊!”

就这件事,若真的公之于众,足以废黜太子,萧以怀也还真是不知死活。

“你……”

萧以怀刚一开口,话还没说出来,立刻脸色大变。

因为楼月卿已经没有耐性再与他多言,纵身一跃,往台阶上而去。

只一眨眼,人就已经站在台阶上的萧以怀面前,萧以怀刚一回神,看到楼月卿一脸杀意,立刻惊慌大叫:“护驾……”

他身边的侍卫立刻剑指着楼月卿,而周围的弓箭手也又把箭头转过来。

楼月卿见那些侍卫把萧以怀护在后面,眸色一凛,抬手一挥,内力一震,近十个侍卫竟然纷纷被震飞了,砸在后面的地上和墙上柱子上,一时间,惨叫声不断。

萧以怀见状,正要吩咐弓箭手射箭,楼月卿已经一个闪身到了萧以怀面前,伸手卡住他的脖子。

“你……呃……”

一旁的侍卫见状,大惊失色:“快,保护太……啊!”

那侍卫话还没说完,楼月卿空着的手抬起一挥,内力一震,另一边的侍卫立刻全部往后飞去,砸在后面的地上和墙面柱子上,一阵惨叫声响起。

那些弓箭手见状,正要射箭,就听到楼月卿冷的没有一丝情绪且极具威严的声音:“谁敢放箭,诛九族!”

弓箭手们闻言,纷纷面色大变,面面相觑之后,犹豫着片刻就偃旗息鼓,缓缓放下弓箭。

是啊,若是伤及公主,陛下震怒,那是诛九族的大罪。

楼月卿这才看着被她掐着脖子的萧以怀。

她并未用力,可是,手指却按着萧以怀脖子上的死穴,萧以怀作为皇子,自然是懂得一些自保的武功,也晓得她手指按着的位置是个死穴,自然不敢乱动。

萧以怀不敢动,见周围的侍卫不堪一击,弓箭手也都不敢有任何动作,咬了咬牙,颤声道:“萧璃玥,你可别乱来,别忘了,你若是杀了我,你也难以全身而退!”

楼月卿闻言,冷冷一笑道:“不能全身而退?那又怎么样?你以为父皇会为了你要我偿命?”

萧以怀面色一僵,确实不可否认,他就算是死了,父皇也不会因为他问罪楼月卿。

楼月卿看着萧以怀这个模样,想起他做的事情,眸间划过一抹狠色,咬牙道:“萧以怀,你真是该死!”

说完,抬脚一踹,萧以怀猝不及防的就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向后面的大殿门槛,只见萧以怀惨叫一声,一口鲜血涌出,他捂着胸膛,十分痛苦。

闻讯赶来的太子妃见状,立刻惊叫一声:“殿下!”

急忙跑过来,想要扶起萧以怀,可是刚蹲在萧以怀旁边,一把剑横在身前,指着地上的萧以怀。

太子妃心下一惊,回头便朝着楼月卿跪下,虽有些畏惧怯懦,可还是硬着头皮求情:“公主殿下,我虽不知道殿下怎么了,可他毕竟是你的兄长,也是一国太子,请您高抬贵手,莫要冲动……”

楼月卿面色冷凝,冷声道:“让开,否则你就陪着他一起死!”

太子妃一惊:“公主殿下……”

“让开!”楼月卿语气不耐。

然而,太子妃却没有让开,虽然有些畏惧与楼月卿的强势,可是,却未曾退缩。

楼月卿眯了眯眼,看向一旁随着太子妃来的宫女,意味显而易见。

那几个宫女接到楼月卿的指示,忙战战兢兢的上前,扶起了太子妃,太子妃虽然不愿,可是几个人扶着,挣扎也挣扎不开,只能被带到一旁。

见楼月卿握着剑指着萧以怀缓缓上前,而剑锋都快要抵到萧以怀的喉咙了,太子妃摇着头泫然泪下道:“不要啊……”

萧以怀嘴角挂着一抹血迹,脸色难看,一手半撑着身体,一手捂着胸膛,看着楼月卿剑抵着自己的喉咙,目露惊恐与怨愤,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想要后退,可是他后面就是门槛,且刚才被踢了一脚正中心口,心口处痛得厉害,根本无法挪动。

楼月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随即,缓缓扬起剑……

就在挥剑的那一刻,身后响起萧以恪的声音:“无忧住手!”

楼月卿动作一顿,所有人也都纷纷看向刚跑上台阶正气喘吁吁的萧以恪。

楼月卿微微回头,看着萧以恪。

萧以恪看着虽然受了伤却仍活着的萧以怀,松了口气,忙看着楼月卿道:“无忧,你不能杀他!”

萧以怀就算是错了,依照律法废黜就是,就算是要处死,也只能是诏书赐死,而不能是她泄愤灭口,若是萧以怀死在她手里,天下悠悠之口如何堵得?臣民谴责如何应对?他们再如何说,也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楼月卿微微蹙眉,不过,并未因此放下手中的剑。

萧以恪想要过来。

楼月卿瞳孔一缩,厉喝一声:“别过来!”

说完,立刻剑指着萧以怀。

“无忧……”

楼月卿咬牙道:“他胆敢派人来杀我,伤及我在意的人,他就该死!”

如果萧倾凰和莫离没有差点丢了性命,她或许可以大事化小,毕竟此时一旦公开,同室操戈,只会让皇室蒙羞父皇为难,可是,有些事情能忍,可有些事情触及底线,忍无可忍!

萧以恪闻言,立刻道:“他就算该死,那也只能是父皇赐死,而不是让你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

萧以怀若是死在她手里,她必然被臣民谴责和舆论推上风口浪尖,且她虽然是璃国公主,可是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楚国的摄政王妃,这个身份对她来说也是一种牵制,一旦她杀了萧以怀,哪怕父皇再如何偏爱她维护她,那也难以收场。

楼月卿不以为然:“大不了杀了他,我再去向父皇请罪!”

说完,不再犹豫,扬起剑就要砍向萧以怀。

然而,又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宫廊那边响起:“父王!”

楼月卿闻声一愣,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个约莫十岁的小姑娘跑来,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

两个小姑娘看到萧以怀躺在地上,还受了伤,立刻扑在他旁边,齐齐红着眼叫着:“父王,你没事吧……”

“父王……”

楼月卿握着剑的手紧了紧,拧眉看着这两个小姑娘,她若是没有猜错,这两个应该是萧以怀的女儿,翌阳郡主和阳瑛郡主……

这时,两姐妹转过来看着楼月卿,跪着哭求道:“皇姑姑,求你不要伤害父王,不要杀父王……”

“皇姑姑,不要杀父王,如果父王做错了什么让皇姑姑不高兴了,阳瑛愿意替父王跟姑姑赔礼道歉……”

所有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两姐妹,楼月卿也很是惊讶……

见楼月卿仍然没有退让,姐俩有些忐忑不安:“姑姑……”

“皇姑姑……”

楼月卿心头微窒,看着眼前两张布满了泪痕的小脸儿,神色微动,握着剑的手,愈发的紧……

萧以怀有六个孩子,三个女儿三个儿子,最小的也才一岁……

如果萧以怀死了,这些孩子,就全都没有父亲了。

可是……

这时,萧以恪已经走到她旁边,握着她握着剑的手:“无忧,冷静点……”

楼月卿倏然回神,抿唇看着跟前跪着的姐妹俩,再看看萧以怀和被宫女拦着的太子妃,咬了咬牙,轻轻推开了萧以恪,然后眸色一凛,看着萧以怀撑着地面的那只手,长剑一掷……

“啊!”一声凄厉痛苦的惨叫声在东宫响起,响彻整个东宫,外面的人怕是也都能听见。

“太子殿下……”

“父王……”

“殿下……”

“殿下醒一醒!”

“……”

惨叫之后,各种混乱慌张的呼叫声不停响起……

楼月卿看着那三根被削掉的手指,再看看萧以怀血肉模糊的手,仿佛没听到那声声惨叫和周围的混乱,冷声道:“这一次,我留一条命,这三根手指是给你的教训,今后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若有下次,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她面无表情的拂袖而去。

就算不杀了他,也要让他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

萧以恪看着楼月卿身影消失在台阶处,收回目光看了一眼痛昏过去的萧以怀,再看着混乱的局面,微微蹙眉,吩咐了一旁的人去请太医,便随着楼月卿离开。

楼月卿没有在意此事后续如何,直接策马出了城,不过,刚出城不久,听到后面的马蹄声,她勒住缰绳停了下来,回头一看,看到萧以恪追来,微微蹙眉,翻身下马。

萧以恪策马到她旁边,也停了下来,翻身下马。

看着她,萧以恪开口便不赞同的道:“无忧,你今日太冲动了!”

楼月卿不以为然,冷笑一声,反问:“那又如何?”

“你……”

萧以恪既无奈又不知如何说她了。

楼月卿淡声道:“莫离从小与我一起长大,在我身边十四年,这么多年屡次救我性命护我周全,凰儿是我的亲妹妹,可她们差点死了,如今还身染剧毒下不来榻,萧以怀既然敢不知死活的派人来杀我,伤及我在意的人,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而且,他就是死也抵不上凰儿和莫离遭的罪!”

“可即便如此,你也……”顿了顿,他沉沉的呼了口气,紧拧着眉头沉声道:“你应该清楚,若是你杀了萧以怀,事情便难以收场,萧以怀可以死,但绝对不能死在你手里!”

楼月卿闻言,抿唇不语,她就算是再愤怒,这点还是清楚地。

可是,让她如何能忍?在确定了幕后之人就是萧以怀之后,顾全大局什么也不做?怕难以收场就忍而不发?

怎么可能!

楼月卿忽然想起什么,意味深长的看着萧以恪道:“对了,我记得此事发生的那天夜里,父皇就让二哥和蒙轶一起追查了,我第二日才让人追查的都有了结果,二哥不要告诉我,你们还没查到是萧以怀幕后指使的?”

萧以恪闻言一僵:“我……”

结果,他自然是查到了,昨日就有了结果,可是……

楼月卿见他如此,便也明白了:“看来又是父皇让你们不要告诉我的?”

萧以恪静默片刻,点了点头:“对,因为父皇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此事,便让我们先不要该诉你,他会处理,可你……”

萧以怀如今还是璃国的储君,此事一旦传开,必要废黜太子,可如此一来,必回令朝堂动荡,如此一来,麻烦不小。

楼月卿闻言,冷笑一声:“不知道怎么处理?那你回去问问他,如果那一日出事的人是我,他还能如此权衡利弊么?”

说完,她不作停留,转身翻身上马,策马离去。

留下萧以恪一个人站在那里,神色不明。

是啊,如果那日遭遇暗杀身受重伤中毒差点没命的人是她,怕是父皇早已雷霆震怒,把所有牵涉其中的人都杀了,哪里还会有顾忌?

终究,还是厚此薄彼了。

东宫发生的事情,很快传进宫中,萧正霖听闻此事,沉默不语。

虽然萧以怀手废了,可是此事也到此为止了,

汤卉听闻时,讶异片刻,才问:“太子情况如何了?”

卫塬低声回话:“断了三根手指,受了重伤,命虽无碍,可手……哪怕是接回来,也废了!”

接回来也只能是看着没那么突兀罢了。

闻言,汤卉闭了闭眼,面色不太好。

卫塬又道:“如今东宫乱套了,此事也传开了,外间的人纷纷猜测公主此番行径的缘由,猜测前几日公主遭遇暗杀就是太子所为,太子这次怕是……”

汤卉眸色一冷:“那是他咎由自取!”

卫塬声音一顿,倒是没有多加附和。

汤卉恨铁不成钢的道:“本宫早就警告过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偏是不听,竟瞒着本宫一意孤行的做出这等蠢事,能保住命已是万幸!”

幸好萧倾凰只是受伤了没死,幸好出事的不是萧璃玥,否则,萧正霖震怒,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简直是愚不可及!

想起什么,汤卉凤眸微米,看着卫塬道:“不过有一件事情……你一会儿去查一下!”

卫塬疑惑抬头。

……

闯入东宫重伤萧以怀的事情后续如何楼月卿并没有在意,原本她也不怕任何后果。

不过,回到别院没多久,她就收到消息,萧正霖派人将萧以怀暗中豢养的三千死士全部处死,之后下旨封禁东宫,对此,文武百官虽然纷纷上奏询问缘由,可事实上是为何,结合前后发生的事情,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