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于这一点,她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觉得心惊,甚至不敢再去想。

她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和自己的孩子分离么?

呵,最好是这样。

可不管是因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手促成的,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已经不重要了。

若是有意,那便是可悲,若是无意,便是可笑。

闻言,景恒面色沉了沉,抿唇道:“关于这一点我会去问她的,可是无忧,当年的事情我虽然不清楚,可是我相信,母亲一定不可能想要伤害你们,此事一定是另有隐情,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都是母亲,是她给了你生命,你不能这样对她!”

对于楼月卿刚才去到青璃轩,非但没有一个好态度,反而要把景媃驱离的行径,景恒很不满。

尤其因为这样,景媃又犯病了。

她身体很不好,醒来之后卧床养了一年半,各种汤药不断,每日都泡着药浴,半年前才勉强可以下榻,这次回来他和花无心都是不同意的,可是拗不过她,只能带着她回来,回来的途中,她体力不支病倒了几次,回到酆都后,又病了十多日,这几日才勉强好了些,可是仍然得小心翼翼的养着,受不了任何刺激。

楼月卿闻言,冷笑反问:“那你想让给我怎么对她?”

“我……”景恒愣住了,该怎么对她,景恒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楼月卿一脸讽刺的问:“欢欢喜喜的上前与她相认?还是与她抱头痛哭,感谢上天我们还能母女相聚,然后把过去二十年来所有的一切都抹杀掉,当做什么没有发生过?”

多少事情是她间接直接导致的已经数不清了,这一切,怎么可能当做没有发生?

景恒皱眉,紧抿着唇沉声道:“你可以不认她,可是,你怎么能开口就赶她走?你知道她听到你的这些话心里多伤心么?她本就身子不好,需要好好养着,这次不顾我和师父的阻拦一定要回来,是因为担心你们,想见见你们而已,你就这么容不下她么?”

楼月卿骤然厉喝:“她可以不回来啊,既然当年丢下所有的一切离开这里,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这也就算了,可她竟然敢跑到凰儿的房里,你怪我容不下她,可是你可曾想过?如果今天碰到她的人不是我而是凰儿,会是什么后果?你想过么?”

她就是因为不知道,不知道如果萧倾凰知道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全都源于景媃,如果萧倾凰知道景媃人还活着,知道自己二十年来所有的痛苦和屈辱皆源于自己的亲生母亲,会不会承受不住彻底崩溃,所以才费尽心思的瞒着这一切,可若是被萧倾凰撞见景媃,该怎么办……

会不会承受不住,会不会崩溃发疯尚且不知,可是,绝对不会开心!

她真的赌不起啊。

景恒沉默了。

楼月卿嗤笑一声,咬牙道:“在你们的眼里,从来没有想过她,所以她会不会伤心,会不会发疯对于你们来说根本不重要,你们可以不在乎,可是我做不到,我告诉你,那个女人可以留在这里,她想怎么样都没关系,可是她若是敢让凰儿发现她的存在,我就杀了她!”

景恒闻言,面色一变,一脸愕然的看着她:“你……”

楼月卿没有耐性再和景恒多言,淡淡的说:“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吓唬你,若是你不想她死在我手里,最好看好她!”

言罢,她转身走向容郅那边。

景恒站在原地,面色怔然……

看着她和容郅携手离去,景恒静立片刻,转身回青璃轩。

景媃还昏迷着,脸色白得吓人。

景媃昏迷了十八年,因为长时间昏迷着,身子也衰竭的厉害,刚醒来时连呼吸都困难,意识也不清楚,这两来,天天喝药泡药,虽然能站能走能说话了,可是,依旧是弱不禁风的,经不起任何刺激。

花无心坐在床榻边,景子禹也静静地坐在一旁等着,屋内守着两个婢女,他一走进来,花无心抬眸看着他:“你去找她了?”

刚才景恒一言不发的出去,她就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景恒颔首:“嗯!”

花无心并未对此多言。

景恒想了想,道:“师父,有些事情我想问您!”

花无心和景媃相识多年,又有如此交情,对于景媃的事情,她怕是比谁都清楚。

花无心抬眸看着他:“什么事?”

景恒没有立即说,而是让景子禹和一旁的侍女退下。

待他们立卡后,景恒才目光坦然的看着花无心,直接开口问:“师父,我想知道当年母亲为何要让您把我带走,还有,她为何要瞒着所有人把凰儿也送离,还假死离开?”

花无心闻言面色一变,拧眉看着他问:“为何突然问这些?是不是那丫头和你说了什么?”

景恒颔首,沉声道:“她确实说了,不过,我也想知道!”

这些疑惑,他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便存在了,只是从未问过,可他也很想知道原因为何。

花无心忽然沉默了。

确实,她是最清楚景媃的人,甚至比作为景媃的师妹的端木斓曦,更清楚景媃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这些事情,她也比任何人都清楚。

见她沉默,景恒眉头一拧,抿唇开口:“师父……”

花无心定定的看着他:“你一定要知道么?”

景恒点头,目光坚定。

见他如此,花无心便也知道他今日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闭了闭眼,静默许久之后,才无奈的将自己所知道的缓缓道出。

楼月卿和容郅出了别院之后,没让侍卫跟着,两人携手漫步,一路走到了别院附近的山头。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着,她不说话,容郅也没有出声。

她心情很不好。

虽然她看着很平静,可是与她夫妻两年多,又一向对她观察入微,容郅岂会看不出来,她不过是在忍着,压抑着心头的情绪,让自己平静罢了。

坐在山头上,看着近处的郁郁葱葱还有远处的绵延山脉,两人都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楼月卿似看累了,便直接挨着坐在身侧的容郅,靠在他的肩头上,微微闭目。

容郅低着头看着她,见她闭目,便抬手搂着她的肩头,下巴抵着她的头,与她相偎着。

不晓得过了多久,她缓缓睁开眼,眼底一片通透清明。

眼底的阴郁也消散无影了。

坐直身子,如释重负般,呼了口气。

容郅看着她,眸色柔和:“好多了?”

楼月卿转头看他,嘴角微扯,轻点头:“嗯,好多了!”

容郅问:“那要不要回去?”

他们在这个山头坐了半个时辰了。

楼月卿神色微怔,摇了摇头:“不想回去!”

“唔……”容郅挑挑眉,随即扫了一眼周围,悠悠笑着:“那我们今晚睡这里吧,成婚这么久,倒是还没有试过在山上……”

楼月卿一听他这不着边际的话,脸一阵红一阵黑,推着他没好气道:“去去去,没个正经!”

容郅哑声失笑。

楼月卿瞪他。

老流氓!

收回目光,楼月卿撇撇嘴,闷声道:“我不想回去!”

容郅挑眉:“那我们今晚住这里……”

楼月卿一听,立刻回瞪他,一阵羞恼:“你闭嘴!”

容郅讪讪闭嘴。

楼月卿冷哼。

容郅这才正色道:“你若是不想住在那里,我们就搬回城内府中便是,何必让自己心里不痛快呢?”

楼月卿无奈道:“可是凰儿和莫离的伤势都还没好,毒也没解,不宜颠簸,我已经和凰儿说了,等她伤好了毒解了再回去,如今贸然动身,她怕是会起疑,还是再缓两日吧!”

容郅闻言,蹙眉道:“就怕夜长梦多!”

是啊,只要景媃人在别院中,就有可能会被萧倾凰发现。

楼月卿不以为然:“她病倒了,这几日怕是也出不来了,不碍事,这个就不必担心了!”

容郅不置可否,既然如此,倒也确实不用担心。

楼月卿看着他,淡笑着问:“我和景恒说的话你应该都听到了吧?”

“嗯!”

虽然他们避开了他,可是那点距离,不妨碍他的耳力。

楼月卿静默片刻,微抿着唇,低声道:“其实,她不该回来的!”

容郅闻言,没说话。

楼月卿苦笑,低声道:“我不怪她活着,她的死活本就不是我能管的,可是,她不该回来的,只要她不回来,我可以当做她死了,当她不存在了,可她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呢……”

既然当年舍下一切不惜假死离开这里,就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如今她这又算什么?

容郅蹙眉道:“你若是不愿原谅她,就当她不存在就是了,何必为了她让自己难过?这样不值得!”

为了这样一个母亲而伤怀,真的很不值得。

楼月卿淡笑,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难过,只是觉得想不通罢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难过的,她既然当年舍弃了我,我与她之间便没有关系了,又怎么会为她难过呢?”

是啊,当年景媃舍弃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