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望着萧正霖,若有所思的开口道:“父皇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了……”

按照她对她这个爹的了解,就算是因为景媃假死离开,做出这一系列事情,毁了她和萧倾凰,让萧正霖父子女之间离散多年,造成那么多人的痛苦,可是萧正霖对景媃的情几近偏执,又对她心怀愧疚,若是只因为这些事情,不至于形同陌路毫不在意,可如今,他确实是真的不在意了。

莫非还有什么事情足以让萧正霖对景媃死心绝情,可又是她不知道的?

萧正霖神色微动,随即面色平静,语气淡淡的道:“朕与她之间,除了你们兄妹三个,便再无瓜葛,既是无关紧要的人,有何好在意的?”

他心爱的那个女人,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他曾经负了她,也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有何苦衷,可终究改变不了,是因为他的不辞而别,因为他另娶他人,她才变得如此偏激狠心,所以不管她对他做什么,他都可以包容理解,甚至哪怕她杀了他,他也心甘情愿,可是她所做的一些事情,令他难以承受。

楼月卿敛了敛眼帘,垂眸不语,眼底,划过一抹异色。

萧正霖目光认真的看着楼月卿,道:“父皇一直不想破坏她在你心目中的位置,不管我和她之间如何,那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事情,与你们无关,她也并未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情,你和凰儿所承受的一切,并不能全怪她,一切不过是阴差阳错罢了,何况,她始终都是你们的生身之母,若是可以,你便对她宽容些吧……”

楼月卿闻言,蓦然笑了,眼底却一片冷然:“父皇是想让儿臣对她……以德报怨?”

萧正霖顿时怔然,随即面色凝重,淡淡的道:“父皇只是不希望你对她心生怨怼,不过你若是无法谅解她,那便当父皇未曾说过此话!”

他恨她,可也终究不希望孩子们也恨她,说到底,他其实对她仍有一份恻隐之心,曾经相爱一场,夫妻十年,他始终做不到真的当她是陌路之人,只是,再也爱不起了。

楼月卿冷笑,淡淡的道:“没有将她的死变成事实,已经是我这个女儿对她最大的感恩和孝心,其他的,绝无可能!”

萧正霖闻言,一时默然。

楼月卿不想再多谈景媃的事情,转了话题:“父皇打算什么时候下旨废太子?”

萧正霖不答,反问:“那你想什么时候?”

楼月卿淡笑:“只要父皇驾鹤归西的时候他不是储君之位便可,至于他的废立之事,儿臣不关心,不过要等这个前提,怕是还要等好久,不急!”

萧正霖闻言,先是脸色一沉,随即又一阵无语。

还以为这个不肖女要咒他,没想到,竟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真是……

一口气提上来了,顿时不声不响的消了。

楼月卿看着萧正霖憋闷无语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微勾笑了笑,这才站了起来,朝着萧正霖福了福身,垂眸淡淡的道:“儿臣今日进宫,不过是为了温家的事情,既然父皇心中已有决断,那儿臣先走了,父皇好好休息吧!”

萧正霖轻嗯了一声。

楼月卿这才转身出了乾元殿。

楼月卿离开乾元殿后,去了一趟长信殿,看了皇贵妃,之后才打算出宫,只是,在宫道上被阻了去路。

一个穿着内宫女官衣服的中年女人行色匆匆的赶来,在她面前恭恭敬敬的福身请安,语气恭谨,谦卑:“奴婢汤溪,参见长公主殿下!”

楼月卿眸色微动,她若是没记错,这个汤溪是汤卉的陪嫁侍女,作为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婢,她位居正五品官衔,本是协助作为后宫之主的皇后掌管内宫事务的,不过因为后宫大权在温贵妃手里,她并没有掌管宫中事务,只挂着一个虚名,平时也只是打理未央宫的事情。

楼月卿神色淡淡:“起来吧!”

起身,谢恩,语气依旧恭谨,礼仪周全:“谢长公主殿下!”

“有什么事?”楼月卿问。

汤溪回话道:“回公主殿下的话,皇后娘娘请您前往未央宫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