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聪明反被聪明误/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汤卉要见她?

这还是她回来那么久,第一次汤卉主动找她,她们之间血海深仇,哪怕没有景媃的仇,可是除了景媃的死,汤卉做的孽数之不尽,她们之间本就没什么好谈的,所以,平时根本没有见面的必要。

汤卉要见她,所为何事楼月卿想不出来,而且,还是这个时候……

楼月卿蹙了蹙眉,静默片刻之后,便往未央宫的方向走去。

楼月卿到未央宫的时候,汤卉正坐在贵妃榻上,身上虽然穿着厚重繁琐的凤袍,可头发却披散在身后,头上不着任何饰物,面色也寡淡,稍显憔悴,她正闭着眼坐在那里,身后站着一个宫女正在给她揉捏着脑仁儿,随着宫女的揉捏动作,她的眉头时而舒缓时而蹙眉。  楼月卿见状,眉梢一挑。

汤溪上前一些,微微福身,垂眸低声道:“启禀皇后娘娘,长公主殿下到了!”

声音刚落,汤卉睁眼,看到楼月卿,她微微抬手,身后的宫女立刻停下动作,躬身退到一旁,朝着楼月卿俯身行礼。

楼月卿面色淡淡的看着汤卉,不过,眼中却意味不明。

转身,行至一旁的软榻上,自顾坐下。

汤卉见状,并未说什么,淡淡一笑,随即抬手,一旁的宫女立刻扶着她走向软榻。

坐在另一边,汤卉淡淡的对扶着她的宫女道:“上茶!”

宫女立刻退下。

汤卉又看着汤溪,语气依旧淡淡,只是多了丝轻缓:“你也下去吧!”

汤溪看着一旁冷着脸的楼月卿,有些犹疑,不过,触及汤卉的目光,她只好低声道:“奴婢告退!”

说完,福了福身退下。

汤卉这才看着楼月卿,见她面色寡淡冷莫,嘴角微扯,开口问:“你妹妹伤势如何了?毒可解了?”

楼月卿闻言,倏然一怔,转头看着汤卉的眼神,多了几分古怪,旋即冷笑:“皇后竟然会关心她?当真是令人惊奇!”

在她看来,汤卉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过问萧倾凰的事情,每一个字都虚伪至极。

汤卉听着楼月卿这满怀讽刺的话,也不见恼怒不喜,只是淡笑着反问:“她是本宫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来,本宫对她也并非全无真心,为何不会关心她?”

人心都是肉做的,这么多年,这个孩子在她身边长大,比她亲生的孩子陪伴她还要多,而且,这是个女儿,总会让她想起她枉死的那个女儿,如果……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景媃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她长着那样一张脸,或许,自己会更喜欢她吧。

楼月卿听完汤卉的话,笑得更讽刺,凌厉的目光看向汤卉,咬牙质问:“既然并非全无真心,那你为何要这般对她?将她毁的这般彻底?”

“那你觉得,本宫该如何待她?视如己出?呵护备至?”笑意愈发凉薄,嗤笑道:“没有杀了她,已然是我最大的仁慈!”

景媃害死了她的女儿,她只是让景媃的两个女儿受些苦楚,却并未要了她们的命,已然是她最大的仁慈。

倘若不是因为太过不甘,倘若不是因为有些不忍,这两个孩子,早就不在人世了。

楼月卿倒是对此无话可说。

确实,她并没有资格要求汤卉对她们姐妹宽容,虽然这是上一代的恩怨,可是有一件事实无法否认,那就是,是景媃先害死了汤卉的女儿,导致萧以恂生来体弱,而这,怕也是汤卉对她们姐妹狠下毒手的缘由,只能说,因果循环罢了,谁又有资格怪谁残忍?

就当是母债女偿吧,她们姐妹两个半生的不幸,是为了偿还景媃十月怀胎的恩情,为她赎罪,此后,她们母女之间,便是陌路。

至于汤卉……

有些事情,不是亏欠和偿还就能一笔勾销的。

楼月卿看着她,眸间蕴含着丝丝怒火,有些激愤的咬牙道:“就算如你所说,你想让我们都痛苦,这些无可厚非,可为什么?你既说了你对凰儿并非全然无真心,那你为何要把她毁成这样?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在你把她送回来顶替我的时候开始,你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你为何还不肯放过她?让她承受这般屈辱?”

以前,她或许还会以为汤卉做的那么多,是为了汤家,为了孩子,为了权力,可是如今,她明白了汤卉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不过是为了报复,为了让他们所有人都痛苦。

可是,这个目的,汤卉早就达到了啊。

当年,她被万民唾弃不容,被送离酆都,遭遇截杀流落异国,萧倾凰也生来不幸,从小活在恐惧当中生不如死,那件事后,萧正霖也大受打击性情大变,对景媃恨之入骨绝情死心,这不就是汤卉想要的么?

为何还要毁掉萧倾凰的一生?让她承受这般屈辱生不如死的活着?

汤卉听到楼月卿的这些质问,神色微动,依旧淡笑着,说了一句和楼月卿的问题似乎毫不相关的话:“你们姐妹两个,都是极聪明的孩子!”

楼月卿一怔,随即蹙眉,有些不明所以。

汤卉看着她,目光清明:“可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所以,聪明反被聪明误,毁掉她的,从来不是我,是她自己!”

楼月卿闻言,眉眼微拧,眯了眯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汤卉淡淡的道:“她一直以为,她所做的一切,是我想看到的她该有的模样,可于我而言,她怎么活并不重要,因为就像你所说的,我的目的早就达到了,我虽然想要报复,想要你们痛苦来缓解我心头的不甘和不忿,可有些事情,我汤卉不屑去做,不屑做此等卑劣不齿的事情来锦上添花,所以毁掉她的不是我,是她自己!”

楼月卿听完汤卉的话,忽然静默,神色晦暗不明,沉思片刻,她冷笑:“所以皇后这是推卸责任?”

就算真的像汤卉说的那样,是萧倾凰自己想得太多,太过战战兢兢多疑多思才把自己毁了,可是造成她这个性格的又是谁?

汤卉不置可否,依旧淡笑:“本宫只是实话实说,不过,她会变成这样,本宫确实脱不了干系,既然有本宫的责任,本宫自然不会推卸,也没什么好否认的!”

事到如今,承认否认,结果都是一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