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离开后,汤卉静坐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后,如她预料般,萧正霖来了。

萧正霖大步走进来,看到她神色悠然,显然是预料到了他会来一样,不由剑眉一蹙,上前。

汤卉见他,不急不躁的起身,随即蹲下行礼,神色淡淡,语气平静:“臣妾恭迎陛……”

她话还没说完,萧正霖便目光冷厉的看着她,沉声质问:“你到底和无忧说了什么?”

汤卉派人将楼月卿请来了未央宫的事情暗卫禀报了他,汤卉找楼月卿,定然不简单,所以他便让人关注着这里,方才暗卫回禀,楼月卿离开未央宫时脸色很不好,急急忙忙的出宫了,他便察觉不妙立刻赶了过来。

听见萧正霖的质问声,汤卉眸色微动,眉梢一挑,随即嘴角挂着一抹淡笑,缓缓站了起来。

看着萧正霖脸色阴郁眸色暗沉,几欲动怒的样子,她面无惧色,只是淡笑着问:“陛下觉得,臣妾会和她说什么?”

萧正霖的这个样子,怕是其他人会怕,可是汤卉从来不怕他。

萧正霖见她言笑晏晏的模样,只觉意外刺眼,眼眸倏然一眯,目光凛然的看着她,是问,却是肯定的语气:“你告诉她了?”

“陛下一如既往地……”嘴角微勾:“圣明!”

闻言,萧正霖眼眸一缩,面色骤然一沉,忍不住厉喝一声:“汤卉!”

面对萧正霖杀气腾腾的目光和仿佛要将她碎尸万段的震怒,汤卉依旧不曾畏惧,一脸淡然的立于原地,垂眸,抿唇不语。

萧正霖见她如此,怒气更甚,上前两步,伸手钳着她的下巴,阴戾的看着她无一丝波动的眼眸,咬牙:“你好大的胆子!”

汤卉闻言,倏然勾起嘴角,轻笑:“臣妾一向如此,臣妾以为,陛下应该已经习惯了!”

似乎这么多年来,不管萧正霖如何发怒,她都从来没有畏惧过,哪怕一丝一毫也不曾,或许她自己心里明白,萧正霖不会对她如何,不管是忌惮她,亦或是其他。

萧正霖眸色愈发阴沉,却没有说话,死死地看着她,眸间寒气凛然。

汤卉又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萧正霖道:“何况,臣妾说的,不过是实话而已,既然陛下不忍开口,臣妾就代劳了,也好教导一下陛下的宝贝女儿,如何明辨是非!”

萧正霖闻言,神色微动,虽然依旧沉着脸没说话,却松开了掐着她下巴的手。

汤卉被放开后,一个趔趄,险些站不稳,她抬手揉了揉自己方才被萧正霖掐的生疼的下巴,看着萧正霖复杂晦暗的神色,眼底划过一抹不甘,一抹讽刺:“臣妾一直都不明白,那样一个女人,为何陛下会爱她如命,事到如今仍不忘记为她遮掩她犯下的罪孽!”

就像她不明白景媃为何能如此狠心的对待的自己的的孩子一样,想不通,萧正霖怎么就对景媃如此执着,明知道她做了这么多事情,却依旧放不下,对她念念不忘。

而她,一颗真心,一份真情,在他眼中不过一文不值,可以随意践踏。

曾几何时,她对他,也曾真情以待,也曾想过与他举案齐眉,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只有对彼此的厌憎,她对他,只剩下绝望。

萧正霖眸色微暗,面色冷漠:“这与你无关!”

其实何止汤卉不懂,他自己也不明白。

犹记得初次见面,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奉命暗中巡查各地民情,正好到了蜀地,遇到景媃的那天,他出城查看百姓收成情况,可很不巧的下了很大的雨,他在路边的一个亭子避雨,忽然一个红色的身影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那是一个长得极美的姑娘,一袭红装,干练简单的打扮,看起来娇艳明媚,却因为被雨淋了而有些狼狈滑稽,她好像很不高兴,许是因为被雨淋了,她皱着眉头,垮着一张脸,看着有些好笑,所以他忍不住笑了。

之后,那姑娘怒目看来,瞪着他,恶狠狠的开口:“再敢看我笑我,小心本姑娘废了你!”

当时他只觉得,她那张脸可谓宜喜宜嗔,生气的样子,都别有风情!

就那样的一次相遇,他们之间有了瓜葛。

他其实并不甚明白,他到底为何就倾心于她,是因为命运使然,抑或是因为她那张扬肆意却明艳动人的模样令他难以忘怀,所以情根深种。

可不管是因为什么,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她,令他难以忘怀,因为动了心,所以,他与她在一起,却并未告知她他的身份,但也并未刻意隐瞒,不想骗她,可是终究害怕,怕她卷入皇权的斗争中,所以从不与她提及他的身份,他也曾想过丢下所有的一切与她厮守,荡舟江湖,可他不能,在那个位置上,倘若他不争不抢,便是死路一条,那些忠于他支持他的人,也都万劫不复。

汤卉讽刺一笑,讥诮道:“无关?陛下此话倒是轻巧!”

她的一生,都被他们毁了,如今,他轻巧的道出无关二字,便抹杀了他们对她做的一切么?

呵……

萧正霖对此,不置一词,只是冷声问道:“你到底和无忧说了多少?”

汤卉淡笑:“臣妾只是告诉了她,她出生的时候,陛下为何不在京中,她很聪明,一点就透,想来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萧正霖闻言,看着汤卉的眼神,分外慑人。

汤卉顶着他那冷得刺骨的目光,依旧面色无惧色,悠然笑道:“陛下不要这样看着臣妾,臣妾不过是不想到死了都还背负着别人的罪孽罢了,也想着提醒一下那孩子,莫要恨错了人,陛下想要维护自己心中所爱固然情有可原,可也不能如此不讲道理,臣妾已经替她背了那么多年的锅,如今也该到了卸下的时候了!”

没有人知道景媃当年所做的一切,所以,所有的一切罪孽都落到了她头上,在世人眼中,她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冷心无情,是一个心狠到极致的女人,她也不曾否认过,可是凭什么?凭什么要她为景媃去承受这些?

既然她回来了,也到了算账的时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