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一定要杀(内容已修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人子女,不管父母犯了多大的错,都没有资格质疑指责,更没有资格裁决,这是作为儿女的本分!

楼月卿对花无心已经耐性尽失,懒得理会花无心这些废话,直接轻推开容郅,之后跃地而起,攻向花无心。

既然她这么急着找死,她自然乐意成全!

花无心见她不由分说的迎面袭来,瞳孔一缩,正要避开楼月卿这致命一击,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几道身影挡在了她面前,和楼月卿打了起来。

那是她的几个侍女。

楼月卿被缠住了,两个并未上前的侍女立刻过来,扶住了花无心,拿出一颗可治理内伤的药给她服下。

花无心身边的心腹侍女,武功自然也是不弱的,虽然远不及莫离等人的高强,可是整整六个人,楼月卿应付起来仍有些麻烦,不过,那六个人却很快都重伤倒地。

楼月卿看着身旁面无表情的收手的容郅,蹙眉。

容郅看着她,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

她不想让他插手的事情,他自然不会做,可是,却不妨碍他为她清理障碍。

楼月卿闻言轻笑,并未多言,与他们之间,有些话不必多言,因为都互相明白。

她转头,看着那边的花无心,抬步,上前,目光冷凝。

花无心身边的两个侍女立刻警惕起来,随之,一个扶着花无心往后,一个上前,意图揽住楼月卿。

可是,怎么可能拦得住。

随着这个侍女的惨叫声响起,楼月卿缓缓向前,然而,景恒闪身而来,挡在了楼月卿的跟前。

楼月卿脚步一顿,看着景恒,眸色沉了沉。

不过,景恒拦住了楼月卿之后,转头看见花无心这个样子,面色微变,立刻走过去:“师父,你……”

然而,景恒刚想问她怎么样,花无心却目光惊惧的看着楼月卿往青璃轩去的身影,忍着体内的剧痛急声道:“快,快拦住她!”

景恒转头一看,看到楼月卿没入青璃轩的身影,面色大变,紧随而去。

楼月卿看着躺在床榻上虚弱的无法动弹的景媃,眼底情绪难辨,握着拳头,上前。

景媃因为被景恒输入了些元气,又吃了药,虽脸色仍然苍白,却精神恢复了些,背靠着床头躺在那里,看着慢慢走近的楼月卿,苍白的唇角微扯,神色微动。

就在楼月卿即将走到床边时,一道身影挡在她面前,看着面前硬生生挡住她的景恒,楼月卿眸色沉了沉。

“怎么?你也想和她一起死?”

景恒蹙眉,淡声问:“一定要这样么?”

楼月卿语气淡淡:“是!”

景恒蹙眉,抿唇沉声道:“无忧,她是我们的母亲,就算她该死,也不能死在你手里!”

弑母,是绝对不能做的,哪怕景媃罪孽深重,她的死活,楼月卿都没有资格决定。

楼月卿闻言,面色不起任何波澜,只是淡淡的道:“你搞错了,我的母后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如今我要杀的,是璃国的罪人!”

为璃国诛杀罪人,是她作为璃国公主该做的!

景恒闻言,眉头拧的愈发紧,继而沉声道:“就算你不认她,可你改变不了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么?”

楼月卿倏然眯了眯眼,声音愈发的冷:“所以,你今天是要护着她,对么?”

景恒没说话,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那是默认。

护着景媃,并非只为景媃,景媃所做的一切,他亦是难以接受,可是,他不能看着楼月卿杀了景媃,这是人伦!

楼月卿讽刺的笑着,看着景恒,淡声道:“萧以恒,我不想跟你动手,你最好让开,她的命,你是护不住的!”

她要杀了她,哪怕背负着弑母的罪名,她也不在乎。

这个女人,毁了她和萧倾凰,毁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因为她的一己私欲,死了数十万人,而她这么多年来,竟然心心念念的为她报仇,却从未想过,这只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骗局,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要回来……

景恒也不做退让,抿唇沉声道:“你若是想杀了她,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景媃再该死,他也不能任由她胡来,她或许不在乎弑母的罪名,可他却不能看着她做错事情,而且,景媃哪怕是错了,也是他们的生身之母,生也好死也好,都不是他们可以决定的。

楼月卿怒极,愤恨咬牙:“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

景恒不置可否,他自然知道,以前楼月卿对他手下留情,虽然不曾给过他好脸色也没有认她,可是她对他始终下不了手,但是近日,可就不一定了。

景媃的事情,已经让她难以容忍。

可是那又怎样,他就是死,也不能让楼月卿做傻事。

楼月卿见他依旧站着纹丝不动,眸间划过一丝不耐,正要动手,一声低缓无力的声音从景恒后面传来。

“恒儿……让开!”

------题外话------

感冒了,有点低烧,头昏昏沉沉的,什么都写不出来,将就着吧,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