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情绪崩溃,寒毒发作/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冷声打断萧正霖的话:“父皇顾念旧情于心不忍情有可原,但是请您不要忘了,她!”指着景媃,楼月卿厉声道:“是璃国的罪人!”

作为璃国的皇后,她不顾黎民百姓,因个人私欲引起两国战乱,通敌卖国,间接害死了数十万军民,做所作为令人发指,堪为璃国罪人!

萧正霖面色一僵,无法辩驳。

确实,景媃所做的一切,罪大恶极,幸好无人知晓,否则她害死的,会有更多,作为她娘家的景家,首当其冲的会成为这场罪孽的牺牲品。

她当时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只顾着自己的怨愤,却从未想过她的所作所为会毁掉整个景家,太过自私。

萧正霖闭了闭眼,随即目光移向景媃那边,看着景媃坐在那里看着他一脸复杂,他很是平静,半晌,转而看向楼月卿,开口,淡淡的道:“她是不是璃国的罪人,由朕说了算!”

楼月卿闻言,眯了眯眼,随即忽然笑了,眼底却一片冷凝:“所以,父皇今日也是一定要护着她?”

萧正霖只道:“她不该由你来处置!”

景媃可以死在任何人手里,但绝对不能死在他们兄妹三人手里,所以,楼月卿绝对不能杀她。

楼月卿闻言,嗤笑,反问:“那该由谁?父皇您么?您能狠得下心杀了她么?”

萧正霖抿唇不语,杀了她,他确实下不了手。

如果是在当年,刚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如果她在身边,他或许真的会杀了她,可是如今,无关是否下的了手狠得下心,而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就算杀了她,当年的事情也都无法重来,死去的人也活不过来,那些罪孽依然存在。

楼月卿咬牙道:“就算父皇不在意她做过的事情,您可以饶恕,可我做不到,如果当年不是她蓄意报复,我和凰儿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她既然生下了我们,我不求她疼我们爱我们,她想走我也不怪她,可她做了什么?她枉为人母,人家都说虎毒不食子,她却连畜生都不如,如此心狠手辣绝情自私之人,我为何不能杀?”

她真的无法理解景媃,如果恨极了萧正霖,大可不要生下他们,可既然生下了,难道就没有一点为人母的柔软么?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就真的没有想过他们是她的孩子么?

而且,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知晓萧正霖离开她的缘由,不是抛弃,只是无可奈何无从抉择,可她却只顾着自己内心的不甘和怨愤,不顾后果,一意孤行。

作为景家的女儿,她不顾家族,做出通敌卖国的事情,她就真的没有想过,一旦此事脱离她的预料,景氏一族是何下场么?

因为她,北境数十万军民惨死,十多名将领战死沙场,平南王死无全尸,也因此,平南王妃受不了打击难产而死,归根究底,也是被她害死的,那是她一母同胞对她疼爱有加的姐姐,也因为她,萧以慎年幼失去了父母,萧允珂生来丧母……

她的心,究竟有多狠,或者说,她有没有心?

这样自私歹毒的女人,该杀!

楼月卿这一番话出,众人皆是缄默。

听着楼月卿这字字诛心的指责和控诉,景媃泪流满面,眼中尽是愧恨和自责。

她颤抖着下巴,开口,声音干哑无力:“对不起……”

楼月卿对她的这句道歉充耳未闻,这三个字于她而言,一文不值!

在她看来,景媃所有的抱歉和愧疚,都可笑至极。

做错了事情,妄想用一句对不起就想抹掉一切罪孽?

可笑至极!

然而,余光一扫,门口的几抹身影落入眼中……

楼月卿瞳孔一缩:“凰儿……”

还有,兰陵……

她这一声慌张的呢喃出口,屋内的众人才看向门口,果然看到门口站着几个人,而其中两个,就是萧倾凰和萧允珂……

萧倾凰面色苍白,一脸不可置信,而萧允珂扶着萧倾凰,一脸震惊。

众人纷纷面色大变,景媃也看向门口,看到萧倾凰,脸色更加难看。

她们站在那里多久了,他们竟然没有人注意到。

楼月卿看着萧倾凰那难以置信的神色,不由害怕起来,刚才她的话,萧倾凰是不是都听见了……

若是听见了,怎么办……

这时,萧倾凰拂开了萧允珂的手,自己提步走了进来。

目光定定的看着她走来,仿佛没有看到旁边的人,直接走向她,在她面前,站定。

“凰儿……”

萧倾凰一脸不解茫然,轻声开口:“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顿了顿,看向景媃,眼眸微缩:“还有,她……”

她见过景媃的画像,加上这相似的容颜,所以她知道这是谁,可是……

她不是死了么?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月卿拉着她,急声道:“凰儿,你身体还没好,姐姐先带你回去,回去再与你解释,可好?”

说着,就要扶着萧倾凰离开,可是,萧倾凰却退后了一步,没让她扶着。

“凰儿……”

萧倾凰稳着心神,努力让自己平静,淡淡的问:“告诉我,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还活着?还有,我们的事情,跟她到底有什么关系?”

显然,刚才楼月卿的那一席话话,她都听见了。

所以,否认,不可能。

楼月卿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萧倾凰很聪明,既然听到了,骗她已然是不可能了,可是,如实告知……

她怎么忍心?

她忽然很后悔,她太冲动了,不管汤卉说了什么,不管真相如何,她都应该稳住,如今……

说什么都没用了。

见楼月卿不说,看着旁边的萧正霖等人面色晦暗的样子,萧倾凰的心,寸寸发凉……

她转头,看着景媃,随后走过去。

楼月卿想要叫住她,可是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事到如今,她做什么都阻拦不住了。

看着萧倾凰步步走来,景媃神色微动,目光晦涩,动容,蠕了蠕嘴唇,想叫她,可是却始终叫不出口。

萧倾凰站定在床榻前,看着景媃,眸色复杂,面色平静,淡淡开口:“你为什么还活着,如今又为何会在这里,我不想知道,你当年做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当年我落到汤卉的手里,与你究竟有何相关?”

这个疑问,她自从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就一直存在心底,她为何会落在汤卉手里……

景媃面皮颤了颤,眼底,悲愧交集……

听见她的问题,楼月卿心头一紧,其他人也纷纷心提到了嗓子眼,有些紧张。

萧倾凰见景媃一脸愧色却什么也不说,立即咬牙问道:“回答我,我为何会一出生就落入汤卉手中?此事与你有何关系?”

“我……”唇一阵哆嗦,景媃身颤了颤,看着萧倾凰誓要问出答案似的架势,她终究只能闭了闭眼,哽声道:“我……对不起你……”

纵使不是她把孩子给汤卉的,可是也是因为她想要把孩子送走,才会致使孩子落入汤卉手中,是她和汤卉之间的恩怨,才致使汤卉对萧倾凰狠下毒手,毁了萧倾凰的一生……

尽管没有道出当年的事情,可是一句对不起,已经说明了所有,给出了答案。

萧倾凰面色陡然苍白,满脸错愕,难以置信退后几步,摇摇欲坠。

楼月卿立刻上前,扶住了她。

“凰儿……”

楼月卿的声音,萧倾凰全然听不见,脑海中涌来的,是那些她这段时日努力尘封起来的记忆,她本打算摒弃的过往……

小时候,那犹如畜生一般的处境,没有自由,没有希望,没有尊严,暗无天日,充满恐惧和血腥的岁月……

这些年,人前的伪装和人后的恐惧,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每天都在害怕身份暴露,从未睡过一个好觉,一闭上眼,都会被噩梦吞噬,那些充满血色的噩梦,就像诅咒一样从不肯放过她,没有一天安生过……

而这一切,源于她的亲生母亲……

萧倾凰笑着,哭着,身子颤抖的愈发厉害,脸上血色全无寸寸泛白,身子顿时好像被抽取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地上,那些过往的片段,那些充满血腥和恐惧的记忆涌上心头,犹如一把钝刀子,割断了她心头紧绷着的弦,凌迟着她……

萧倾凰哆嗦着,无论楼月卿怎么安抚她呼唤她,她都听不见,脑海中都是那些记忆,手紧紧的抱着脑袋,惊恐崩溃的叫声蓦然响彻整个青璃轩,在别院中回荡着。

大家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看着萧倾凰崩溃大叫的样子,不晓得如何是好。

而景媃,看着这个样子的萧倾凰,一阵心惊,怔怔的看着她。

怎么会这样……

萧倾凰坐在地上,抱着脑袋缩成一团,整个人犹如惊弓之鸟一般,歇斯底里,嘴里惊叫着,不停的呢喃着,眼睛瞪得老大,眼底,满满的恐惧和绝望。

“不要……不要……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要把我关起来……我不要……”

楼月卿心底大惊,不停地想要安抚她,可是她却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不管她说什么,萧倾凰都只是崩溃大叫,嘴里呢喃着一些祈求的话。

楼月卿见她如此,心中大痛,抱着她不停的安抚着,可是却没有任何效果,只能出手将她敲晕了。

惊恐的叫声戛然而止,萧倾凰两眼一翻,瘫倒在楼月卿怀中。

楼月卿松了口气,立刻将她扶起来,想要将她送回,可是刚想要站起来,她便忽然动作一顿,眉头倏然紧拧,暗道不好。

刚才和花无心打斗中动用了内力,一开始没事,可是情绪波动太厉害,寒毒要发作了,刚才她因为紧张萧倾凰而忽略的体内的那一阵寒气,可如今松了口气,冰寒之感愈发明显,身子也愈发冰冷,无力……

楼月卿寒毒发作,被容郅抱回了住的院子,萧倾凰也被送回了清平居。

青璃轩闹腾了半日,再次恢复了平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