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解毒之法/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否继承花家,于他而言其实无所谓,只是花无心从小就对他给予厚望,悉心栽培,为此耗费了二十多年的心血,他若是不能如她所愿,恐会辜负她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花无心恍然一笑,不以为然道:“我确实私心里希望你能够继承花家,可是恒儿,你出生就养在我身边,我一直视你为亲子,我望你继承花家,是因为我想把我能给的最好的都给你,而不是非得让你留在花家,你既是璃国的皇子,心中也有了打算,那就去做你想做的,莫要顾念我,只要你做一个好帝王,师父便欣慰了!”

景恒闻言,心中重担卸下,朝花无心揖手垂眸,语气铿锵坚定:“徒儿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

花无心听言,笑意更深,伸手拍了拍景恒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也不必觉得愧疚,花家有的是可以继承家族传承祖业的孩子,并非非你不可,师父只望你余生得以安好,这既是你的选择,那就随心去做,只要你不后悔走上这条路,不要忘了自己的初心,就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景恒闻言,眸色微闪,有些动容,紧抿着唇低声道:“徒儿明白!”

花无心淡笑着,不再多言此事,而是目光转向床榻上的景媃,目光随之复杂晦涩,轻声道:“你也不要太过怨怪你的母亲,虽然她做错了很多事情,可终究她也付出了代价,虽然这点代价相对于她做的事情而言太过微不足道,可如今你那两个妹妹对她恨之入骨,怕是余生都不会谅解她,这对她而言何尝不是生不如死的折磨?若是你再不肯谅解她,她怕是连活着都不愿了,就当师父求你,为了她能活着,不要怪她!”

景媃做的一切,确实令人发指,可是,就算是让她偿还,她的一条命又顶什么用?

当年她害死的,还有她的姐姐和姐夫,毁掉的,是她的孩子,因为被恨意蒙蔽的一时冲动,造成了不可挽救的悲剧,如今,楼月卿和萧倾凰都不肯谅解她,景阳王也一直不愿意来见她,不肯再认她这个妹妹,萧正霖对她也形同陌路,她悔恨不已,却为时已晚,如今若是景恒也像他们一样恨她,她怕是再无生趣。

景恒闻言,沉默了。

谅解么?

他实在是无法谅解,相对于他的两个妹妹而言,他或许是最幸运的那一个,尽管从小便与至亲分离,这么多年孤寂一人满怀遗憾,可终究没有和两个妹妹一样充满悲剧,可是,他理解不了,仇恨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泯灭人性到这个地步么?她究竟自私到何种地步,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见景恒沉默不语,花无心有些担心:“恒儿,你……”

景恒打断花无心的话:“师父放心吧,她是我母亲,尽管错了,可我仍希望她好好活着!”

这样一句话,虽未言明是否原谅,但是,意思很明确,为了景媃能活着,他就算是仍有心结,也会试着在景媃面前放下。

其实,在他打算继承璃国皇位的时候,便已经有了计量。

花无心松了口气,含笑轻声道:“如此,师父便放心了!”

景恒垂眸沉默,不再多言。

花无心这才道:“我有伤在身,不便在这里待太久,先回去了,等你母亲醒了,再告知我!”

景恒颔首,轻嗯一声。

然而,在花无心转身走了两步之后,景恒想起什么,忽然叫住花无心:“师父!”

花无心顿足,转身看着他:“怎么了?”

景恒抿唇,目光恳切的看着花无心,歉声道:“今日的事,我替无忧向您道歉,她只是情绪太过激动才伤了您,希望您别怪罪于她!”

花无心面色一怔,随即淡笑:“不必为此道歉,我并不怪她!”

景恒闻言,目光微闪,垂眸低声道:“多谢师父!”

花无心见他似乎仍有话想说,不由蹙眉:“你是不是还有事情想问?”

景恒一愣,看着花无心,目光闪了闪,犹豫片刻,才紧抿着唇低声问道:“师父可知道如何才能解寒毒?”

花无心皱眉:“你是想帮你妹妹解毒?”

景恒颔首。

楼月卿身中寒毒,在此之前他虽知道,可却从未亲眼看到楼月卿真正寒毒发作过,所以并没有那么担心,可今日,他亲眼所见,看到楼月卿被寒毒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样子,哪怕吃了可解百毒的清蕴丹,也减少不了多少痛楚,他当时只能看着她受尽折磨却束手无策,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痛恨自己医术不精,竟然没办法帮她。

他甚至无法想象,她六岁就染上寒毒,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是不是今日的场景,在过去他所不知道的岁月里,时常发生……

花无心拧眉,如实道:“我确实知道该怎么解寒毒,只是需要一味药引!”

闻言,景恒面色一喜,立刻问:“什么药引?”

花无心言简意赅:“灵狐心头血!”

景恒听言,心陡然一沉。

灵狐……

灵狐花家虽有,可是能解毒的幼狐很多年才出一个,是为花家珍宝,前几年出的那一只,当年被九姑偷走,之后寻回,被用在了景媃身上,唯一仅剩的一颗灵狐之血制成的丹药也用在了容郅身上……

这个办法,等于没用。

呼吸一滞,景恒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目光晦涩的看着花无心,问:“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花无心沉声道:“并非没有,只是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其他的,只能以药调养,减少寒毒的毒性,让她少受些罪,但是,想要彻底清除她体内的寒毒,怕是不能!”

楼月卿体内的寒毒,是在不归崖底的冰湖染上的,而那潭冰湖常年冰寒刺骨,里面的毒,是上千年沉淀下来的,若是常人掉进去,根本活不下来,如此剧毒,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解得了。

景恒眉头紧拧,面色凝重的问:“您的意思是,不管怎么做,她的寒毒都不能彻底清除?”

花无心颔首:“对!”

也就是说,她这一生都摆脱不了寒毒的折磨,他们不管怎么做,都只能减少她的痛楚,可是,能减少几分都是未知的。

景恒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

很危险想了想,又道:“依照她的情况来看,倒是还有一个法子,只是这个办法可能你们都不会愿意让她尝试!”

景恒立刻追问:“是什么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