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诛心景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闻言,静默不语,容郅见她不说话,心里有些慌,然而,就在他想要开口时,她忽然扯开嘴角笑了笑,目露苦涩:“我能怪你什么?这些事情本就与你无关,我和我妹妹的不幸也不是你造成的,你只是为了保护我才隐瞒我,如果是在以前,我定然会怪你,因为我很不喜欢被隐瞒欺骗,可如今……”顿了顿,她轻摇头,幽幽道:“不会了!”

这段时间,她想尽办法不让萧倾凰知道当年的事情,每次萧倾凰问起,她都搪塞过去,彼时,她才真正的明白父皇母妃苦心孤诣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瞒她骗她的苦心,或许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可是,确实在这样的残酷真相下,保护他们所在意的人最好的办法。

只可惜,终究都只是白费苦心。

该来的,总会来!

容郅闻言,松了口气之余,看着她的眼神格外疼惜,站起来,走到她身旁,将她搂进怀中,什么也没说。

对于这些事情,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才能让她好受些,他并不擅长安慰,所以,只有默默地在她身边陪着她。

他知道的,她需要的,也只是他能陪在她身边。

楼月卿任由他抱着,脸头靠在他腰间,静默着不在说话,心中,却格外的安逸踏实。

这时,守在门外的冥夙进来。

看到他们依偎在一起岁月静好的样子,目光立刻垂下,不过,还是走了过来。

他一进来,楼月卿微微推开了容郅,容郅也默默地坐在一旁。

冥夙开口:“王爷,王妃,景恒公子来了!”

两人齐齐一愣,随即,容郅眸色略深,而楼月卿,面色冷凝。

半晌,就在他们都以为楼月卿会拒绝见景恒的时候,楼月卿开口:“让他进来吧!”

冥夙领命退出去,很快,景恒走进院门,往这边走来。

步上阶梯,进入亭子。

楼月卿就在亭子里用膳。

景恒神色不是很好,有些憔悴,有些黯然,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十分复杂。

相较于景恒的一脸晦涩憔悴,楼月卿虽面色苍白虚弱,却很平静,面上眼底,不起波澜。

兄妹俩对视着,却都不开口。

容郅桌下的手伸向楼月卿,在她手背上轻抚,楼月卿回神,目光转向他。

容郅淡淡开口:“我先去一下书房,你们聊!”

语气,略带征询。

楼月卿想了想,颔首,嘴角轻扯:“去吧!”

容郅这才站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景恒,转身离开。

目送他身影离去,楼月卿收回目光,看向景恒:“坐吧!”

景恒神色微动,应声坐下。

坐下后,两相静默,他看着她,她垂着眼,好一会儿,景恒才轻声问道:“你……还好么?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她微抿着唇,淡淡回答:“没有!”

景恒蹙眉,看着她,再次沉默。

他知道,她现在一定很不想见到他。

这些天,因为给萧倾凰和莫离治伤疗养,他们关系好了些,虽然她始终不肯认他,可是却不再恶言相向,也不再冷漠,可经过这两日景媃的事情,他们兄妹之间,又好像回到了之前,甚至连之前都不如,陌生,疏离,明明他们是血脉相连的至亲,却生疏的说话都要要小心翼翼,谨小慎微。

她连恶言相向,都不再愿意,唯有疏离,冷淡。

静默许久之后,她抬眸看着他,眸色依旧平静寡淡,开口:“你有事么?”

景恒愣了愣,触及她面上的冷淡,面色暗淡,轻声道:“我……只是不放心你,想来看看你!”

楼月卿闻言,眼帘微敛,垂眸,淡淡的道:“既然如此,现在你也看到我了,我很好,不需要你担心,你可以走了!”

景恒面色一僵,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本就不善言辞,在她之前,从未有人敢这样对过他,若是别人他早就不再理会了,可她不是别人,是妹妹。

他不想伤害她,可是昨日他对景媃的维护和对她的阻拦,终究是伤了她,也断送了他们之间本就不深厚的兄妹情谊,可他并不后悔,若是再来一次,他也会这样做,哪怕知道他的做法,会让她再也不原谅他。

见他一动不动,楼月卿抬眸,蹙眉:“你还有事?”

景恒犹豫片刻,还是低声道:“母亲……想见你!”

话落,楼月卿面色陡然一寒,看着景恒的眼神,也愈发的冷漠。

景恒以为她会发怒,也已经做好了被她恶言相向的准备,可是,她却面无表情的开口了。

“出去!”

景恒一愣。

她面色很平静,声音比脸色更平静:“我现在不想对你发怒,也没有力气折腾,所以你最好马上离开,否则我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像昨天那样,你应该还不知道,我若是这个时候再发作一次,会死的!”

景恒闻言,面色微变,有些泛白,看着她那认真平静的模样,终究只能站起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她,道:“你好好休息,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过!”

说完,他转身,步履蹒跚的离开了。

楼月卿看着他身影消失在院门口,眸色微动,很快沉寂下来,听到轻微脚步声传来,她收回目光,看向身后。

只见容郅走来。

显然,他刚才并未真的离开,只是,让他们单独谈谈,所以回避而已。

他走过来,站在她身旁,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并未说话。

她察觉到他无声地安抚,嘴角微扯,抬手,抚上了他搭在她肩头的手,他反手将她的手裹于掌心,不曾用力,却让她五比安心。

静默许久后,她忽然轻声开口:“容郅!”

“嗯!”

她幽幽开口:“我真的很想杀了她,特别想……”

昨日想杀,或许是因为贸然得知此事,太愤怒,丧失了理智,可如今人平静下来,清醒了,仍是对她抱有杀意。

她真的该死!

容郅闻言,眸色微动,沉默。

她面色恍惚,苦笑着呢喃道:“他们都说我这样是错的,可是我很想知道,对于他们来说,究竟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错的……”

容郅见她如此,微微拧眉,开口:“无忧!”

楼月卿抬眸看着他。

容郅坐在她旁边,很认真地问:“你可曾想过,她若死了,你的心里就会好受么?”

楼月卿闻言,倏然静默。

容郅目光柔和的看着她,极具耐性的温声道:“她曾经是你心底最深的眷恋,这些年你一直将她视为信念,现在你恨不得杀了她,除了她害死了太多无辜的人之外,还有一点,便是她的所作所为,颠覆了你对她二十年来的信念,你无法接受,说明你在意,既然是在意,哪怕她死了,你也不会好过,她的一条命,也偿还不了多少罪孽,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事到如今,杀一个景媃,也挽救不了她作的孽,比起当年死的人,她的一条命,太过微不足道。

而一旦杀了她,楼月卿会背负弑母的污点,哪怕不为人知,她也不会好过,她们兄妹三个,一辈子都走不出景媃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终究,是母亲。

闻言,楼月卿面色怔然,对容郅的话,并未反驳。

容郅所言,虽然她并不太愿意承认,可是,却无从反驳,容郅是最了解她的人,看透的,是她自己都看不透的事实,她的愤怒,除了景媃做出了那样令人发指的事情之外,还有一点便是,曾经的景媃在她心目中太过美好,美好的没有一丝瑕疵,是她心中任谁都无法相提并论的柔软,是她活下来的信念,如今真相揭开,她二十年的执念和眷恋,俨然成了天大的笑话,这样的打击,她除了愤怒,不晓得该用什么情绪去面对。

容郅见她沉默不语,也知道他的话她听进去了,想了想,又道:“我并不希望你杀了她,她可以死,不管是死在谁的手里,或是死于病痛和意外都没关系,可不能死在你的手里,且不说是否有违天道,最重要的,我不希望你的手里沾着你亲生母亲的血,说得不好听了,你的手,不该被她的血玷污!”

景媃做的事情,连他作为一个也曾杀人无数杀伐果决的男人,都不免感到唏嘘,哪怕景媃是她的母亲,容郅都不齿于景媃的所作所为,说心肠蛇蝎都是抬举,他只是不希望景媃的血,脏了她前行的路,成为她一世的罪孽和一辈子的污点。

她可以恨,可以不认,但是,绝对不能亲手杀了景媃,那不是她该做的事情。

楼月卿闻言,眸色微动,随即抬眸看着容郅,咧嘴浅笑着:“你说的对,死在我手里……她不配!”

只是,不杀她,也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有些债,欠下了,终是要还的!

死亡,是对一个罪孽深重之人,最大的宽容,人死了,就什么都结束了,不管活着的时候是痛苦还是快乐,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便是解脱了,而她,不配得到解脱!

容郅听见她这句话,便知道她已经想通了,遂不再多言。

吃完东西,楼月卿见萧倾凰没醒,便直接去了青璃轩。

她的到来,令景恒很意外。

楼月卿淡淡的看着他,一言不发,直接上了楼梯。

容郅并没有和她一起过来,扶着她的,是这几日一直在伺候她的小丫头。

见她一言不发就往楼上去,景恒立刻跟上。

景媃的房中,景媃坐在床榻上,靠着软枕,花无心坐在一旁,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听到脚步声从门口传来,两人纷纷看过去,看到楼月卿,让俩人一脸惊讶。

景媃本来还靠着软枕没什么精神,看到楼月卿,腾地坐起来,目光热切复杂的看着楼月卿,唇畔哆嗦。

“无忧……”

花无心则是站起来,看着走来的楼月卿下意识的蹙眉。

楼月卿站在床榻边一丈处,静静地看着景媃,面无表情,眼底寡淡到冷漠。

仿佛在看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没有昨日的杀气腾腾,没有前天的厌恶愤怒,有的,只有不见底的冷漠。

这样的漠然,与她本就苍白的脸色结合在一起,显得格外的慑人。

看了景媃一眼,才淡声道:“你们都出去!”

这话,是对景恒说的,也是对花无心说的。

然而,经过昨日,他们都不放心她和景媃单独待着,就在刚才她走近时,花无心都做出一副警惕的架势,生怕她对景媃不利。

所以,她的话好像没说一样,两人都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楼月卿见他们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蹙眉,也不再多言,转身就要离开。

景媃见她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面色一急,景恒则是在楼月卿走过他旁边的时候,拉住她的手臂,蹙眉开口:“无忧……”

楼月卿微微回头,目光停顿在自己被禁锢着的手臂上,有些不耐烦:“放手!”

景恒紧抿着唇,有些祈求的目光看着她。

楼月卿见他如此,不悦的蹙了蹙眉,淡声道:“既然怕我对她不利,以后就不要去找我过来,我没有那么多精力浪费在她身上!”

景恒闻言,面色一僵,想要解释,可是,却也无从解释。

他确实是怕楼月卿会对景媃不利,昨日她愤怒发狂的样子,令他记忆犹新。

楼月卿冷笑,挣开了景恒的桎梏,提步就要走向门口。

景媃无力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颤抖,近乎祈求:“别走……”

楼月卿抬出去的脚步收回,转头,淡淡的看着她。

景媃见她停下,面色一喜,忙对花无心和景恒道:“无心,恒儿,你们……都出去!”  “阿媃……”

见花无心一脸不放心,她苍白的唇角微扯,轻声道:“不要担心,她不会对我如何的!”

花无心仍是有些不放心,不过,看着楼月卿没有一丝杀意,她只好点了点头,和景恒一同走了出去。

楼月卿微微侧头看着身旁扶着她的小丫头,淡淡的说:“你也退下吧!”

“是!”

门被从外面拉上,屋内顿时只剩下母女二人。

楼月卿仿佛没有察觉到景媃那热切激动的眼神,自顾上前,把方才花无心坐着的凳子微微拉过来一些,才坐下。

之后,才抬眸看着她,眼神依旧是那样的淡漠。

“你想见我,想和我说什么?”

楼月卿直截了当的询问,让景媃有些措手不及,挣扎着许久,才垂眸低声道:“我……对不起你,还有你妹妹!”

楼月卿闻言,却是笑了,笑的意味不明。

她虽为笑出声,可是那一样的喘息声让景媃不由疑惑的看着她,不解:“你笑什么?”

楼月卿没有回答她,反而面无表情的问:“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句废话?”

景媃面色一僵,不知如何作答。

楼月卿看着她,忽然很认真的开口:“昨天晚上凰儿割腕自杀的事儿,你知道么?”

听到她这话,景媃面色猛然大变:“你……你说什么?”

声音颤抖,惊慌,不可置信,显然是不知道。

楼月卿看着她一脸震惊和担忧,并不在意,忽然开口不疾不徐的述说道:“你或许并不清楚,不清楚你当年的所作所为,让我和她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我年幼遭逢大祸九死一生,流落在外整整十四年,染上一身寒毒,落下一身病痛,也许终其一生,我可能都要承受着寒毒和病痛的折磨,可这样的我,和凰儿比起来是幸运的,起码我没有和她一样生来就活在黑暗和恐惧中,被虐待,被禁锢,也不需要沦为一颗棋子去活成别人的样子,每天都做着同样的噩梦,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不知道自己是谁,不晓得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了活命,只能带着面具去面对身边虽有的人,为了保护自己,不惜作践自己,受尽凌辱,把自己变得肮脏不堪,只为了活成她以为的汤卉想看到的样子!”

她说着这些的时候,景媃的脸色,寸寸发白,瞳孔紧缩,整个人都在颤抖,是震惊,也是心疼唏嘘,还有愧疚自责。

她其实很多都不知道,花无心只告诉她,当年萧倾凰被送走时,意外落入汤卉之手,汤卉为了报复,筹划了一场阴谋,在楼月卿六岁时,使计将两个孩子调换,楼月卿不知所踪流落民间,巧合之下被楚国宁国公府楼家收养,身体不好,而萧倾凰,顶替楼月卿成为长乐公主,一直被汤卉操控着……

知道这些,她就已经愧恨自责不已,却没想到,花无心只是避重就轻的告诉她这些,事实上她们经历的承受的,比她所知道的,要严重百倍。

她当年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把她的两个女儿摧毁至此……

景媃的心,犹如被千刀万剐一样,痛的窒息,她张嘴,却哆嗦的说不出半个字。

楼月卿看着她这幅样子,不起波澜,淡声道:“我和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你的一句对不起,于我们而言微不足道,就算是你以死谢罪,也无法救赎我和凰儿残缺不堪的人生,所以,你不要在我面前装作一副愧疚自责的样子给我看,因为你的这副假惺惺的样子,让我觉得无比恶心!”

听到楼月卿这番诛心的话,景媃的心犹如被搅碎了一般,痛不欲生,心痛的说不出话来,呼吸都困难。

楼月卿又道:“我曾经以为,汤卉一定是这个世上最恶毒的女人,这些年,我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可时至今日我才明白,汤卉再如何心狠,都不及你蛇蝎心肠,起码她人性尚存,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孩子,她哪怕恨透了你怨极了父皇,也没有对我和凰儿赶尽杀绝,可你呢?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却连畜生都不如!”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很轻缓,可这些话,却让景媃羞愧痛苦的说不出半个字。

见景媃满脸泪痕,紧咬着苍白的唇,整个人颤抖不已,却说不出半个字,愧疚的话说不出口,反驳的话无从说起,唯有沉默。

楼月卿又淡淡的道:“你还记得你的师妹么?也就是我的师父端木斓曦,自从你死了以后,她就一直活在痛苦自责之中,她每天都在悔恨,后悔自己当年没能及时赶回来救你,恨自己当年没有劝你不要嫁给父皇,我真的不明白,究竟是她识人不清,还是你太会伪装,她到死都不明白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死都在对你感到愧疚,因为自觉愧对于你,她这么多年一直护着我,视我为己出,她把你视作最重要的人,可你呢?你把她当傻子一样欺骗着,景媃,我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虚伪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