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可曾后悔/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短暂却又漫长的二十年人生中,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无数,虚伪的人也认识不少,可是从没有一个人如同眼前这个女人,所作所为里细思恐极,虚伪自私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听到楼月卿提起端木斓曦,景媃瞳孔紧缩着,脸色犹如冬日的雪一般,紧咬着牙关,含着一丝颤抖,眼中尽是愧恨与怜惜。

她这一生,做了很多错事,对不起过很多人,最对不起的,不止她的几个孩子,还有那个从小最敬爱她的妹妹,她本打算等离开之后一切尘埃落定在告知端木斓曦她活着,可是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我真替她感到可悲,她的一生,将你视作最重要的人,可对于你来说,她只不过是你可有可无的小妹妹,不值得交心,也不值得信任,可她呢?她为了你,不惜任何代价的屡次救我,以身犯险为我寻找解药,数次几欲丢掉性命,整整十八年啊,都在为了救我和找景恒,可到头来,她的满心悔恨,不过是一场笑话,她到死,都不知道你一直在骗她……”

然而,说到这里的时候,楼月卿忽然语气有些飘忽,神色也有些古怪。

她真的到死都不知道么……

不要报仇,不要回璃国……

这是端木斓曦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从小到大,端木斓曦从未有过不让她回璃国的念头,反而很支持她,可就在临死之前,让她不要回来……

她是和景恒见面的时候情绪失控发狂的,当时老城主说,她是受了刺激……

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自心底油然升起……

看着景媃的眼神,有些晦暗深邃,意味深长……

好一会儿,她压下心头这个猜测,看着面前坐在那里撑着身子垂着脑袋,面如死灰死气沉沉的景媃,忽然问:“我想问你一句话!”

景媃闻声,立刻抬头,目光热切的看着她:“你……你问!”

楼月卿定定的看着她,问:“当年做这些事的时候,可曾有过一丝迟疑和不忍?”

景媃倏然一怔,静默无声。

楼月卿见她如此,福至心灵,不由苦笑:“看来是没有,终究是我太高看你了!”

她以为,哪怕再如何怨恨心狠,在面对这么多无辜的人和自己的亲骨肉之前,总会有不忍心的时候,可是,是她高看了景媃。

这个女人,没有心。

景媃无言辩驳。

她从小就被母妃送离,在舅舅身边长大,被舅舅带着行走江湖,后来大了一点,便继承了母妃的碧月宫,和师妹一起,她不像那些亡命之徒什么也没有,她出身王府,有碧月宫庇护,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人敢伤害她,萧正霖的离弃,几乎把她逼疯,对萧正霖的怨恨,致使她疯狂极端,那个时候,她只想报复,报复那个让她伤心绝望的男人,不惜任何代价,不择手段,她得人生信条里,接受不了任何背叛和离弃,不管萧正霖是为了娶汤卉弃她,还是为了皇位,抑或是其他,于她而言都是不可饶恕的。

也因此,为了报复萧正霖,她什么也顾不上,嫁给他,与他相互折磨,让他永无宁日,让他悔恨当年离弃了她,而那个时候,她已经累了想离开他了,想要斩断与他的一切纠葛,可他却用那样的方式将她留在宫里,甚至让她再次怀上孩子,原本沉寂下来的怨恨再次涌上心头,他宁死也不愿意放她走,而她也不愿意再留在他的后宫,所以,才有了后来那一系列通敌卖国假死离开的事情。

而这两个孩子,是在她打算离开的时候,被迫怀上的,所以,她并不喜欢,甚至是厌恶,所以,没有迟疑,也不曾有过不忍。

楼月卿又问:“那你后悔么?可曾后悔过你做的一切?我说不是现在,是当年,有没有过哪怕一刹那的后悔?”

这次,景媃想都没想的点头了:“有!”

楼月卿眉梢一挑。

景媃闪着泪光望着她,哽声道:“那是你们出生之后,当时你妹妹已经被送走,而你就躺在我身边,那么小,那么软的一团,我当时心软的一塌糊涂,特别不放心,这是我的女儿啊,以后没有我,在这个充满了罪恶的皇宫里,她会不会被欺负,会不会被伤害,我后悔了,可是我已经没有选择,当时你妹妹已经被送走,北境战事结束,而我体内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我若是留下,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而我做的一切,也有可能会被知道,我没有退路了,可我放心不下你,所以才会临了将你托付给婧姝,把内力都封在你体内……”

她生了三个孩子,景恒出生的时候,因为当时宫变,生下来她就让花无心带走了,连抱都没抱过,萧倾凰也是,一生下来就被带走,她甚至都没有看过一眼,而楼月卿,是她真正认真端详过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她三个孩子中,唯一一个抱过的,当时看着这个女儿,她才猛然意识到,她是一个母亲啊,在那个时刻,心里有多不舍和后悔,只有她自己明白,也因此,不顾性命的把内力封在她体内,这才差点丢了性命,昏迷了十八年。

楼月卿忽然笑了,又哭又笑,眼中极尽悲凉,不晓得是在难过还是在高兴。

景媃讷讷的看着她:“无忧……”

楼月卿霍然起身,面上似乎在极力压抑着,看不出任何情绪,可眼中的刺痛和悲凉难掩,她看着她许久,才转身欲走。

景媃连忙叫住她:“无忧……”

楼月卿顿足,冷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你也不配死在我手里,脏了我的手,像你这样的人,死亡是最大的善待,所以,你要好好活着,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好好活着,最好长命百岁,因为……”微微回眸,她笑的意味深长:“我喜欢看到你活的生不如死的样子,如果你真的觉得愧对于我们,就别死那么快,记住了!”

说完,她不再看景媃的脸色,转身,毫不犹豫的走向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