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死亡真相/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出门外,如预料之中的,花无心和景恒都在外面,自然,刚才她和景媃说的话,他们都听见了。

景恒面色不太好,紧抿着唇,紧绷着脸,不过,却并未有任何一丝的责怪,倒是花无心,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她,沉声道:“你其实没有必要说这些话来诛她的心!”

确实没有必要,因为就算楼月卿不说,景媃也不会好过,良心的谴责和悔恨,足以让她余生都不会好过,楼月卿说这些,只会让她良心更加不安,更加愧疚自恨。

楼月卿冷笑:“我尤觉不够!”

花无心面色一僵。

楼月卿下巴微抬,面色冷凝道:“我和我妹妹十分的伤痛,哪怕不能让她感同身受,我要她承受八分!”

花无心无话可说。

终究只是叹了一声,转身走了进去。

楼月卿这才看着景恒,眸色不明,淡淡开口:“你出来一下,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说完,任由方才扶她来的婢女扶着走向楼梯,下楼。

景恒蹙眉,跟上。

走到青璃轩外面的湖边柳树下,楼月卿顿足,转身与景恒面对面,这才对一旁扶着她的婢女淡淡的道:“你先退下!”

“是!”婢女松开搀扶着她的手,躬身告退。

婢女退开约莫五丈之外,婢女不会武功,按照这样的距离,她是听不见这边的对话了。

楼月卿看着景恒沉静的脸,淡淡的问:“怪我么?刚才对她说了那些话?”

景恒抿唇沉声道:“你没有杀她,就已经是最大的退让,我已经无话可说,况且,这是她应该受的,没什么好怪你的!”

而且,楼月卿刚才那一番话有一个作用,就是她不会再自暴自弃的想要死去,会如楼月卿所愿,生不如死的活着,只要能活着,不管怎么活,都没关系。

楼月卿闻言,淡淡反驳:“我想你误会了,我这不是退让!”

景恒目露不解。

楼月卿淡淡的道:“容郅说,我可以恨她,不认她,却不应该杀她,因为她始终是我母亲,其实对于这句话我并不认同,有罪之人,人人得而诛之,于我而言,弑母会是什么样的罪孽,是否有违天道我不在意,可容郅不想我的手上沾着亲生母亲的血,而我……不想让他失望!”

这番话,坦诚的让人难过。

可是,这是实话,虽然这不是她放过景媃唯一的缘由,却是不容忽视的,容郅劝她,便是不希望她杀了自己的母亲,她不会让他失望。

而这样一番话,也很直接的表明了,容郅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任何人和事,都不及他于她而言的重要性。

景恒静默着好一会儿,才淡淡的问:“你刚才说想问我几句话,你想问我什么?”

楼月卿这才面色认真的问:“我想知道,当年我师父去找你,在情绪失控之前,你们谈了什么?你和她说了什么?”

景恒没想到她会问这件事,不呆愣片刻,才不解的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楼月卿没解释,只道:“你只管告诉我,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景恒的思绪,不由得飘会了两年前……

当时,他正在端木雪凝的坟前祭奠,端木斓曦忽然出现,当时端木斓曦脸色很不好,显然是受了不小的伤,一见到他,就很激动,因为当时他在端木雪凝坟前,所以没有戴面具,他不愿和端木斓曦多接触,因为在之前花无心就让他不要随意让人看到他的脸,他当即戴上面具就要走,可是端木斓曦却不肯让他走……

她当时很奇怪,说了很多他当时听不明白的话,只觉得云里雾里,从她的言辞之中,他知道她一定和母亲人是,且渊源匪浅,听见她说什么母亲若是在天有灵看到他平安长大了,定然欣慰,他就很奇怪,就……

可是说着说着,景恒忽然闭嘴不言了,显然,他也察觉了哪里不对劲,刚才楼月卿在里面和景媃说的话他听得很清楚,她说,端木斓曦到死都不知道景媃活着……

楼月卿见他忽然闭嘴不言,还一脸古怪,立刻追问:“你为何不继续说?当时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景恒不知道如何开口,看楼月卿的神情,他就知道她想追问什么了……

见景恒三缄其口面色异常,楼月卿心底的猜测愈发笃定,她眼眯成一条缝,死死的看着景恒,咬牙问:“你……你是不是告诉了她景媃还活着的事情?”

景恒面色微变,有些慌乱的看着她:“无忧……”

楼月卿目光凛冽的看着他,稳着声音,咬牙问:“是你告诉了她景媃还活着,所以我师父才会情绪激动丧失理智的,对么?”

那双眼眸,犹如鹰眸一般,锐利的盯着他,让他连否认都觉得吃力。

景恒最终只有轻点头:“是!”

当时他只觉得端木斓曦莫名其妙,如今想来,才知道是为了什么。

楼月卿得到早已料到的答案,心中愈发悲凉,不由冷笑着……

景恒见她如此神色,立刻道:“这件事情错在我,你要怪就怪我,母亲她什么都不知道,你师父的死是我的责任,你如果……”顿了顿,才无力道:“你若是非要报仇,就杀了我吧!”

楼月卿闻言,冷笑:“我杀了你,我师父就能活过来么?如果可以,我绝不手软!”

景恒沉默了。

人死不能复生……

楼月卿淡声道:“我师父的死主要原因不在你,当年的我给你的那一剑已经一笔勾销了,既然你说错不在她,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你替我转告她一句话,一定要活着,在我还不想她死的时候,千万别死,否则……我一定将她……挫骨扬灰!”

说完,看着景恒青白交加的脸色,她嗤笑一声,不再多言,直接离开。

留着景恒独自站在柳树下,一抹白影,寂寥沧桑……

回到清平居,刚踏入院门,就看到院子里的萧允珂,还有不知道在和萧允珂说什么的萧以恪,楼月卿眉梢一挑,走了过去。

见她走来,两人也停止了对话,萧以恪忙走来,与她相隔两步的距离站定,见她民色不太好,先是蹙眉。

楼月卿嘴角微勾:“二哥!”

萧以恪拧眉训道:“父皇遣我去办点事儿,我今日回到酆都才晓得昨日的事情,你也是冲动,明知道自己身体如何还这般折腾,幸好有惊无险!”

他这几日不在酆都,自从那日东宫的事儿后,萧正霖就让他去三十里外的并州处理了一些萧以怀弄出来的烂摊子,这才离开几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楼月卿听着萧以恪难掩担忧心疼的训斥声,不由无奈地笑了,撇撇嘴,闷声道:“我错了还不行么?”

萧以恪轻声道:“既然知道的错了,以后可别再如此冲动了,来之前去见了母妃,她让我转告你,有些人有些事,其实并不值得你耗费心神耿耿于怀,就当过去的二十年是为了偿还那一丝血脉,如今该还的都还了,以后,你该为你自己好好活着!”

楼月卿点了点头,莞尔:“我都明白,二哥也替我告诉母妃,不用为我担心,我分得清什么是最重要的!”

过去的二十年,她一直活得很累,几乎都不曾为自己活过,不惜任何代价的留着一口气,只为了那虚无缥缈的信念,如今真相揭开,血淋淋的曝光在她的眼前,就如皇贵妃说的,那二十年,就当是偿还生育之恩。

景媃的错百死难赎,可是不能否认,景媃始终把她生了下来,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都算是给了她一条命,也是因为景媃封在她体内的内力,在她九死一生的时候,保住了她一条命,哪怕这半生充满心酸和痛苦,可是哪怕再不好,也是她的人生,何况这二十年,她得到的,从来不比失去的少,如今她就当做两清了,不再怨念,也不再执着,从今往后,她就解脱了。

她还有很长的一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还有那么多在意的人,还有需要她守护的人,最重要的是,她还要与容郅相守一生,孰轻孰重,她分得清。

萧以恪听言,沉吟着点了点头,如此,他便放心了。

他突然道:“对了,你应该还不知道吧,父皇今早下诏,革去淮阳侯温建廷的一切职务,收回淮阳侯的兵权,将其圈禁府中,大理寺卿温建旭也受到牵连,贬谪台州,终身不得回京!”

楼月卿有些惊讶,眉梢一挑:“什么罪名?”

萧以恪抿唇道:“以下犯上,结党营私,大不敬!”

楼月卿听言不语。

这些罪名虽然都是死罪,可是相较于混淆皇室血脉,与太子勾结谋权,已然是轻了,而看在已故太后的份上,从轻发落,一个革职圈禁一个贬谪流放已是从轻发落。

萧以恪拧眉沉声道:“虽然温家其他人并未因此受牵连,温母妃也没有被波及,不过……温家日后怕是不好过了!”

作为萧正霖的母族,温家可谓如日中天,可如今,萧正霖亲自下诏处置温家的两个顶梁柱,谁都明白,萧正霖已经难容温家,如今的温家,处于风口浪尖。

楼月卿想起什么,忙问:“那温珏呢?”

温珏,是温建廷的长子,还是一个三品将领,不过却戍守边关不在酆都。

萧以恪回答:“父皇并未牵连他,父皇虽然对淮阳侯的做法震怒不已,可终究要顾着温家的将来,且不说温母妃,看在已故的皇祖母和那位温老太君的面上,他总是要为温家留一条后路,不过,之前萧以怀奉旨巡查边关军务时,与温珏数次会面,怕是他也不干净,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让他警醒一番!”

温家还有一位老太君,是为正一品诰命夫人,是萧正霖的舅母,与已故的太后是姑嫂也是极好的手帕交,以前对萧正霖极好,温贵妃就是她的女儿了,所以,萧正霖对温贵妃敬重有加也是有这个原因的,如今温老太君年老,萧正霖岂会不顾着她老人家的感受。

楼月卿听言淡笑:“萧以怀已经再无翻身的可能,温珏能凭自身本事走到今日这一步,定也不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武夫,这次的事情父皇用意不过是敲打那些附庸太子的人,他若是有脑子就该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所以,这点无需担心!”

萧以恪对此,不置可否。

楼月卿这才看向一旁一直没出声的萧允珂轻声道:“对了,我还没问你,你昨日不在宫中照顾温母妃,怎么来这里了?”

萧允珂一五一十的解释:“听闻你去了未央宫,出宫的时候脸色不好,我有些担心,后来听说皇叔去了一趟未央宫之后便急匆匆的出宫了,我不放心就来看看,一到这里就听门口的侍卫说别院后面有很大的打斗声,去青璃轩的时候,看到皇姐也要去看,就扶着她去了!”

楼月卿闻言,了然颔首。

随即道:“如今温家处置下来了,温母妃定然很不好受,如今我已无碍,这里就不用你担心了,你先回宫去陪温母妃吧!”

萧允珂有些迟疑:“可是皇姐……”

如今萧倾凰尚在昏迷,从昨夜的样子来看,等醒来的时候怕是也不会平静,楼月卿还虚弱着,她实在是不放心。

楼月卿望着不远处萧倾凰的房门口,眸色略深,幽幽道:“无妨,现在这个时候,她想来也不会想见任何人,何况,如果连我都安抚不了她,你们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的!”

有一句话她没说,不管是萧允珂还是其他人,于萧倾凰而言,都会让她想起过去的那些岁月中所有屈辱的过往,所以,他们最好别出现在萧倾凰面前,而她则不一样,她们是至亲姐妹,萧倾凰依赖她胜于任何人,她的话,萧倾凰总会听得进去。

楼月卿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萧允珂却能想得到,昨夜萧倾凰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当时萧倾凰直接就失控了,不由分说的把她赶出来,神态极是疯狂。

想到这里,萧允珂立刻抿唇道:“那我等一下和二哥一起回去!”

楼月卿颔首,又问:“昨夜的事父皇可知道?”

昨夜的事,自然是萧倾凰割腕自杀的事。

摇了摇头,萧允珂抿唇道:“还不知道,我没让人去禀报,皇叔昨夜很晚了才回去,临行前让我好好照顾皇姐,有什么事都务必派人去通知他,可是这事儿……皇叔身体不太好,我不想他又奔波出来,就命人瞒着,打算等情况好一些了再亲自进宫详细告诉他,免得下人不会禀报让他又不顾身子……”

“不用!”楼月卿忽然打断萧允珂的话。

萧允珂愣了愣。

楼月卿淡淡的说:“别让他知道!”

萧允珂有些不解:“为何?”

楼月卿面无表情的道:“他知道了又能做什么?不过是愧疚又多了一分罢了,可却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楼月卿其实很明白,萧正霖对萧倾凰这个女儿,很矛盾,虽然满怀愧疚,可是却远不及对她上心,甚至说,对萧倾凰的疼爱不及她十之一二,对此,她其实很不满意,只是无权置喙,因为被偏爱的那个人是她,她没有立场置喙半个字,可是,哪怕昨夜萧倾凰割腕自杀的事情传回去,他也不过是徒增愧疚罢了,可这样的愧疚,她不需要,萧倾凰也不需要。

萧允珂愣了愣,神色微动,道:“如此……我明白了!”

楼月卿看着天边的残云落日,拧眉对着萧以恪和萧允珂道:“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们先回宫吧,不然等一下天就黑了!”

萧以恪和萧允珂很快便一同离开了别院回宫了。

目送他们离开后,楼月卿收回目光,转身,不由一愣,只见莫离站在廊下看着她。

楼月卿眉梢一挑,立刻走向她。

待一走近,莫离立刻福身轻唤:“主子!”

楼月卿轻嗯了一声,目光停留在莫离身上,莫离养了那么多天,伤势好了大半,精神不错,气色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之前伤得太重失血过多了,内伤仍未恢复,行动仍有不便。

会心浅笑,轻声道:“看来恢复得不错!”

莫离淡淡的笑了笑,看着楼月卿,欲言又止,目露担忧,昨日的事情她自然是都听说了。

楼月卿见她如此神色,浅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挺好!”

莫离见她这句话不像是安慰,倒也安心下来。

莫离这才轻声道:“主子,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卉娆继续在这里照顾我也大材小用了,最近事情不少,您还是……”

楼月卿淡笑:“不用,最近没什么事情需要让她去办,再说了,她也不能一直在外面奔波,也该休息休息了,放心吧,耽误不了什么事!”

莫离听言,倒也没多说什么。

楼月卿左顾右盼,没见卉娆,这才问:“卉娆呢?怎么没见她?”

莫离轻声道:“哦,她去厨房了。”

楼月卿听言,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